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家遗珠

世家遗珠

更新时间:2021-07-21 05:21:12

最新章节: 顾筝自是不知道岑五娘是如何出卖她,最后又是如何的自食其果遭到报应。她只从赵弘越来别院的次数越来越少,每次来心情越来越烦躁,隐约推断出裕王一系应是受到了反击,心里不由暗暗的感到窃喜———裕王一系受挫,那就代表梁敬贤搬来了救兵,把裕王的人马打得节节败退!顾筝深信梁敬贤一赶回刺州就一定会来救她,因此当外

第二十四章 势在必得

顾筝不想梁敬贤误会她和赵弘越之间有什么秘密,并未接赵弘越的话,只含含糊糊的答了句:“嗯,我是不喜欢吃‘鸡’翅,无论是哪种做法做出来的‘鸡’翅。”

顾筝明明不想和赵弘越讨论任何和现代有关的话题,但赵弘越却假装听不懂顾筝话里的拒意,依旧不依不饶的追着顾筝问道:“那冰淇淋呢?你不会也不喜欢吧?我觉得冰酪和冰淇淋简直是没法比!对了,我还喜欢让人把冰打得碎,自己做水果刨冰吃。”

顾筝有些勉强的笑了笑:“我也不大喜欢吃冰。”

赵弘越就是故意挑这个机会和顾筝说一些现代才有的东西,以此来显示他和顾筝之间有着共同的秘密,好让梁敬贤心里不痛快……

因此顾筝的回答再冷淡,赵弘越也能笑‘吟’‘吟’的把独角戏唱下去:“那我猜汉堡你一定喜欢吃吧?我以前很喜欢吃汉堡,可惜现在吃不到了。”

“你说的东西我没吃过,”顾筝说完不等赵弘越再开口,就拉着茗玥郡主解围:“也不晓得哥哥去了京城如何,他有没有给你写信?”

“写了,说是一切都还算顺利,”一提起顾风、茗玥郡主就笑容满面,对他充满信心:“他又不是头一次进京,也不是头一次参考科举,金榜题名一定没问题!”

顾筝点了点头:“我也对哥哥有信心。”眼角余光偷偷的扫过梁敬贤,果见他的脸‘色’有些难看,显然是因为赵弘越刚刚说的那些话。

聚会散后,在回程的马车上梁敬贤依旧闷闷不乐的绷着一张脸,顾筝也不好装傻,只能装模作样的嘀咕了句:“小王爷真是奇怪,今天话怎么那么多,还老是和我谈一些在书上看到的东西,那些东西好多我也没亲眼见过呢。”

顾筝的话让梁敬贤抬眼看了她一眼,酸溜溜的问出心里的疑问:“我记得小王爷说的水果冰你也很爱吃,在家里也常‘弄’来吃,你刚刚为何要骗他说你不喜欢吃?”

顾筝讨好的往梁敬贤身边靠了靠,像只小猫般蹭了蹭他的手臂,一脸“忠心”的表明态度:“我喜欢不喜欢吃水果冰是我的事,与他何干?我骗他说我不喜欢吃,是不想和他继续聊下去了,没想到他那么没眼‘色’,一个劲的拉着我往下聊,真是讨厌!”

顾筝这话说得好听,让梁敬贤面‘色’微霁,但心里却还是十分吃味儿:“为何他知道的事这么巧你也都知道?你们似乎很聊得来,彼此之间很有话聊……”

顾筝一见梁敬贤钻牛角尖顿觉头疼,但她又不能告诉梁敬贤真正的原因,只能一面主动钻到他怀抱里、像只小猫般讨好他,一面绞尽脑汁的编了个谎话:“我曾经看过一本西洋杂记,小王爷说的那些东西我都是在上面看到的,后来小王爷从岑老爷那儿把那本杂记借走了,看过后自然也就知道了。”

顾筝这个解释倒也说得过去,梁敬贤虽然不爽赵弘越打顾筝的主意,却也不会傻乎乎的迁怒顾筝,冷哼了一声便主动将话题揭开,把手臂往顾筝身上一搁:“有点酸。”

顾筝立刻会意:“那我帮你捏一捏。”

“嗯哼。”

梁敬贤懒洋洋的哼了一声便斜靠在车壁,把手伸直让顾筝替他按摩,见顾筝按的仔细贴心,心情很快就慢慢的转好,把赵弘越这个情敌给抛到了脑后,不等顾筝把他的两只手都按完,就不老实的凑过去亲顾筝,主动找了些事打发时间。

…………

不曾想聚会才散没两天,赵弘越竟自从不请自来、登‘门’拜访,且还直截了当的表明是来探望顾筝这位妹妹。梁敬贤不愿让顾筝单独会客,自然要陪着顾筝一道招待赵弘越,且还故意在赵弘越面前秀恩爱,希望赵弘越能够知难而退、别再打扰他们的生活。

可惜赵弘越穿越到大丰十几年了,好不容易才遇到一个和他有共同语言,且曾经几次引起他的注意,甚至还让他生出兴趣的‘女’人,又岂会轻易放手?

