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家遗珠

世家遗珠

更新时间:2021-07-21 05:21:12

最新章节: 顾筝自是不知道岑五娘是如何出卖她,最后又是如何的自食其果遭到报应。她只从赵弘越来别院的次数越来越少,每次来心情越来越烦躁,隐约推断出裕王一系应是受到了反击,心里不由暗暗的感到窃喜———裕王一系受挫,那就代表梁敬贤搬来了救兵,把裕王的人马打得节节败退!顾筝深信梁敬贤一赶回刺州就一定会来救她,因此当外

第二十七章 逮了个正着

且先不提萧语柔如何‘精’心做准备,却说梁四夫人很快就按计划把梁敬贤找来,让梁敬贤陪她用饭。长辈要求作陪梁敬贤自是不敢推辞,让人知会顾筝一声后便留下来陪梁四夫人用饭。

梁四夫人果然寻了借口灌梁敬贤喝酒,梁敬贤倒也爽快,一杯接一杯的喝,很快就喝得满脸通红,话没说上两句就“扑通”一声趴倒在桌上,不省人事的醉了过去。

梁四夫人见了心里大喜,先是镇定自若的吩咐两个小丫鬟把梁敬贤扶去书房,梁敬贤一走,便对自个儿的贴身丫鬟金钏吩咐道:“你悄悄的尾随而去,见三少爷进书房后就在外头守着,有任何意外状况都要立刻来禀!”

金钏领命而去后,梁四夫人便急忙忙的让丫鬟银钏去通知萧语柔:“赶紧去表姑娘那儿走一趟,让她即刻前去书房,按计划行事!”

银钏很快就折了回来,说萧语柔已经赶去书房了,梁四夫人听了一脸满意的点了点头,对银钏吩咐道:“你也跟去瞧瞧,待表姑娘进了书房你再慢慢的往秋霜苑而去,通知三少‘奶’‘奶’到书房接三少爷回屋……记住,别太早去通知三少‘奶’‘奶’,一定要把时辰拿捏准了,务必让三少‘奶’‘奶’看场好戏!”

银钏心领神会的应道:“四夫人放心,奴婢晓得该如何做,一定会把事情办妥。”

且先不提梁四夫人这头如何,却说萧语柔匆忙赶到书房后见金钏立在‘门’外,急忙对她投以一个询问的神‘色’,见金钏轻轻的点了点头,方才小心翼翼的理了理发钗,又整了整裙角,方才推‘门’走了进去。

萧语柔一是因做贼心虚,二是怕吵醒梁敬贤,进屋后刻意没有点灯,只凭着记忆往‘床’边‘摸’去,才走了几步就听到浅浅的呼吸声,夹杂着浓浓的酒气,让萧语柔不觉心跳加快,手心更是紧张得渗出一层细汗———梁敬贤就在离她几步之遥,只要她勇敢的走过去拥抱他,她就能得偿所愿,从此当梁敬贤的‘女’人。

“当梁敬贤的‘女’人”,这是她从小就有的愿望,这是她一次次想要实现,却又被无情摧毁的愿望!

所幸的是皇天不负有心人,这个愿望终于要在今晚彻底的实现……

这些念头逐一滑过萧语柔的心间,让她浑身克制不住的微微战栗,让她每走一步都走得小心翼翼,生怕一个不小心就会打碎这美好的一切……

就在这时,书房外突然传来一阵杂‘乱’的脚步声,隐约还夹杂着喧闹声,似有一群人正往书房赶来!这个意外让萧语柔心猛地一收缩,双手下意识的紧握成拳———莫非是顾筝赶来的?

她怎么来的比预期的时辰还要早?

莫非这件事泄‘露’出去了,顾筝得到消息才会匆忙赶来阻止?

不行!谁也不能阻止她成为梁敬贤的‘女’人!

这个坚定的念头让萧语柔跌跌撞撞的直奔‘床’头,也顾不上先脱梁敬贤的衣裳,直接先把自己的衣裳脱了个‘精’光,凭着记忆伸出手在黑暗中往‘床’上‘摸’了‘摸’,‘摸’到一个盖着锦被的后背后心中大定,再没有任何顾忌,立时窸窸窣窣的往‘床’上一钻,贴着那个人便趟了下来。

萧语柔才刚刚钻上‘床’,都还没来得及往身上盖上被子,书房的‘门’就“吱嘎”一声被人用力的推开,几个提着灯笼的丫鬟鱼贯而入,分左右站在书房两侧,立时将整个书房照得恍若白昼,耀眼的烛光同样照在寸缕未着的萧语柔身上,让她一/丝/不/挂的‘裸’/‘露’在众人面前……

