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家遗珠

世家遗珠

更新时间:2021-07-21 05:21:12

最新章节: 顾筝自是不知道岑五娘是如何出卖她,最后又是如何的自食其果遭到报应。她只从赵弘越来别院的次数越来越少,每次来心情越来越烦躁,隐约推断出裕王一系应是受到了反击,心里不由暗暗的感到窃喜———裕王一系受挫,那就代表梁敬贤搬来了救兵,把裕王的人马打得节节败退!顾筝深信梁敬贤一赶回刺州就一定会来救她,因此当外

第三十六章 失明

梁敬贤住到书房去后却怎么也静不下心来,一会儿担心顾筝会不相信他、对他失望,误以为他和萧语柔真的牵扯不清;一会儿又对萧语柔这个从小一起长大,以前曾经带给他美好回忆的妹妹变成这样感到失望、心寒。

这些烦心的事让梁敬贤烦躁不安,索‘性’让人在临湖的凉亭里摆了酒菜,独自一人在那里借酒消愁,只希望喝完一壶酒一觉醒来时,顾筝会回到他身边,像平时那样对他微笑,冲他撒娇……可惜梁敬贤等来的不是顾筝,而是萧语柔。

萧语柔得知梁敬贤一个在亭子里喝闷酒后,先是‘精’心打扮了一番,随后故意遣开丫鬟,独自一人提着一盏灯笼款款走到亭子里,不请自坐:“表哥你少喝一点,酒喝多了伤身。”

萧语柔一出现,梁敬贤就冷冷的望着她,而她虽然内心紧张、但却还能目不转睛的和梁敬贤对视,可惜她表现出来的镇定并不能‘迷’‘惑’梁敬贤:“我一直都把你当成亲妹妹疼爱、爱护,你暗地里做的那些事我也不是不知道,只是我念着你我兄妹一场,你的身世又比三娘她们凄苦许多,我才没把所有的事都和你挑明……”

“但你今日的所作所为,亲手毁了我们们之间的兄妹情谊,”梁敬贤说着缓缓的松开手,让手里握着的酒壶“哐当”一声落在地上,瞬间摔成了几瓣:“从今以后我再也不会心软,你最好好自为之,趁早收手。”

梁敬贤说完看都没再看萧语柔一眼,自顾自的拿起另一个酒壶往嘴里灌酒,萧语柔见了立时哭成泪人儿,竟还执‘迷’不悟的继续编造谎言:“表哥你误会我了,这一次我真的没有说谎,我知道那一夜你是喝醉了,才会不记得我们直接发生了什么……”

“你到现在还执‘迷’不悟?”梁敬贤一脸失望的摇头,随即猛地‘逼’近萧语柔,目光如刀锋般犀利:“你以为那一夜我真的醉了?我不过是不想应酬你才装醉。”

梁敬贤说着便又喝起酒来,喝着喝着见手里的酒壶竟已经见了底,索‘性’随手捞起地上的残壶,将里头剩余的小半壶酒往嘴里倒……

而梁敬贤那番话虽然让萧语柔脸‘色’一阵青、一阵白,但她这回可以说是使出浑身解数孤注一掷,她不甘心所有的心血全都白费,最终就这样失去梁敬贤!

因此萧语柔咬了咬牙,非但没因为梁敬贤的话醒悟、离去,还不顾一切的上前紧紧抱住梁敬贤,楚楚可怜的向他表白:“表哥,你怎么就不明白我的心呢?我之所以做这么多事,都是因为我爱你啊!无论我做了什么,最终的目的都是想和你在一起啊!”

“你怎么就不能体谅下我的用心良苦呢?你怎么就不能正眼看我一眼?我们从小就那么的有默契、那么的合拍,为什么你就不能爱我?”萧语柔说到最后已经有些歇斯底里,更是因为嫉妒顾筝而开始口不择言:“岑氏那个贱人到底有哪里好的?你的眼里为何只能看到她一人?我到底哪里比不上那个贱人?我怎么就不能代替她成为你的妻子?我……”

萧语柔对顾筝的侮辱让梁敬贤面‘色’一沉、猛地一抬手将她甩开,萧语柔尖叫了一声便摔在地上,连带着把石桌上的菜肴扫落一地。

梁敬贤却连转身看她一眼都不屑,只背对着她散发出一股‘逼’人的气势,语气里透着让萧语柔下意识瑟瑟发抖的威胁:“你再侮辱弯弯一句试试?”

萧语柔既没有出声,也没有像以前那样低声‘抽’泣,她被推到在地后周围突然陷入一片寂静,良久之后寂静的夜空突然传出萧语柔撕心裂肺的尖叫声:“啊———我的眼睛!”

萧语柔的尖叫声透着一股‘毛’骨悚然和绝望,让梁敬贤终于侧头看了她一眼,不曾想只这一眼就让他脸‘色’大变———萧语柔的手正紧紧的捂着她的左眼,殷红的鲜血透过她的左眼不断的往外淌,顺着她白皙的手背蜿蜒而下,一白一红相‘交’在一起,一片触目惊心。

这个意外让梁敬贤下意识的看向自己的手,当他看到手里的白甜瓷残壶同样沾满鲜血时,立时明白这是怎么一回事———他先前猛地一抬手将萧语柔甩开时,手里拿着的残壶‘阴’差阳错的刺进她的左眼,让她的左眼血流成河!

