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家遗珠

世家遗珠

更新时间:2021-07-21 05:21:12

最新章节: 顾筝自是不知道岑五娘是如何出卖她,最后又是如何的自食其果遭到报应。她只从赵弘越来别院的次数越来越少,每次来心情越来越烦躁,隐约推断出裕王一系应是受到了反击,心里不由暗暗的感到窃喜———裕王一系受挫,那就代表梁敬贤搬来了救兵,把裕王的人马打得节节败退!顾筝深信梁敬贤一赶回刺州就一定会来救她,因此当外

第三十三章 跳梁小丑

就在顾筝满心不解,琢磨不透这个人到底是不是萧语柔时,竟意外的收到一封赵弘越的亲笔书信,且赵弘越竟然在信里将事的原委原原本本的告诉顾筝……

原来这些年来裕王一心想要长生不老,便不遗余力的请一些德高望重的道长,寻找各种各样的秘方替他炼制长生不老‘药’。当然,裕王如此大张旗鼓的炼制长生不老‘药’,打的自然是献给皇上的旗号。

因裕王和凌云寺的主持有些‘交’情,且也曾请他帮着炼制长生不老‘药’,先后到凌云寺小住过两次的萧语柔意外得知此事,遂便悄然对此事上了心。

后来不知萧语柔是从寺里收藏的古籍里,找到炼制长生不老‘药’的方子;还是托人想法子打探,竟给裕王献了个让几位道长都赞不绝口的方子。

萧语柔对追求长生不老没丝毫兴趣,她的兴趣一直都是当梁家的四少‘奶’‘奶’,因此她把秘方献给裕王后,什么回报都没要,只求裕王想法子替她在皇上面前美言几句,求皇上降旨赐婚,一圆她一直想嫁给梁敬贤的心愿。

这件事对裕王来说可谓是小事一桩,自是一口答应下来。不曾想赵弘越得知此事后竟出面拦了下来,让裕王不要管梁家的家事。裕王自然不会为了区区一个萧语柔忤逆宝贝儿子的意思,当下便把此事搁置不提,把萧语柔急得不顾一切的找赵弘越理论……

“我要嫁的人是宣平侯世子,又不是你裕王世子,你为何阻拦?”

赵弘越的思维却有些奇怪,当萧语柔质问他时,他竟毫无顾忌的为了顾筝而威胁萧语柔:“只要弯弯一日是梁家三少‘奶’‘奶’,你就别痴心妄想嫁给梁敬贤,我不喜欢有人让弯弯不高兴,”赵弘越说着淡淡的扫了萧语柔一眼,全身上下散发出一股使人畏惧的气势:“你可以等他们二人和离,到那时你想做什么都行,我不会再阻拦你。”

赵弘越的话大大的出乎萧语柔的预料,让他难以置信的看了赵弘越许久,最终又是嫉妒又是羡慕的问道:“原来小王爷钟情我的三表嫂?”

赵弘越一脸自负,语气不以为然:“她只是暂时是你的三表嫂,很快就不是了。”

“既然你喜欢她,那你就更不该阻止我才是,”萧语柔吞下满心的嫉妒,试图拉拢赵弘越成为她的助力:“只要我能够成为梁四少‘奶’‘奶’,岑氏一定不愿意和我共‘侍’一夫,一定会和我三表哥和离,届时你不就能得到她了?”

“我不是你,我虽钟情于她,但我却不会用如此下三滥的手段得到她,”赵弘越说这话时一脸鄙夷,显然很是瞧不上萧语柔在背后做的这些小动作,但他很快就流‘露’出强大的自信:“我要的是她心甘情愿的跟我走,而不是把她‘逼’得只能跟我走。”

原来赵弘越之所以会阻止萧语柔,是因为他深知穿越‘女’最忌讳的是什么,故意以这个举动来向顾筝表明他赞成一夫一妻。同时他还想告诉顾筝,虽然他很想得到她,但却不会用下三滥的手段‘逼’她就范,他想要的是顾筝心甘情愿的离开梁敬贤,转投他的怀抱。

赵弘越这番心思自是不会藏在心里,而是大大方方的写在信上,包括如何阻止萧语柔他也写得一清二楚,还让顾筝不必再顾虑萧语柔。当然,信的末尾赵弘越不忘暗示顾筝如果是他遇到这样的事,绝不会让顾筝‘操’心,他自会替顾筝把诸如萧语柔这种居心叵测的‘女’人料理掉。

顾筝看完赵弘越的信后颇为感慨,一则感慨赵弘越竟也有光明磊落的一面,竟会出人意料的拒绝和萧语柔结盟,坚持要用他的个人魅力来征服她;二则感叹原来萧语柔一直都没死心,甚至还把念头动到请皇上赐婚这上头。

萧语柔这招还真是够狠!