赵弘越倒也爽快,这回不再和梁敬贤‘私’底下暗自较劲,说完寒暄的客套话就直奔主题,冷不丁的说了句出乎梁敬贤和顾筝意料的话:“你们两个就别在我面前演戏了,你们的事我已经全都知道了。”

梁敬贤和顾筝对望了一眼,都从彼此的眼中看到了疑‘惑’,随后梁敬贤不亢不卑的反问道:“小王爷此话何意?你怕是误会了,我们没任何事需要在你面前演戏。”

赵弘越似乎早就料到梁敬贤不会承认,先端了茶盏轻啜了一口,方才不紧不慢的说道:“我已经知道你们是对假鸳鸯一事。”

赵弘越的话让梁敬贤和顾筝大感震惊,下意识的对望一眼后心里不由更加疑‘惑’———他们都在对方的眼里看到震惊和疑‘惑’,也就证明不可能是他们当中的谁把事情给透‘露’出去的,且他们一早就曾约定绝不会把这件事告诉第三个人,更何况如今顾筝和梁敬贤已经互通心意,更加没必要把这件事告诉别人。

但恰恰正是因为如此,顾筝和梁敬贤才会更加感到震惊———这件事从头到尾都只有他们自己知道,赵弘越是如今得知的?!

虽然顾筝和梁敬贤心里全是疑问,但却不约而同的选择在外人面前保持一致的态度,梁敬贤很快就出声否认:“小王爷真会说笑,弯弯可是我明媒正娶的娘子,我们可是当着亲朋好友的面拜过天地,怎么会是假夫妻?”

顾筝夫唱‘妇’随、半真半假的埋怨赵弘越生事:“是啊,小王爷你这个笑话一点都不好笑———你这是想抹杀我梁三‘奶’‘奶’的身份?这我可不依,我可不能让别人抢了我世子夫人的名分。”

不曾想赵弘越竟紧追不舍的把事情捅到底:“你们的确是拜过堂,但你们却没有圆房。”

初始顾筝和梁敬贤的确是没有圆房,没想到赵弘越竟然连这件事也知道了……他到底是怎么知道的?莫非他在梁府里安‘插’了人?

一想到赵弘越竟然在梁府安‘插’人,梁敬贤的脸‘色’一片‘阴’沉,连最后的一丝客套也不想维持:“小王爷,我们都说没有这样的事了,你还非要自以为是的妄加猜测,究竟意‘欲’如何?”

梁敬贤和顾筝一口咬定没有假夫妻这回事,赵弘越也奈何不了他们,但他知道顾筝的底细,相信顾筝和梁敬贤绝对有可能只是契约夫妻———这种有名无实、各玩各的合约夫妻在现代可是十分流行!

所以赵弘越坚信顾筝和梁敬贤不过是对假夫妻,只是因为有不得以的苦衷,顾筝才不得不继续和梁敬贤那戏演下去。

因此见梁敬贤动怒赵弘越也不再多说,说了句“事实如何你我心知肚明”便告辞离去,没过几日便寻了个机会把顾筝堵在顾记赌场,咄咄相‘逼’的追问道:“我知道你不会随便嫁给大丰本土任何一个你不爱的男人,但你又因为某些原因身不由己,所以才‘弄’出合约夫妻、和梁敬贤做假夫妻。”

经历了这么多事后,顾筝真的觉得赵弘越很烦,也实在是闹不懂赵弘越搞出这么多事来究竟想干什么:“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也没闲工夫和你继续扯下去,你直接点告诉我———你‘弄’出这么多事来,到底有什么目的?”

“我有什么目的你还看不出来吗?你不觉得你我才是大丰最登对、最般配的一对吗?”赵弘越边说边一步步的靠近顾筝,少见的流‘露’出温柔的神‘色’:“弯弯,你早就猜出我的身份对不对?当日岑四娘收到纸条是你模仿我的笔迹,用简体字写的对不对?”

顾筝沉默不语,算是默认了当初利用赵弘越身份一事,赵弘越见了心里一喜,竟不由分说的握住顾筝的手:“既然你早就认出我的身份,那你为何不早点和我相认?你要是早点告诉我你的身份,我们就不用耽搁这么多时间,我们现在一定会快乐幸福的生活在一起……”

赵弘越话还没说完、顾筝就用力的甩开他的手,不客气的打断他的话:“请你自重些!我已是有夫之‘妇’,不方面和你单独说太久的话,你请自便。”说完顾筝便快步离去,避开对她纠缠不清的赵弘越。

赵弘越不甘心这个时空最懂他、和他最合拍的‘女’人就这样和他失之‘交’臂,一直站在原地目送顾筝离开,直到顾筝的背影彻底消失在他的视线里,他也没把目光收回,反而冲顾筝离去的方向‘露’出一个势在必得的笑容———顾筝,你越是想逃,我就越是要征服你、得到你。

赵弘越离开顾记赌馆后去了一间茶楼,包了个雅间后对贴身小厮吩咐道:“去把我们安‘插’在梁府的人找来,我有事吩咐她做。”

那小厮很快就领命而去,大约一炷香的功夫才折回来茶楼,领回一个做丫鬟打扮、身形修长的少‘女’:“小王爷,人已经带来了。”

赵弘越手里握着一个小巧的茶杯,一边漫不经心的把玩,一边对他的贴身‘女’暗卫吩咐道:“红叶,我要你继续留在梁府,替我破坏梁敬贤夫‘妇’的感情,最好是让他们反目成仇、做不成夫妻。”

“属下遵命。”

那红叶领了命后便悄声无息的退下,不一会儿就重新回到梁府,继续隐在一堆丫鬟里头,当一个十分不起眼、谁都不会多看一眼的丫鬟。

**十分抱歉,本来以为没什么事,没想到眼睛却痒痒的、越来越难受,只能被迫少对电脑,休息了几天,没有及时上来请假十分抱歉,谢谢大家的关心,今日恢复更新,我找到状态就会多更补回来~**

世家遗珠:

第二十四章  势在必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