世家遗珠

世家遗珠

更新时间:2021-07-21 05:21:12

最新章节: 顾筝自是不知道岑五娘是如何出卖她,最后又是如何的自食其果遭到报应。她只从赵弘越来别院的次数越来越少,每次来心情越来越烦躁,隐约推断出裕王一系应是受到了反击,心里不由暗暗的感到窃喜———裕王一系受挫,那就代表梁敬贤搬来了救兵,把裕王的人马打得节节败退!顾筝深信梁敬贤一赶回刺州就一定会来救她,因此当外

第二十九章   监视

罗夫人最近的爆点很高,因此王金水的提议听到她耳里反而有些刺耳,让她当下便怒目相向、训斥道:“多嘴!难不成我还要你来教我怎么做?!做好你该做的事,别的事轮不到你操心!”

王金水见罗夫人脾气比往常还要暴躁几分,当下便聪明的闭了嘴,唯唯诺诺的告了罪后便躬身退下,离了岑府后也不敢再有所偷懒,当下便去了顾筝母女没进岑府前住的坳头村,隐了身份悄悄的打探起和顾筝母女有关的大小消息。

王金水走后,罗夫人转念一想觉得他说的话倒也有几分道理,于是便让陈妈妈悄悄的安排个人监视顾筝母女的一举一动,并嘱咐她们一发现任何可疑之处便立刻到她跟前回禀。

而顾丽娘这头却不知她已被罗夫人怀疑上了,照样大鱼大肉、穿好吃好的过着砸在头上的富贵日子……

这一日午后,酒足饭饱、歇过午觉后,顾丽娘便有些在屋里呆不住了,只见她硬是拉着懒洋洋倚在美人榻上看书的顾筝,笑嘻嘻的要顾筝陪她一块儿逛园子:“囡囡,你今儿好不容易歇上一日,就别窝在屋里看书了,陪娘出去逛逛吧!你都许久不曾陪娘逛园子了!”

顾筝拗不过顾丽娘,只能任凭她拉着、慢悠悠的迈步往园子走去,一路先是穿过几座假山,后又绕过开满各色奇花异草的花圃,沿着花圃东边的林荫小径慢慢的往东走去……顾筝和顾丽娘一路走到了东北角的复廊,母女二人一边沿着幽静的复廊散步,一边细细的打量朱红栋梁上画着的一百零八幅五彩图画。

这岑府占地极为宽广,仅是后院供人游玩的园子,便建了好几处便于游玩的游廊,让顾筝逛了一遭后忍不住频频发出感叹:“这岑府可真是有钱!光是这园子里的游廊便有两、三座,登高望远赏景的楼阁更是建了好几处,大小池子、荷塘加一块儿也有几处……”

勺儿闻言笑着给顾筝解释道:“姑娘有所不知,先前我们逛的曲廊一般都是建在碧池或是大湖上头,专门用来赏花赏鱼用的;眼下我们逛的这座复廊则建在草木扶疏中间,是乘凉、赏画用的;还有那座双层廊,是用来登高让人俯瞰整个园子景色用的。”

勺儿口中的曲廊,其实就是弯弯曲曲、曲折多变的游廊,双层廊则是上下共有两层的楼廊;倒是这复廊挺有意思的———复廊又名外廊,即在双面空廊中间竖起一道隔墙,让墙左右两侧各自形成一道长廊。

竖在两道长廊中间的那道隔墙上多嵌有雕花漏窗,让人可以通过漏窗观看对面廊的景物,也可以让不方便相见的男女悄悄的隔着漏窗,既能隔墙避嫌、又能挨得近些说说话儿……于是顾筝听完勺儿的介绍兼八卦后,心里便认定这道复廊乃是岑府里男女约会、谈情说爱的最佳地点!

不过顾筝和顾丽娘游这复廊的时候,初始觉得新鲜、也就颇有兴趣的透过雕花漏窗看了好一会子对面的景色,看着、看着发觉两边的景色相差不大后,顾筝母女便懒得再侧头观望另外一边了,只一心一意的看自个儿这边的景色。

如此一来,倒是叫一直猫着腰、无声无息的躲在一墙之隔的廊道,悄悄的跟着顾筝母女一路往下走的吴婆子悄然松了一口气———原来这吴婆子乃是罗夫人安插的人,她的职责就是一见顾筝母女离了听泉院、就得想办法悄悄的尾随她们,观察她们的一举一动、偷听她们说的每一句话,然后及时到罗夫人跟前汇报。

这吴婆子没少替罗夫人干这样的事、收集和各姨娘有关的情报信息,因此她一路从听泉院外跟着顾筝几人走到复廊,顾筝几人竟是丝毫都没觉察到!

