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家遗珠

世家遗珠

更新时间:2021-07-21 05:21:12

最新章节: 顾筝自是不知道岑五娘是如何出卖她,最后又是如何的自食其果遭到报应。她只从赵弘越来别院的次数越来越少,每次来心情越来越烦躁,隐约推断出裕王一系应是受到了反击,心里不由暗暗的感到窃喜———裕王一系受挫,那就代表梁敬贤搬来了救兵,把裕王的人马打得节节败退!顾筝深信梁敬贤一赶回刺州就一定会来救她,因此当外

第二十二章 意外之客

顾筝推门走进去后,见原本应该留在屋里照顾梁大少爷的梁二夫人不见人影,且屋里竟空无一人、连半个照看梁大少爷的下人都没,立时心生疑虑、意识到事情有些不对劲。

但为了救人一命,顾筝还是第一时间往梁大少爷躺着的软榻走去,走到软榻前见梁大少爷面如金纸、嘴唇淌血,一脸痛苦的紧闭双目、蜷着身子缩在软榻上,立时将手里的白底青花瓷瓶打开、倒出三颗指甲大小的深褐色药丸,用两指捏开梁大少爷的嘴、二话不说的将药丸塞到他嘴里,塞完轻轻的托了他的下巴一下、见他把药丸咽了下去方才松手。

见梁大少爷把救命的药丸吞下后,顾筝一直悬着的心才放回原位,不曾想她才松了一口气、才吞了药丸的梁大少爷就猛一睁眼坐了起来,面带潮红、眼神迷离的直直盯着顾筝,一双眼逐渐变得一片赤红、眼底也多出两簇跳跃的火焰……

顾筝一见梁大少爷双目赤红便觉察到他状态不对,但她才刚想往后退去、梁大少爷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伸出手牢牢的抱住她,一张嘴更是下意识的往她的脖子挨去……受了依兰香影响而动情的梁大少爷力大无穷,让顾筝无论如何挣扎都逃不开他的禁锢!

与此同时,得到消息的梁太夫人和于氏正在一群丫鬟、婆子的簇拥下往隐香院赶来……如果梁太夫人她们赶到后看到这一幕,那后果只会不堪设想!

所幸的是顾筝心里事先早有提防,一见挣脱不开梁大少爷的禁锢便果断的拿起搁在床头的玉如意,重重的在梁大少爷的脖子往上一点的部位敲了一下,且下手下时不但没有丝毫犹豫还快准狠、直接就把梁大少爷给敲晕了!

梁大少爷一晕、顾筝的危机也就解除了,事情发展到这个地步,顾筝自是意识到这件事和梁二夫人脱不了干系———梁大少爷突然像只发狂的猛兽,而原本该留下来照看他的梁二夫人却不在,若是说梁二夫人没有发现梁大少爷不对劲、顾筝打死都不信!

心思辗转间顾筝已经退出里屋快步离去,决定直接去和梁太夫人汇合,免得孤男寡女共处一事再惹出什么麻烦事来……反正梁二夫人这个当长辈的都撒手不管了,她一个做小辈的还管什么?

顾筝才往敬和堂走去没多久,就碰到报完信回来找她的勺儿:“三少奶奶,大少爷没事吧?太夫人正往隐香阁赶来呢,奴婢怕您担心、特意先行一步来给你报信。”

“我们去和太夫人她们汇合。”顾筝边说边大步往前走去,只走了一小段就碰到梁太夫人,和她老人家一起的还有大少奶奶于氏、以及消失不见的梁二夫人。

梁二夫人一见顾筝安然无恙的出现在面前,心里不由闪过一丝诧异、嘴上却是先声夺人的质问道:“三郎媳妇儿,你不是去给大郎取药吗?怎么会在这半道上等我们?大郎那头如何?有没有人在他身边照料?”

顾筝淡淡的扫了梁二夫人一眼,直接略过她对梁太夫人说道:“祖母,我已经取了药丸给大哥服下,大哥服了药后便昏睡过去了。我不知大哥患的是何病,只知道二伯母先前似乎对大哥的病十分熟悉,便急忙忙的来寻诸位长辈,以免因为我不清楚情况有所疏忽。”

梁太夫人先前一听说梁大少爷旧疾复发便急得不行,如今更是顾不上细问对内情一无所知的顾筝,只一脸欣慰的冲顾筝点了点头:“做的好,你大哥的病是旧疾,他既已服下药、那很快就会转好,你不必太过担心。”

说话间一行人已经重新往隐香阁走去,梁太夫人虽然心急、但为了照顾怀了身孕的大少奶奶、这一路上走得都不算太快,几人没走几步梁大夫人便匆匆忙忙的赶了过来,一见着梁太夫人就满心焦急的追问道:“娘,大郎怎么样了?我一听说他旧疾复发、十分严重,实在是没心思继续陪诸位夫人、太太,把她们交给三弟妹和四弟妹招呼便急忙忙的赶来了……”

一旁的于氏一听说梁大少爷的病情十分严重,当下便“哇”的一声哭了起来,更是不顾大家伙阻拦的想要加快脚步赶去一探究竟!