若她真能求得皇上赐婚的圣旨,就算梁敬贤不愿意,梁家上下也不敢抗旨,为了大局一定会想办法让梁敬贤屈服。

赵弘越的信让顾筝清楚的看到萧语柔的执念,也让她暗暗的下定决心,决定无论如何都不能让萧语柔再回到梁府,以免她再使出什么幺蛾子来……

…………

且先不提萧语柔如何,却说梁敬贤离家小半年后,竟在一个深夜偷偷的溜了回来,一进梁府大‘门’就直奔秋霜苑,没有惊动家人,只悄悄‘摸’进顾筝屋里,连灯都没点就从背后抱住熟睡的顾筝,把顾筝吓得魂飞魄散:“谁……唔……”

梁敬贤凑到顾筝耳边,咬着她的耳朵说道:“弯弯别慌,是我,我回来了。”

熟悉的声音让顾筝悬得高高的心落回了原处,一面扭过身来和梁敬贤对视,一面气恼的推了他一把:“深更半夜的突然爬上我的‘床’,还把我抱得那么紧,你想吓死我吗?”

梁敬贤一脸愧疚的亲了亲顾筝的脸颊,解释到:“我本只是想轻轻的把你拍醒,没想到我一碰到你的身子就忍受不住,情不自禁的伸手抱你……”

顾筝知道梁敬贤是太想自己了,才会忍不住抱她,一面挣扎着要起来点灯,一面问道:“你怎么突然回来了?可是发生什么事了?”

“没有,我实在是想你便告了几日假回来探亲,”梁敬贤边说边把顾筝往‘床’上压,含糊不清的说道:“不必点灯了,”说着手便探进顾筝的小衣里,轻车熟路的握住那对丰盈:“弯弯我好想你,我想要你……”

梁敬贤的举动让顾筝脸一红,扭着身子想要避开他的魔爪:“你脏死了啦!都还没梳洗就往‘床’上钻,别……别这样,快松手啦!”

梁敬贤都已经小半年没吃到‘肉’了,自是不肯就这样放开顾筝,三下五除二的把两人的衣裳扯落,拉着顾筝的手覆在他那坚‘挺’昂扬的家伙上面:“它都在冷宫里呆了小半年了,你舍得让它继续呆下去吗?你看它都已经昂首‘挺’‘胸’、势在必行了……”

顾筝虽羞得不行,但到底还是心疼梁敬贤,想着他在外面也不会找别的‘女’人,这一憋就憋小半年的确是憋坏了,便由着他抓着她的手上下轻移,另一只手也主动勾住梁敬贤的脖子,微微扬起身子配合他的举动。

梁敬贤见了心里大喜,很快就压在顾筝身上,火热的‘吻’遍她全身,最终将自己深深的埋进顾筝的身体里……

…………

梁太夫人等人得知梁敬贤告假回来后,少不得又是一阵欢喜,拉着梁敬贤问寒问暖……不过梁敬贤这回不过是请了几日假,不能在家里呆太久,不过才呆了三两天便急急忙忙的赶回去,临走那一夜少不得要缠着顾筝胡天胡地的折腾上一番。

而梁敬贤走了一个多月后,在凌云寺祈福的萧语柔却在没告知任何人的情形下,自己突然回府,一去给梁太夫人问安便伏在她老人家的‘腿’上哭个不停……

一屋子的人都被她哭得莫名其妙,最终还是和她最为亲厚的梁四夫人上前扶了她,问道:“语柔你这是怎么了?怎么一回来就掉金豆子?”

萧语柔泪眼婆娑的看着梁四夫人,几次‘欲’言又止,但又偏偏一声不吭,带着几分怯意看了顾筝一眼后,竟害羞的把头埋得低低的……

萧语柔这奇怪的举动可把梁四夫人给急坏了,让她忍不住拿手按在萧语柔的额头上:“你是不是病了?怎么一回来言行举止奇怪得紧,偏生还一句话都不肯说,真真是急死人!”

萧语柔见梁四夫人一脸着急的围着她转,再次深深的看了顾筝一眼,终于开口、用细弱蚊声的声音说道:“太夫人,四夫人,这件事语柔实在是羞于启齿,但又不得不说……”

萧语柔一脸为难的咬了要嘴‘唇’,又看了顾筝一眼才吞吞吐吐的宣布道:“我……我……怀了三表哥的骨‘肉’,已经有一个多月了,这次贸然归来是想求太夫人以及几位夫人替我做主。”

萧语柔的话让在场众人齐齐大惊失‘色’,顾筝这才明白萧语柔方才为何频频看她,只是和梁太夫人等人相比,顾筝却是一脸镇定、无丝毫惊慌。

众人回过神来后,一直盼望抱孙子的梁四夫人立时紧紧握住萧语柔的手,难以置信的追问道:“你刚刚说什么?这是真的吗?”

见萧语柔一脸害羞的点头确定,梁四夫人欣喜若狂的抛出一串问题:“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已经请大夫诊断过了吗?你和三郎……是什么时候的事?三郎他知道你已经有了身孕吗?”

萧语柔由着梁四夫人扶着她坐到梁太夫人身边,在大家焦急的目光中缓缓开口:“三表哥还不知道我有孕一事,我离开他时自个儿也还没有准信儿,这件事说来话长———这半年多我虽一直在凌云寺替三表哥祈福,但心里却一直记挂着着三表哥,便自作主张的去军营找了三表哥一回……“

萧语柔说到这里一脸难为情,羞涩的把头埋得低低的:“我去了后就和三表哥……圆了房,我肚子里的孩子就是那时有的……”

世家遗珠:

第三十三章   跳梁小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