甚至到了后来,勺儿和箸儿领着艾草、龙葵几个小丫鬟一起离开,折回去替顾筝母女取锦垫、点心、茶具等物,顾丽娘拉着顾筝的手说体己私房话儿的时候,那吴婆子也依旧紧紧的跟着她们、行迹隐藏得极好!

那吴婆子一路猫着腰、贴着隔墙偷听下去,因两道长廊只隔了一道墙、墙上还嵌有透气通风的漏窗,因此顾筝母女的谈话声十分清晰的从雕花漏窗传了过来,让那吴婆子越听越兴奋,并且很快就偷听到罗夫人最为关注的消息。

偷听到有用的消息后,吴婆子马上悄悄的起身往回走,避开捧着东西回来的勺儿、箸儿等人后,一脸喜色的大步奔去正房邀功……

吴婆子一赶到正房便被领到罗夫人跟前,罗夫人见竟是她前来禀话,脸上一喜、马上急切的追问道:“吴婆子,可是打探到什么消息了?”

吴婆子马上讨好的上前一步,一五一十的把先前无意中偷听到的话全都倒了出来:“回夫人话,小人刚刚一路跟着姑奶奶和表姑娘从听泉院走到了复廊,上了复廊后姑奶奶便把丫鬟们都给支开了,随后她便语重心长的叮嘱表姑娘,让表姑娘……”

吴婆子带来的消息让罗夫人满脸喜色,也让她马上使人去给王金水带话:“牡丹,你让人给王金水传个话,让他去一趟坳头村……叫他快去快回!”

丫鬟牡丹得了吩咐后不敢有所怠慢,当下便下去使人传话去了,才掀了帘子就和匆匆忙忙往屋里赶的陈妈妈撞了个满怀!

要是换做往常,陈妈妈定是要骂牡丹几声“不长眼的小蹄子”,可这回陈妈妈却连多看牡丹一眼都顾不上、只急忙忙的奔到罗夫人跟前,喘着粗气儿禀告道:“夫人,老奴刚刚得了消息———那顾丽娘又想把手伸过来,管她不该管的事了!”

罗夫人此刻的心情还算不错,且一想到很快就可以把顾丽娘赶出岑府、她便自动把顾丽娘从威胁名单里剔除掉,心里更是认为顾丽娘对她已经没有任何威胁了。

因此陈妈妈的话没让罗夫人像往日那样立刻就急起来,只见她一边对着雕花铜镜整理钗环、一边不紧不慢的说了句:“这天还没塌下来呢,瞧把你给急的?慌慌张张的成何体统?何事要禀?你且慢慢说来,顾丽娘那个村妇已然翻不起什么大风浪了,且我很快就会让她栽个大跟斗、滚出我们岑府!”

陈妈妈不知道吴婆子刚刚给罗夫人带来好消息,因此对罗夫人的反应感到十分诧异,不过陈妈妈也顾不上细问了,只一五一十的把刚刚打探到的消息说了出来:“夫人,老奴听老太太屋里的丫鬟说,老太太刚刚夸了顾丽娘几句,夸她跟着夫人您操办了回大姑娘的亲事,就学到了不少本事!”

“这老太太不过是随口夸了顾丽娘几句,谁曾想到那顾丽娘竟当了真、尾巴翘上天去了,竟大言不惭的让老太太将来把二姑娘的亲事也交給她操办,还说等到下回她也不必夫人您帮忙了,自个儿就能把二姑娘的亲事给办得妥妥当当!真真是个不知羞耻、不知所谓的东西!”

“你说什么?!”

事情一涉及到宝贝闺女岑二娘,罗夫人果然没了先前的淡定,当下便“啪”的一声重重拍了下台面,怒气冲冲的说道:“她算个什么东西?!竟敢打二娘亲事的主意!她不会又想给老太太胡乱出什么馊主意,让老太太听她的话随意给二娘点一门亲事吧?!”

罗夫人越想越觉得不安,一会儿怕顾丽娘真的做出这样的事来,一会儿又怕顾丽娘做了、太夫人真的糊里糊涂的应了下来,最终害了她的宝贝闺女一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