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家遗珠

世家遗珠

更新时间:2021-07-21 05:21:12

最新章节: 顾筝自是不知道岑五娘是如何出卖她,最后又是如何的自食其果遭到报应。她只从赵弘越来别院的次数越来越少,每次来心情越来越烦躁,隐约推断出裕王一系应是受到了反击,心里不由暗暗的感到窃喜———裕王一系受挫,那就代表梁敬贤搬来了救兵,把裕王的人马打得节节败退!顾筝深信梁敬贤一赶回刺州就一定会来救她,因此当外

第三十一章 践行

一转眼便到了大考放榜之日,京城很快就传来振奋人心的喜讯———顾风这回一举夺魁,成为新一届的状元郎!

顾筝接到消息后替顾风感到十分高兴,心想顾风这回总算是要出人头地了,本想着等顾风衣锦还乡时好好的替他庆贺一番,再让梁敬贤帮着疏通打点,好让顾风能够点个好一点的差事。

不曾想顾风考中状元后并未在京城多做逗留,竟不等皇上点官就回到刺州,把顾筝急得抓了顾风到梁府细问,这才得知顾风的想法……原来顾风重新证明自己后却不愿意出仕为当官,而是选择去做自己喜欢的事———跑船。

顾风之前之所以愿意留在岑家,有很多一部分原因是为了顾筝,如今他好不容易摆脱了岑家的舒服,顾筝不想‘逼’他做他不喜欢的事,自是大力支持顾风跑船:“哥哥打小就跟着师傅出海,学的就是这一行,如今既是兴趣所在,那做回哥哥最擅长、最在行的事也未尝不可———跑船可挣钱了,一点都不比开赌馆挣的少!”

顾筝的支持和鼓励让顾风十分感动:“世人都不理解我为何放着大好的前程不要,非要受苦受累的去跑船,却不知跑船能够开阔我的视野,让我见识到许多书上见识不到的东西,更是无人知晓这才是我的兴趣所在……唯有阿妹你一如既往的支持我。”

“谈不上什么支持,我只是希望哥哥做自己喜欢的事,过自己喜欢的日子。”顾风如今已不再受“嗣子”这个身份的束缚,也不再是高‘门’大户的少爷,顾筝自然希望他能够过得自由自在、无拘无束,希望他能够闯出一片属于自己的天空。

梁敬贤得知顾风放弃仕途,选择做自己喜欢的事后十分佩服他,一时也生出想要证明自己的念头,便寻了个机会把自己的想法告诉顾筝:“弯弯,我也想出去闯一闯———我的是说抛开宣平侯府带给我的身份,独自一人去闯‘荡’一番!”

梁敬贤有着一身过人的武艺,本就应该是翱翔于九天的雄鹰,自是不甘当那被豢养在笼子里的金丝雀……

顾筝虽然不能完全体会男人的想法,但她却明白“好男儿志在四方”,明白一个男人只有经历磨练和捶打,才能真真正正的独自撑起一片天地,成长为有担当的男人!

因此纵然内心十分不舍,顾筝还是抛开儿‘女’情长,鼓励梁敬贤实现自己的抱负:“男人是应该出去闯一闯,不该被拘在内宅这一小方天地里!你想做什么就大胆的去做,我会一直在背后支持你,等你。”

顾筝的鼓励让梁敬贤抛开最后一丝鼓励,雄心万丈的找上梁大老爷,伯侄二人商量了几日后,梁敬贤最终决定隐瞒宣平侯世子这个身份,悄悄的到边城的基层军队磨练一番,从区区一个小旗当起,看看凭借他自己的本事多久能升为百户。

罗锦明等人得知梁敬贤要去边城历练后,特意替他举办了一个践行宴会,让他带着顾筝一同参加,罗锦明同时还邀请了赵弘越、茗玥郡主、顾风等几个平日里相熟的朋友。

席上为了不让梁敬贤不高兴,顾筝一直刻意避开赵弘越、不和他有任何‘交’集,但赵弘越却一直肆无忌惮的将目光定格在顾筝身上,把顾筝看得寻了个借口避了出去。

顾筝一走,赵弘越顿时更加的肆无忌惮,甚至还借着酒意自以为是的点破顾筝的心思,大言不惭的挑衅梁敬贤:“子良,不是我口出狂言,这世上的男人,还真是只有我才能当筝娘的知己,只有我才能真真正正的猜到她的心意!”

赵弘越说着摇晃着身子凑到梁敬贤耳边,用只有梁敬贤听得到的声音说道:“如果我猜的没错,筝娘一定很排斥妾室、通房,死都不会同意你纳妾吧?我猜你若纳妾,她宁愿和和离也不会和人共‘侍’一夫。”

这些都是梁家的家事,是梁敬贤和顾筝夫妻之间的事,自是不会轻易让外人知晓……

但赵弘越竟真的一语说中顾筝的心思,让梁敬贤心里很不舒服,一张脸‘阴’沉得吓人,把茗玥郡主吓得急忙过来搀扶住赵弘越:“哥哥他喝醉了,说的都是些胡话,表哥你别理睬他!”说着气急败坏的推了赵弘越一把:“哥哥你快给我醒醒!你再继续撒酒疯我回去就告诉母妃,让她狠狠的教训你一顿!”