梁太夫人虽有些责怪梁大夫人说了这番话惊吓到于氏,但到底还是体谅她是关心梁大少爷、并未出声责怪她,只柔声对于氏说道:“大郎媳妇儿你莫急,大郎不会有事的,他身上的病早年便已控制住病情了。”

自从梁大少爷替于氏把放印子钱一事摆平,于氏便不子像之前那般怨恨梁大少爷了,加之于氏有了身孕后梁大少爷对她态度好了许多,不但一日三餐都陪着她一起吃,还不忘时刻对于氏问寒问暖,这让于氏渐渐的重新依赖、信任梁大少爷。

也正是因为于氏和梁大少爷如今正恩爱着,因此她一听说梁大少爷出了事就心急如焚、恨不得插双翅膀了立刻飞到梁大少爷身边!

因此梁太夫人一发话,于氏拿着帕子抹眼角、就抽抽噎噎的说道:“祖母我没事,我就是想早点赶过去看看大郎眼下如何,我心里实在是担心得紧……您不必为了顾及我放慢脚步,我没事、能挺下去。”

于氏说完便带头往隐香阁走去,且步伐走得是又快又急,把她身边跟着的两个丫鬟吓得紧紧的搀扶住她。梁太夫人知道她忧心梁大少爷、怕是怎么劝都不肯放慢脚步,只能命人紧紧的护在她左右,自个儿也紧跟着加快步伐往隐香院走去。

于氏那副焦急忧虑的模样落到梁大夫人眼里,让她嘴角不动声色的浮起一丝淡淡的笑容———葡萄已经趁着隐香阁没人、将里头的情形打探得一清二楚,她也已经及时做了另外的安排,保管让众人到了隐香阁后会大开眼界!

一想到最新安排的那出好戏,梁大夫人忍不住得意的在心里感叹了句———真是天助我也啊!梁敬谦竟然会被人下了迷情药催情!

此时此刻把于氏引过去实在是再合适不过了———她敢保证只要于氏看到隐香阁里上演的好戏,一定会被气得动了胎气!到时就算不能彻底剥夺梁敬谦继承爵位的资格,也能让他暂时没有子嗣!

不曾想于氏匆匆忙忙的走了一小段路后突然弯腰捂住肚子,面色惨白、额头上止不住的冒汗:“啊……我……我肚子突然疼了起来!”

梁太夫人虽然担心梁大少爷这个嫡长孙,但更关心于氏肚子里的嫡长曾孙,心想无论如何都不能让于氏有丁点损失!

因此于氏一喊肚子疼,梁太夫人立刻不容置疑的对梁大夫人吩咐道:“老大媳妇儿,你立刻送大郎媳妇儿回去踏雪院歇着,再请个大夫来给她瞧瞧!”

于氏忍住不适坚持道:“不……祖母,我要去看大郎……”

“傻孩子,祖母晓得你心疼大郎,你放心、祖母向你保证大郎一定不会有事!不是早就和你说过大郎这是旧疾犯了,只要吃了药便会没事。”梁太夫人说着不由分说的命丫鬟、婆子取来软轿将于氏抬回去,自个儿则带着其余人继续往隐香阁而去。

梁太夫人心里还担心着于氏,因此到了隐香阁半刻都没耽搁、直接就推门往里屋走去,不曾想在前头领路的丫鬟铜铃才掀开里屋挂着的帘子、便“哎哟”一声捂住了双眼,并转身挡在梁太夫人一行人身前,支支吾吾的说道:“太夫人,您……您还是别进去了……”

梁太夫人见状不悦的皱了皱眉,示意另外一个丫鬟七弦再去掀开帘子,七弦也对屋里的情形也是好奇得紧,因此不顾铜铃一个劲的冲她使眼色、二话不说的上前一步将帘子掀得高高的!

不曾想七弦掀了帘子一看清楚屋里的情形、整个人就立时僵住了,掀着帘子的手一时也忘记放下,让梁太夫人一行人正好把屋里那幅不堪入目的画面给看得一清二楚……

梁大少爷平日里便有些放浪不羁,常常在外头包养戏子、粉头、男宠等,这些事梁太夫人早就有所有耳闻。只是梁大少爷虽贪欢但却不曾将事情闹大,也没一个劲的往家里抬人……因此这些年来梁太夫人一直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当做不知道他做的这些混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