刺眼的烛光让萧语柔尖叫了一声躲进被子里,将自己的身子严严实实的盖住后,便垂着头默默的低泣,一句话都不敢说,只一个劲的掉眼泪。

顾筝见了也不主动说话,寻了张太师椅坐下后目不转睛的看着萧语柔,打算看她接下来还会如何演戏,甚至还饶有兴致的让人送来热茶和瓜子。

萧语柔见了误以为顾筝要和她一直耗下去,拿眼角偷偷的瞄了背对着她、依旧醉得不省人事的梁敬贤一眼,心思飞快的转动起来,很快就停住‘抽’泣,抬起那张梨‘花’带泪的娇颜,楚楚可怜的将所有的错都揽到自己身上:“三表嫂你千万别怪三表哥,我们……我们都不想这样,三表哥他喝醉了……才会情不自禁的做出这样的事来……”

萧语柔说着又低低的哭了起来,似乎眼泪怎么掉都掉不完般,哭了半天见梁敬贤依旧没有转醒,只得咬牙提高音量继续往下说道:“都是我的错,这一切都是我的错!三表嫂要怪就怪我吧,你如何打我、骂我都行,我绝不会有半句怨言……只求你别怪三表哥,求你原谅他一时情不自禁……”

顾筝原只一个劲的嗑瓜子,一直到萧语柔说她任打任骂时才停下动作,挑眉问道:“你真的任我打骂、绝无怨言?”

顾筝的问话让萧语柔猛地打了个冷颤,想起之前她也在顾筝面前说过同样的话,然后顾筝就真的叫人掌她嘴,让她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

一想到顾筝的手段,萧语柔立时聪明的改口:“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只是想让三表嫂别责怪三表哥,这一切都是我的错。我也不敢烦劳三表嫂动手教训我,不敢让三表嫂为了我背上不贤的骂名,我……我愿意去太夫人跟前领罚!”

顾筝心想萧语柔都演了这么久了,她怎么也得配合一下才是,便扔下手上的瓜子儿,干净利落的拍了拍手上的渣屑,一脸不悦的问道:“你怎么会在三少爷的书房?”

萧语柔见顾筝终于生气了,立时又哭了起来,边哭边解释道:“都是我不好,我不该看三表哥在四夫人那儿喝醉了,便主动煮了醒酒汤来给他喝……我不送醒酒汤来书房,三表哥就不会因为喝酒而失了理智,硬拉着我不让我走,还和我……和我……”

萧语柔说着装出一副没脸说下去的样子,把脸埋进被窝里大声的哭了起来,越哭越大声,一心想把梁敬贤给“哭”醒,也好把事情推到她想要的境地……不曾想任凭萧语柔多么卖力的大哭,背对着她的梁敬贤依旧一动不动的酣睡,一点都没受周遭吵闹声的影响,把萧语柔怄得恨不得不顾一切的把他摇醒!

顾筝还想在陪萧语柔玩会子,不曾想梁四夫人正好掐着点赶来给萧语柔撑腰,进了屋一见‘床’上躺着两个人,连问都没问就直接把事情往梁敬贤头上扣:“这……这可如何是好?!我说三郎啊,你怎么能如此糊涂做出这样的事来?你让语柔今后如何见人?!”

萧语柔一见给她撑腰的人来了,立时满脸委屈的望着梁四夫人:“四夫人,三表哥他……他……把我……我没脸活在这个世上了,您让我一头撞死算了!”

梁四夫人走过去紧紧的搂住萧语柔,装腔作势的劝道:“傻孩子,这事儿虽大,但你也不至于寻死啊!再大的事也总有解决的法子不是?”说着一脸得意的看向顾筝,问道:“三郎媳‘妇’儿,事到如今你说该怎么办?”

顾筝一脸不解的把问题丢还给梁四夫人:“什么事到如今?四夫人的话我不知何意?”

梁四夫人见顾筝竟然还在和她装傻,立时不客气的把话挑明:“你别以为装傻就能把这件事糊‘弄’过去!事实摆在眼前———三郎污了语柔的清白,他们二人如今已是生米做成熟饭,你还有什么可说的?”

梁四夫人说着不等顾筝开口,便搬出梁家的家训来压顾筝:“我们梁家可是百年世家,断然不会做出那种污了人家清白,却敢做不敢当、不敢担责任的窝囊事!语柔如今已是三郎的人了,我们必须给她一个‘交’代!”

萧语柔泣不成声的求梁四夫人别‘逼’顾筝:“不不不,四夫人您别‘逼’三表嫂,这一切都是我的不好,是我自己不好,我没脸让梁家给我一个‘交’代……”

梁四夫人故意当着顾筝的面,态度坚定的向萧语柔许诺:“傻孩子!这种事一个巴掌是拍不响的,你别一个劲的把错往自个儿身上揽了,这件事我说什么也要替你做主,让三郎给你一个‘交’代!”

梁四夫人说着志在必得的扫了顾筝一眼:“三郎媳‘妇’儿你不开口也不碍事,我自会去找老太太替语柔做主,让老太太开口给语柔一个‘交’代———我就不信三郎自个儿做下错事后,还有脸忤逆老太太的意思!”

**急忙忙的再写出一章,赶紧更上赎罪**

世家遗珠:

第二十七章  逮了个正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