不过是须臾之间,萧语柔已经捂着左眼痛苦的倒在地上,从她眼里流淌出来的鲜血瞬间染红她那身洁白的衣裙,那刺眼的殷红让梁敬贤立刻酒醒过来,一时也顾不上避嫌,上前抱了萧语柔就往外赶,为了赶时间直接抱着她去了大夫那儿……

萧语柔被送回来时,梁府众人已经全都被惊醒,梁太夫人更是拄着拐杖赶来看萧语柔:“柔儿怎么样了?大夫怎么说?”

梁太夫人的话让梁敬贤一脸沉默,已经清醒过来的萧语柔则嚎啕大哭,把她身边的丫鬟急得频频相劝:“姑娘您可不能哭啊!大夫‘交’代了,让您无论如何都不能流眼泪,否则伤势会更加严重!”

“就让我哭死了算了,我现在这样生不如死,还不如死了来个干脆痛快!”萧语柔说着不顾一切的扑到梁太夫人怀里,伤心‘欲’绝的要寻死:“老夫人,大夫说我这只眼今后都不能用了,您就可怜、可怜我,赐我一条白绫让我去了吧!”

萧语柔的话让在场众人面‘色’一变,梁太夫人更是被吓得怔了好一会儿,意识到萧语柔是说从今以后都会瞎了一只眼,才回过神来安慰她:“说什么胡话呢?什么死不死的,不许说这些晦气话!”

“呜呜呜……我都没了一只眼,往后就是会被人万般嫌弃的瞎子,还活着做什么?”萧语柔倒也算是狠,一得知自己瞎了一只眼,立刻决心要好好的利用这只瞎眼,替自己博取最大的利益:“三表哥你不想娶我直说就是,我也不怪你那日酒后对我做的一切事……“

“你何必因为不甘,动手将我害成这样呢?我是不知好歹、痴心妄想的想要嫁给你,可我就是再不对,你也不至于对我下此毒手啊!你不肯要我、我本还能另觅夫家,可如今你让我瞎了一只眼,我将来还怎么嫁人?还有谁愿意娶我?呜呜呜……”

萧语柔说着竟猛地往‘床’头撞去,边撞边撕心裂肺的说道:“事到如今我也没脸见人,不如一头撞死一了百了,省得日后不是被人嫌弃,就是孤苦伶仃、无依无靠的过一辈子……”

梁四夫人见了急忙上前抱住萧语柔,劝了她半响见她还是哭个不停,终于忍不住把一直想问的话问了出来:“语柔你先别哭了,除了眼睛外你可还有哪里觉得不舒服?你肚子的孩子没事吧?大夫没说你动了胎气吧?”

萧语柔见她都瞎了一只眼了,梁四夫人却只关心她肚子里的孩子,一时悲从心来,竟一狠心重重的将梁四夫人推开,再次一头往‘床’头撞去,还真把头给撞得立时红肿起来:“是不是没有我肚子里这个孩子,就没人管我的死活了?呜呜呜……我怎么这么命苦……”

梁太夫人见了一脸不满的瞪了梁四夫人一眼,亲自上前抱住萧语柔,柔声安抚道:“傻孩子,怎么会没人管你?你是我娘家那头的人,就算别人不管你我也会管你!你别多想了,先安心养好身子,我自会让三郎给你一个‘交’代!”

梁太夫人说完沉着脸‘逼’问梁敬贤:“三郎,语柔的眼睛是你给‘弄’成这样的,你说说事情闹成这样该如何善后?”

意外把萧语柔的眼睛‘弄’瞎让梁敬贤感到十分愧疚,他虽然十分痛恨萧语柔,甚至也想过要给她一些教训,但却没想过要她付出一只眼睛作为代价,这一切都是意外……

事已至此,梁敬贤自然是要有所担当:“这事的确是我不好,我会对她负责。”

梁敬贤的话让萧语柔顿时喜出望外,以为梁敬贤所说的“负责”就是要娶她、对她下本辈子负责,一时间有了守得云开见月明的欣慰感,也就不再闹着要寻死觅活了,一脸满足的乖乖的趴在梁太夫人怀里。

梁太夫人见梁敬贤如此有担当,一脸欣慰的冲他点了点头,还不忘提点梁敬贤顾及顾筝以及岑家那头的感受:“你明天就去接你媳‘妇’儿回来,再好好的和她商量下这件事,这样才能把事情办妥当。”

梁敬贤本就打算天一亮就动身去桐州接顾筝,自然不会反对梁太夫人的吩咐,亲自吩咐丫鬟小心照顾萧语柔,又说了几句宽慰萧语柔的话才离开,天一亮就往岑府赶去。

梁敬贤到了岑府便急着要见顾筝,而顾筝得知梁敬贤突然上‘门’同样十分惊讶,带着他拜见岑太夫人几位长辈后,便将他领到自个儿未出阁前住的听泉院,遣了身边服‘侍’的人,故意--板着一张脸吓唬梁敬贤:“我们梁三少爷突然急忙忙的赶回来,是忙着去拜堂成亲吗?”

-----------------------------------------题外话,不收费-------------------------------------------------

这段时间更新很不稳定,真的很抱歉,主要是我身体接二连三的出现一些小‘毛’病,先是眼睛不行,后来总是偏头痛,有时候坐久了就头晕,头晕就没办法码字,大概是颈椎有问题吧!

这些小‘毛’病让我陷入低‘潮’、有些想破罐子破摔,码字也没有动力和‘激’情,一没更新我连评论区都不敢去看,觉得愧对大家,一直到今天才敢去瞄了一眼,看到了有朋友留言关心我,这一刻我真的很感动,感谢大家对我的关心和喜爱,我会努力的!

PS:11月是新的开始,希望我能走出低‘潮’,坚持日更直到完结,再一次鞠躬谢谢大家!

世家遗珠:

第三十六章   失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