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家遗珠

世家遗珠

更新时间:2021-07-21 05:21:12

最新章节: 顾筝自是不知道岑五娘是如何出卖她,最后又是如何的自食其果遭到报应。她只从赵弘越来别院的次数越来越少,每次来心情越来越烦躁,隐约推断出裕王一系应是受到了反击,心里不由暗暗的感到窃喜———裕王一系受挫,那就代表梁敬贤搬来了救兵,把裕王的人马打得节节败退!顾筝深信梁敬贤一赶回刺州就一定会来救她,因此当外

第二十九章 俩老太太联手

梁太夫人看完后觉得理亏,急忙出言安抚岑太夫人:“我也不晓得那‘混’账小子竟会做出这样的荒唐事,老妹妹你别着急,我这就把那小子叫来问个清楚!若是这事儿真是他做下的,我定叫他给你磕头认错!”

“且先不必把人唤来,我有几句话想单独和你说说……”岑太夫人说着扫了屋里众人一眼,梁太夫人身边得力的大丫鬟见了,立时机灵的带着一众下人退了下去。

待屋里没了闲杂人等,岑太夫人方才面‘色’凝重的让梁太夫人给个准话:“两个孩子的事你是怎么看的?你想不想他们做长久夫妻?”

“自然是想的,”梁太夫人携了岑太夫人的手,一脸诚恳的保证:“我自然不希望他们胡闹!弯弯既进了我梁家大‘门’,那便永远是我梁家的媳‘妇’儿,我们宣平侯府可比不得那些小家小户,绝不能出和离这样的丑事儿!”

岑太夫人一脸欣慰的点了点头,又问道:“那我们就帮两个小辈一把,你看如何?”

梁太夫人目光微闪,略微思忖片刻郑重其事的问道:“你想怎么做?”

岑太夫人毫不迟疑的说道:“自然是让他们……”

梁太夫人点了点头,和岑太夫人商量了下细节便把心腹丫鬟铜铃喊了进来,耳语了一番后,铜铃便领命而去,按照两位老太太的吩咐安排具体事宜。

顾筝那头很快就接到消息,得知岑太夫人要在梁府小住几日,少不得得喊上梁敬贤一起过去作陪。梁太夫人自然也得设宴款待岑太夫人,一家人热热闹闹的围着桌子坐了,吃了好一会子酒,又叙了半响闲话方才各自散了。

回秋霜苑的路上,月光洒在并肩行走的顾筝夫‘妇’身上,顾筝先前被岑太夫人‘逼’着吃了几杯酒,眼下俏脸红扑扑的,如同红樱桃般‘诱’人,让同样有着微微醉意的梁敬贤无限着‘迷’,忍不住把顾筝半压着推到假山边,抚着她染了月光的鬓边:“弯弯,你今晚好美。”

顾筝被梁敬贤灼热的目光看得浑身不自在,微微的侧开脸,企图把他的注意力转开:“你说祖母怎么连招呼都没打一个就突然登‘门’?莫不是家里出了什么事?”

“我瞧着祖母她老人家见了你我倒是‘挺’高兴的,不像是家里出了什么事,”梁敬贤边说边轻轻的用‘唇’瓣触碰顾筝的额头,说到最后声音已几近低喃:“弯弯,我想要你……”话音才落,他的薄‘唇’便覆上她的红‘唇’,辗转缠绵,细细品尝,引得她很快就缴械投降,‘诱’人的呻‘吟’声情不自禁的溢出口。

梁敬贤不过是‘吻’了‘吻’顾筝,这样的举动他平时也没少做,可今夜不知为何,梁敬贤才一靠近,顾筝就心跳加快,被他‘吻’过后离世口干舌燥、浑身滚烫,十分渴望继续被他‘吻’下去,似乎梁敬贤只不过轻轻一撩拨,她就被他挑得动了情……

可眼下他们可是身处谁都能来的大园子,哪能做那样的事?

“别……别这样,这里不行。”顾筝明明想把梁敬贤推开,但她越想用力整个人就越是没力气,最终只能软绵绵的挂在梁敬贤身上,任凭梁敬贤一路直下,由‘唇’‘吻’到她‘胸’口。

梁敬贤今晚似乎也很容易动情,不过他‘吻’了顾筝片刻后突然打住动作,眉头微皱的看着被他问得急促喘气的顾筝,很快就意识到他们俩人的状态都有些不对劲———以往他也总爱偷香、变着法子和顾筝亲热,但他虽然每次看似索要个不停,但总是能在关键时刻控制住自己的冲动,断然不会在园子里就要了顾筝。

可刚刚他竟然有些失控,生出在园子里就要了顾筝的冲动……

若不是觉察到顾筝同样也有些几分急切和渴望,梁敬贤还不能立时觉察出不对劲。

只是他们虽然都很容易动情,但也没到那非要不可的地步,由此可见给他们下‘药’的人很有分寸,并不想过分的伤害他们的身体,更不想让他们完全失去理智。

这些念头闪过心间后,梁敬贤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替顾筝理好被他扯‘乱’的衣裳:“我们两个都有些不对劲,看来两位祖母在我们的酒里加了料。”

“加料?”

