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家遗珠

世家遗珠

更新时间:2021-07-21 05:21:12

最新章节: 顾筝自是不知道岑五娘是如何出卖她,最后又是如何的自食其果遭到报应。她只从赵弘越来别院的次数越来越少,每次来心情越来越烦躁,隐约推断出裕王一系应是受到了反击,心里不由暗暗的感到窃喜———裕王一系受挫,那就代表梁敬贤搬来了救兵,把裕王的人马打得节节败退!顾筝深信梁敬贤一赶回刺州就一定会来救她,因此当外

第二十七章   交好

顾筝怕顾丽娘知道后觉得恶心,十分及时的解释道:“娘您别怕,这里头的水还是干净的,我还没洗过笔……您喝了应该不会有事,最多也就是闹闹肚子。”

幸好顾丽娘一向大大咧咧、对这些事不甚在意,因此她一听说不会有什么大事,马上就不以为然的说道:“吃不死人就行!你们几个小丫头笑什么笑?我瞧着这笔洗看着比杯子还好看哩,用它来喝茶也没什么不好的!”

顾丽娘说完便不再理会岑三娘她们,而是小心翼翼的捧起顾筝写的那几个大字,装模作样、正儿八经的看了起来,而且还看得津津有味……

顾筝其实是不想在岑三娘她们几个面前拆顾丽娘的台的,可她一见顾丽娘煞有介事看她写的那几个字、嘴里就忍不住的蹦了句话出来:“娘,这上面写的字您……认得?”

顾丽娘一脸淡定的答道:“不认得。”

顾筝听了满头黑线,问道:“那您在看什么?”

“我看看也不行吗?”顾丽娘大声的回了句,随后十分自豪的接着往下说道:“我虽然不识得这几个字,但我却能看出它们写得十分漂亮!”

顾筝闻言默默的看了顾丽娘一眼,替她把纸转了个方向后,轻描淡写的说道:“哦,我只是想告诉您———您把纸拿反了。”

岑元娘见顾丽娘把纸拿反了却还看得津津有味,顿时想笑又不敢笑,不过她是觉得顾丽娘性情朴实有趣才想笑的、并不是想嘲笑顾丽娘,不像岑三娘几人从头到尾笑声里都透着鄙夷和讽刺。

岑元娘也不想顾丽娘再被岑三娘几个嘲笑,于是她便慢慢的走到顾丽娘身边、笑着把话题岔开:“姑母怎会突然想着到学堂转悠?可是想来瞧瞧顾妹妹第一天上学上得怎样?”

顾丽娘一听这话、马上如小鸡啄米般的连连点头:“对对对!囡囡她这是头一次上学,我放心不下所以便专程让箸儿领我过来看看!大姑娘你是大姐姐,可得多帮着你妹妹才是,别叫她让人欺负了去!”

岑元娘知道自己的亲事顾丽娘出了不少力,加之她从不带成见待人,因此对顾丽娘也有几分别人没有的尊重,一听顾丽娘这话、马上真心实意的出言保证道:“姑母您放心,能帮得上的我一定会帮……再说了,顾妹妹自个儿本身可聪明了,林先生刚刚还夸了她几句呢!”

顾丽娘一听这话顿时满脸欢喜:“真的?囡囡,先生夸你了?”

因为把《百家姓》第一页的姓氏认齐了而被林先生夸奖,顾筝觉得这不是件值得骄傲和炫耀的事,可偏偏顾丽娘却欣喜若狂、一副她中了状元的模样……

顾筝自诩活了两世、脸皮已修炼的比别人要厚些,但面对顾丽娘那夸大了数倍的夸赞,顾筝还是果断的选择把顾丽娘连拖带拽的请出梧桐苑,以林先生马上就要回来接着授课为由,好说歹说的把顾丽娘给劝走了———顾丽娘再不走,顾筝估计她见了林先生后一定会冲过去抱大腿、要签名!

