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家遗珠

世家遗珠

更新时间:2021-07-21 05:21:12

最新章节: 顾筝自是不知道岑五娘是如何出卖她,最后又是如何的自食其果遭到报应。她只从赵弘越来别院的次数越来越少,每次来心情越来越烦躁,隐约推断出裕王一系应是受到了反击,心里不由暗暗的感到窃喜———裕王一系受挫,那就代表梁敬贤搬来了救兵,把裕王的人马打得节节败退!顾筝深信梁敬贤一赶回刺州就一定会来救她,因此当外

第二十五章 挖出旧事

原来红叶按照赵弘越的指示‘混’进梁府当丫鬟后,夜里经常凭借着过人的轻功穿梭于梁府各个地方,或是窥探一些白日里窥探不到的秘密,或是躲在无人的角落听丫鬟们闲话,默默的收集赵弘越想要的消息的同时,还意外的发现了梁敬贤和顾筝是假夫妻这个秘密……

当然,红叶是近不了梁敬贤身的,甚至连梁敬贤和顾筝住的屋子也靠近不了,她能够打探到梁敬贤和顾筝曾经是假夫妻一事,是意外从第三个人身上得知的。

也正是因为红叶打探到了这个秘密,赵弘越才会‘胸’有成竹的找梁敬贤夫‘妇’摊牌,认定顾筝和梁敬贤是一对假夫妻,觉得自己有机会把顾筝抢回来,且十分有自信顾筝最后一定会爱上他。

红叶回到梁府后便琢磨着如何破坏顾筝夫‘妇’的感情,想来想去后她想到了一个也许会成为她助力的人———这个人就是被梁敬贤拒娶后,一直悄声无息的生活在梁府,再不肯轻易踏出自己住的院子的萧语柔。

红叶很快就趁夜‘摸’进萧语柔的屋子,萧语柔被她‘弄’出来的动静惊醒后并未惊慌失措,反而一脸镇定的质问红叶的身份:“你是何人?潜进我房里有何目的?”

红叶压低声音反问萧语柔:“我是来帮你的人,你只需告诉我你还想不想当梁家四少‘奶’‘奶’?”

一提起这件事萧语柔就有些恼羞成怒:“我想不想与你何干!你最好立刻离开,否则别怪我喊人。”

“你先别急着赶我走,先听我把话说完再做决定也不迟,”红叶既然想利用萧语柔,那自然就要把那个最震撼的消息告诉她,这样才能让她心湖‘波’动、再次生出希望来:“三少爷和三少‘奶’‘奶’并不是真正的夫妻,他们一直都没有圆房……”

红叶的话果然让萧语柔大感震惊,但她一向是个警惕的人,并未凭着红叶的片面之词就相信一切:“满口胡言!”

“我没事跑到你这儿来说一堆假话有何好处?”红叶挑了挑眉角,轻描淡写的说道:“反正该说的我都已经说了,至于能不能通过这个消息把握住新的机会,那就得看表姑娘你自己了,告辞了。”红叶说完一闪身从窗户跃了出去,很快就消失在浓浓的夜‘色’里,只带去一阵清风。

片刻之后屋里屋外全都恢复寂静,静到萧语柔甚至怀疑刚刚的一切不过是她做的一场梦……但临睡前亲手关上的窗户,如今被大大的打开,告诉她这一切不是一场梦,是真的!

萧语柔虽然还未完全相信红叶的话,但红叶的话却让她十分心动,让原本心如死灰的她再次看到了希望———如果梁敬贤和顾筝真的从头到尾都没有圆房,那就代表梁敬贤根本就不喜欢顾筝,他和顾筝在一起且做出一副恩爱的模样,一定是有苦衷!

也许是顾筝抓住了他的把柄,‘逼’他这样做的?

这件事如果是真的,那她就还有机会得到梁敬贤……

她不甘心就这样败下阵来,一直都不甘心!

…………

且先不提萧语柔如何死灰复燃的心动,却说这一日顾筝和梁敬贤边在园子里晒太阳赏‘花’,边郁闷的讨论赵弘越一事:“真是见了鬼了!他是怎么知道我们之间的约定的?我实在是想不通!”

梁敬贤眉头紧锁,同样想不通这件事:“我们定下这个约定时是在岑府,会不会是那时不慎被岑府的人听了去?”

“应该不会吧!”顾筝怎么都记不起到底是怎么走漏消息的,最终只能把这件事抛开:“算了,不想了,反正都已经泄‘露’了,再想也无济于事。”

梁敬贤安抚顾筝:“嗯,事情既然已经到了这个地步,我们也不用多想了,静观其变就是。”

顾筝和梁敬贤只顾着‘交’谈,一时没觉察到萧语柔正巧躲在假山后,两人的对话全叫她个听了去……

顾筝和梁敬贤的谈话虽不曾提及“假夫妻”这几个字眼,但萧语柔却还是听出了一些不对劲,再一和昨夜红叶说的话一联系在一起,立时从半信半疑变成深信不疑,觉得红叶说的果有其事。

萧语柔确定了深夜得知的消息后话大感欣喜,仔细一琢磨便恍然大悟,对红叶给她提供的消息更加深信不疑———怪不得顾筝的肚子一直没有消息,他们一直不曾圆房,在人前就算是再亲密顾筝也怀不上孩子!