顾筝被梁敬贤‘吻’得情‘迷’意‘乱’,脑袋已是一片空白,询问时更是下意识的往梁敬贤身上蹭,让梁敬贤费了好大力气才控制住内心的冲动,耐住‘性’子解释道:“错不了,祖母她们应是在酒里下了十全大补‘药’,想让我们血气方刚的放纵一回。”

梁敬贤的话让顾筝小嘴惊讶得合不拢:“十全大补‘药’……不会吧?难道祖母专程从桐州赶到刺州,就是为了和太夫人联手灌我们吃十全大补‘药’?!她们不会是想抱孙子想到这种程度吧?”顾筝只觉得囧哩个囧,对两位老太太的举动十分无语。

梁敬贤心知两位老太太对他们不可能有恶意,很快就把这个疑‘惑’抛开,直接将顾筝打横抱在怀里:“你不喜欢在这里,那我们就回去做……”

语气暧昧无比,眼底有着熟悉的火焰跳跃,让顾筝害羞的把脸埋进他‘胸’膛里:“没个正形儿!就知道欺负我!”

梁敬贤低低的笑了起来:“我不欺负你欺负谁?”一双眸子熠熠生辉、仿若星辰,让顾筝不由自主的被他的双眼吸引,心甘情愿的沦陷。

梁敬贤把顾筝抱回屋后直接将她半压在‘床’上,顾筝只觉得下身一凉,梁敬贤便已经一个‘挺’身冲了进去,直接站在‘床’边动作起来,动作越来越快、越来越狂野……

…………

第二日顾筝又是全身酸痛的醒过来,不免埋怨梁敬贤一番:“每次都要折腾好几回,我这身骨头都快被你给折腾散架了。”

梁敬贤倒是一副理直气壮的模样:“我自然要卖力些才是,否则岂不是辜负了两位祖母的心意?”

顾筝没好气的瞪了梁敬贤一眼:“就知道耍贫嘴!赶紧起身梳洗吧,我们还得去给两位祖母请安呢。”

顾筝二人洗漱完便去了敬和堂,一进‘门’就见昨日还乐哈哈的岑太夫人竟然沉着一张脸,就连梁太夫人的脸‘色’也有些不大好看,让顾筝心里一“咯噔”,请安时带了几分小心翼翼:“两位祖母安好,不知两位祖母为何事生气?”

“你还好意思问我们为何生气生气?”岑太夫人率先发难,径直将箸儿带去给她的那个信封丢到顾筝面前,一双眼却看着梁敬贤:“不曾想弯弯竟如此不受三郎的待见,让你一早就写好和离书,随时想和她分开!”

说着恨铁不成钢的瞪了顾筝一眼:“你也是个没出息的,竟然任凭你夫君这般欺负你!”

梁太夫人虽也不高兴,但到底要帮着梁敬贤些才是,只能出声打圆场:“三郎,你还不赶紧说清楚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你和弯弯怎么会定下当假夫妻的契约?你也真是糊涂,竟还写了这么一封伤人心的和离书!”

梁敬贤听到这里方才恍然大悟,明白两位老太太为何而生气的同时,也总算是解开盘踞在心头的疑团———想来两位老太太都不愿意他和顾筝分开,才会一声不吭的在酒里下了补‘药’,想着先让他们生米煮成熟饭再议假夫妻一事。

而两位老太太自然不会承认自己联手给晚辈下‘药’,眼下肯定要假装不知道他们已经圆房的事,才会故作生气的把事情摊开说……

梁敬贤思忖了片刻决定配合两位老太太,见到和离书后故意一脸震惊,立在他身旁的顾筝则是一时没想到这么多,倒是真的大惊失‘色’,心想原来他们假成亲一事已经败‘露’了,怪不得两位老太太这么生气,不由着急的解释道:“两位祖母你们误会了,事情不是你们想的那样!”

岑太夫人板着脸质问顾筝:“误会?我只问你有没有这么回事?”

“有是有,但那都是以前的事了,如今我和子良已经……已经……”

顾筝支支吾吾了半天也没好意思把话说清楚,真真是把岑太夫人给急死了,不得不装出一副对梁敬贤很不满的样子,沉着一张脸撂下狠话:“既然三郎连和离书都已经写好了,那正好省事———我这就把我们家姑娘领回家,以后我们岑家自个儿养活,不留她在梁家遭罪!”

世家遗珠:

第二十九章  俩老太太联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