却说岑元娘在几位姑娘里头的年纪最长,加上她已经定了亲,太夫人便准她不必再上学,可自行安排时间,或绣绣嫁妆或跟着罗夫人学如何管家。

不过岑元娘因先前已学过管家,加之平时没事就做针线活、因此嫁妆已经绣得差不多了,于是她反倒闲得每天都会按时和姑娘们一起上学。

不过虽然岑元娘自个儿已不再读书了,但她却记挂着应了顾丽娘的事,日日都悄悄的帮着顾筝开小灶,在林先生忙着给其他几位姑娘讲解《女诫》、《女训》的时候,悄悄的教顾筝识字、写字,主动提出会尽力帮顾筝跟上大家的进度,至少不要让顾筝落后太多。

岑元娘因感激顾丽娘在亲事上对她的帮助,对顾筝倒真是另眼相待、真心实意的帮顾筝适应岑府的生活,把自己的种种经验教授给顾筝,希望能尽快缩小顾筝和府里其他几位姑娘之间的差距。

因此除了在读书识字上给顾筝开小灶外,到了下午跟着女先生和绣娘学习针黹女红、琴棋书画的时候,岑元娘依旧十分耐心的给顾筝开小灶,尤其是在绣花这一项上、岑元娘十分有耐心的从头教导顾筝,让在绣花上无法像读书那样偷懒取巧的顾筝十分感动!

…………

这一日是先生沐休的日子,让顾筝得以痛痛快快的睡个懒觉,不料顾筝还没昏天暗地的睡个够、岑元娘就牵着一个小男孩过来督促顾筝用功,一副绝不允许顾筝偷懒的模样……

岑元娘进了里屋见顾筝还在睡懒觉,一边无奈的摇了摇头、一边起了捉弄顾筝的心思,于是她便蹲下身笑着对幼弟岑七郎说道:“小七,去,扑到你顾姐姐身上把她叫醒!我们小七都没有赖床,当姐姐的哪能赖床不起?去羞羞你顾姐姐,说她是大懒猪!”

岑七郎这个小豆丁今年才两岁多,刚刚学会摇摇摆摆的走路,说话也只能断断续续的说简单的几个字,不过他虽然不知道岑元娘让他做什么,但他却很喜欢和顾筝这个姐姐玩。

因此岑元娘一示意他去把顾筝叫起来、他马上就屁颠屁颠的朝顾筝奔去,到了床前十分麻溜的爬上脚踏,踮起脚尖、抓着帐子歪歪斜斜的挂在床边,挂稳了才伸手去揪顾筝的头发、抓顾筝的脸。

岑七郎抓了半天见顾筝还是不醒,于是很快就把小魔爪伸到被窝里去冰顾筝……冰了几个地方后总算是把顾筝给弄醒了。

顾筝一睁眼看到岑七郎那张胖嘟嘟的小脸,就知道岑元娘准时来给她开小灶了,当下便无比郁闷的暗自嘀咕岑元娘这个大姐姐比先生还尽职……

嘀咕了几句后顾筝见这床已是赖不下去了,只能认命的伸了个懒腰,一边握住岑七郎那四处捣乱的胖手、不让他再使坏,一边睡眼惺忪的娇嗔了句:“大姐姐,今儿难得先生们沐休我得以睡个懒觉,你怎地就不能晚点再来呢?还派小七出马生生的扰了我的好梦!哼,大姐姐坏透了!”

顾筝娇嗔完改而龇牙咧嘴、故作恐怖状的吓唬岑七郎:“还有你这个小萝卜头,竟敢和大姐姐一起欺负我!回头看我不收拾你!”

顾筝说着便伸手去挠岑七郎的痒痒,把岑七郎挠得“咯咯”直笑并顺势滚到了顾筝的床上,让一旁的岑元娘见了无奈的连连摇头,一面挨着床榻坐下,一面伸手刮了顾筝的鼻梁一下:“你个小懒猫!我已经比平时晚来半个时辰了,你还没睡够啊?”

岑元娘和顾筝已经相处了个把月了,彼此之间因性情十分相投、关系逐渐比旁人要亲密几分。因此岑元娘一坐到床沿、顾筝便撒着娇靠了过来,委委屈屈的答道:“还没呢!我的好姐姐,你能不能准我再睡一个时辰?就睡一个时辰好不好?”

“不行!二妹妹她们都已经开始读《烈女传》、临名家书帖了,你还在读《三字经》、描先生写的字,你不着急我还替你着急呢!还有,二妹妹她们都能根据花样子像模像样的把东西绣出来了,你还只会绣片四不像的叶子……”

顾筝一见岑元娘似乎打算滔滔不绝的数落下去,马上果断的掀开被子下了床:“好好好,大姐姐你别再数落我了,我这就起来用功还不行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