赵弘越扶着茗玥郡主的肩膀,似笑非笑的看着梁敬贤,眼里有着一丝挑衅,以目光向梁敬贤传递一个信息———我没有说错吧?筝娘她果然如我所说的那样吧?

梁敬贤没有接受茗玥郡主的打圆场,定定的看着赵弘越,只一句话就将他秒杀:“那又如何?她已经是我的妻子,永远都是,你再怎么用心也没机会了。”

梁敬贤的话果然让赵弘越脸‘色’十分难看,但梁敬贤说的都是事实,他就算知道顾筝再多的秘密也改变不了这个事实,只能把气撒在茗玥郡主身上,一把将她推开:“不用你扶我,我没醉!”说完就跌跌撞撞的离席,带着满心不甘出了雅间。

赵弘越一出雅间就看见顾筝正好站在廊下,脚步一顿,随即快步朝顾筝走了过去,见顾筝想要躲开他,竟毫不避讳的伸手抓住她的手腕:“别走,我有几句话想问你。”

赵弘越的力气很大,顾筝挣脱不开,只能冷着一张俏脸警告他:“你松开我的手我就听你把话说完,否则我立刻喊人。”

赵弘越闻言果然松开顾筝的手,但却往前一步将顾筝堵在角落,用手撑着墙,低着头俯视顾筝,一字一句的问道:“如果你可以重新做选择,如果当初我没有推开试图靠近我、了解我的你,你会不会选择当我的王妃?”

赵弘越的语气十分认真,幽深的眸子里有着深深的期盼,脸上已看不到一丝醉意,让顾筝清楚的感觉到他是很认真的在问这个问题……

意识到赵弘越对自己真的产生了不该有的情愫后,顾筝有些别扭的推了推他,随口答了句:“世上没有如果,你现在说这些还有什么意义?”

顾筝原意是想让赵弘越死心放过她,不曾想这话落在赵弘越的耳里,却被他解读出几分无奈———他误以为顾筝对他还是情意,只不过如今她已为人妻才会无奈的对他说“世上没有如果”。

这个念头让赵弘越瞬间变得‘激’动亢奋,不顾一切的将顾筝圈在他怀里,把藏在心里的话全都倒了出来:“世上可以有如果!只要你心里还有我,这一切就还能有意义!我不介意你嫁过人,只要你愿意,我可以不计较你的过往将你迎娶进‘门’,让你当我唯一的王妃!”

赵弘越好不容易才逮到一个机会表白,一时间话说得有些急切,不等顾筝回答就一厢情愿的做出承诺:“我会给你、你真正想要的公平和尊重,也只有我才能给你真正的公平和尊重!你放心,我不会纳妾、不会有别的‘女’人,我还会以我们共同认定的那种道德底线来约束自己!”

“只要你愿意离开梁敬贤嫁给我,我们就可以在这个时空相互扶持,奋斗出属于自己的事业,我们……”可惜赵弘越的话只换来顾筝狠狠的一踢,让他弯下腰、痛苦的捂住关键部位,也让顾筝趁机挣脱他的禁锢,弯身从他的手臂下钻出来。

顾筝一连退了好几步,一直退到一个安全距离才停下来,满脸意外的打量赵弘越,似乎不敢相信骄傲的赵弘越竟然会对她说那样的话,不敢相信天之骄子赵弘越竟然会……爱上她!

如果他早点和她说这样的话,她兴许会有所动容,兴许会因为他这番话而感动,并且认为这是她在这个时空最好的选择……可惜此时此刻,顾筝已经不再有最初想要找一个老乡相互扶持走下去的念头。

此时此刻,她已经找到和她一辈子并肩前行、相互扶持的那个男人。

此时此刻,她的心已经被梁敬贤填得满满的,满到任何人,哪怕只是个影子也装不下了。

因为心中有爱,所以此刻顾筝十分镇定,对梁敬贤的感情更是没因为赵弘越这番表白而动摇,反而让她十分坦‘荡’的回答赵弘越:“没错,最初相识时,我的确是曾经试着想靠近你、了解你,你也的确无情的把我推开……”

“但真正让我不想再去靠近你的却不是你的拒绝,而是你一些为人处世的态度,是你对待感情的玩世不恭和不以为然,”顾筝说着顿了顿,同样一脸认真的看着赵弘越,第一次清清楚楚的拒绝赵弘越:“没错,我们是来自同一个地方,也比其他人更有机会成为合拍的夫妻,但这并不代表我们就一定要成为夫妻。”

“有些事错过就是错过了,哪怕我们真的是这个时空最适合成为夫妻的人,现在也不可能再在一起了,”顾筝说着到这里停顿了片刻,脸上有着赵弘越从未见过的柔情和眷念:“我爱的人是子良,现在是,以后也一定是……所以你死心吧,我们是不可能的。”

世家遗珠:

第三十一章

践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