一想到这才是顾筝一直怀不上孩子的原因,这比顾筝不能生育还让萧语柔感到痛快!萧语柔原是打算第一时间把这件事给捅出去的,但她冷静一想,很快就改变主意,决定暂时不声张、暗暗的利用这一点。

独自筹谋了一番后萧语柔又活了过来,不再低调的生活在自己的小院子里,开始频繁出去走动,去的最多的自然是原本就对她另眼相待的梁四夫人那儿……

萧语柔一重新和梁四夫人热络起来,便表现出一副已经死心放弃并走出‘阴’影的姿态:“如今我是想明白、看开了,不再妄想横‘插’到三表哥和三表嫂之间!他们二人那般恩爱,哪还能容得下别人?罢了、罢了,是我没这个福气……”

梁四夫人也不想因为之前的事和萧语柔生隙,一见萧语柔自己想开了,自然是一脸欣慰:“你能想开就好!你也别灰心,等过阵日子大家伙淡忘了这件事,我再替你说‘门’好亲事,让你风风光光的出嫁,定不会叫你委屈。”

“多谢四夫人,我还不想嫁人,就这样一个人也‘挺’好的,”萧语柔故作羞涩的婉拒了梁四夫人,并很快就把话题引到顾筝和梁敬贤身上:“三表哥和三表嫂如此恩爱,相想必四夫人您很快就能得偿所愿、抱上孙子……”

“希望承你吉言!”梁四夫人说着叹了口气,忍不住埋怨了几句:“你不晓得我是多想早点抱孙子!偏偏三郎媳儿的肚子一直都没动静,可把我给急得不行!”

萧语柔一见梁四夫人心里有着不小的怨气,心里一喜,不动声‘色’的握住梁四夫人的手,善解人意的安抚道:“四夫人您别着急,三表嫂很快就会有好消息!你只管安安心心的等着,千万别轻信外头那些谣言,那些谣言……”

萧语柔说着猛地住了嘴,脸上有着说错话十分懊恼的神‘色’,嘴上更是急急的补救道:“总之您只要放宽心,很快就能抱上孙子!”

可这话都已经说出去了,梁四夫人又不是傻子,果然如萧语柔预料那般追问道:“什么谣言?你可是听说了什么事?”

萧语柔连连摆手:“没,我没听说什么,真的没有……”

“语柔,你我一向亲厚,我也知道你是个好孩子,”梁四夫人说着脸上微微有些不悦:“有什么话你可不能瞒着我,否则你可就对不住我对你的疼爱!”

萧语柔见时候差不多了,便不再支支吾吾的不肯把话说个明白,故作无奈的顺着梁四夫人的话说道:“我原是不想把这些话告诉四夫人的,免得您跟着担心,哪知我这般不争气,竟一时说漏了嘴……这该如何是好?我不想在背后搬‘弄’是非,免得叫三表嫂误会了我。”

梁四夫人一见萧语柔果然有事瞒着她,立刻追问下去:“你真的有事瞒着我?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有什么事你就直说吧!”

萧语柔犹豫再三,终于把红叶告诉她的消息包装成“谣言”,一五一十的说了出来:“我前一阵子倒是听到一些谣言,说三表嫂八字不好,命硬克亲,才会早早的就把双亲给克死,我还听说这谣言是从岑府传出来的……”

萧语柔边说边打量梁四夫人的脸‘色’,见她面‘色’逐渐凝重,一面按捺住内心的欣喜,一面假惺惺的替顾筝说好话:“不过岑府可是三表嫂的娘家,怎么可能传出这样的话来?我寻思着这定是那起子爱嚼舌根的人生出来的谣言,听不得、信不得,才不想说出来给四夫人您添堵。”

梁四夫人如今对任何关系到梁敬贤子嗣的事都十分重视,虽然萧语柔再三强调那些谣言都是无稽之谈,但她还是即刻差人前去岑府打探消息,很快就打探到当年顺郡王妃求娶顾筝、最后因为顾筝八字不好而没了下文一事。

当年顾筝为了自救才会造了这个谣,如今这件事竟借赵弘越的手、萧语柔的嘴重新被挖出来,梁四夫人自然把它和顾筝一直没能怀上孩子一事联系到一起,仔细的琢磨了一番认定顾筝迟迟怀不上孩子,就是因为她八字不好克亲!

事关重大,梁四夫人马上找了梁三夫人商量,三房、四房的人都急着要抱孙子、延续自己那一房的香火,因此一听说顾筝命硬克亲,梁三夫人也暗暗的急了起来,表面上虽劝梁四夫人不要着急,‘私’底下却偷偷的掐算了时日,算出顾筝嫁给梁敬贤都有一年多了,再一想顾筝的生身父母的确是早早就过世了,不由信了那些谣言,担心梁敬贤真的会因为顾筝命不好而一直无所出。

世家遗珠:

第二十五章  挖出旧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