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家遗珠

世家遗珠

更新时间:2021-07-21 05:21:12

最新章节: 顾筝自是不知道岑五娘是如何出卖她,最后又是如何的自食其果遭到报应。她只从赵弘越来别院的次数越来越少,每次来心情越来越烦躁,隐约推断出裕王一系应是受到了反击,心里不由暗暗的感到窃喜———裕王一系受挫,那就代表梁敬贤搬来了救兵,把裕王的人马打得节节败退!顾筝深信梁敬贤一赶回刺州就一定会来救她,因此当外

第二十一章 白鸽票

离开岑府后顾筝几人寻了处茶馆小坐,顾筝眼下最担心的便是顾风今后的前程,茶博士才把茶奉上,顾筝便迫不及待的拉着顾风追问:“哥哥,你今后有何打算?”

顾风想了想,随口说的:“我这些年也攒下一点积蓄,加上祖母刚刚给的这一匣子东西,我也算是小有积蓄了……不过我不想坐吃山空,想利用这笔钱做点小买卖。”

无论是在古代或者现代,钱财的确是不可缺少的东西,无论何时何地都得先有钱财旁身,才能去做别的事……

因此顾筝十分赞同顾风的想法,当下便提出让顾风入伙她的砂糖局:“早前我不是提过想开间分局吗?如今局势早就稳定下来了,不如哥哥就入伙我的砂糖分局,和我一块儿挣钱!”

顾筝的出发点是好的,但顾风却不想和顾筝抢生意做、分走顾筝挣到手的钱:“不了,我还是想想做些别的生意。”

顾筝知道顾风的脾气,也知道他是个有骨气的人,既然开口明说了,那就绝不会入伙砂糖局分一杯羹……得另外想个赚钱的路子,让顾风独自一人把生意做起来才行!

只是有什么路子本钱低、来钱快、风险又低呢?

顾风是得有一份单独属于自己、能够让人对他刮目相看的家业才是,否则将来他如何迎娶茗玥郡主?

顾筝暗暗的决定无论如何都要帮顾风举业,很快就开始绞尽脑汁,希望能靠着现代知识帮顾风发家致富……

顾筝撑着下巴想了许久,突然灵光一闪想起了当初梁大少‘奶’‘奶’放印子钱一事———当初顾筝便曾感慨过走偏‘门’好挣钱,只是顾筝却瞧不上放印子钱的行为,毕竟收人家高额利息、就像是吸人家的血。

不过当时顾筝曾灵光一闪,通过放印子钱一事生出一个大胆的想法,只是那个想法有些太过大动作,且也较为适合男人去做,顾筝当时只是想想便把它抛开,一直到现在都没想办法去实现它。

如今顾筝重新理了理思绪,把那个想法细细的琢磨了一遍,把一些之前没琢磨清楚的细节再仔细推敲了一番,很快就觉得兴许可以把这个想法告诉顾风,让他放手一博、试着实现她这个想法!

只是这个想法虽然成了会让顾风大赚一笔,但因为大丰从未有人这样做过,顾筝也不敢保证能不能成功,如预想那般吸引到客源。如此一想顾筝又有些犹豫,‘欲’言又止的看了顾风几回都没把想说的话说出来……

顾风很快就觉察到顾筝似乎有话要说,笑着问道:“阿妹你有话直说就是,你可是从来都不会和我客气,如今突然客气起来反倒让我心里渗得慌。”

顾筝咬了咬嘴‘唇’,踌躇了许久才吞吞吐吐的说道:“我想给哥哥出个挣钱的主意,但又担心这个主意不好,最终会害哥哥赔钱。”

顾风一脸信任的鼓励顾筝:“说说又无妨,我们三人一块儿合计、合计,若是不好不用就是。”

顾筝歪着脑袋思忖了片刻,才费力的把自己脑袋里的想法换成古代的说法:“嗯,兴许哥哥可以办个独树一帜的赌馆,这点应该不难———我晓得若是寻常人想要开赌馆,怎么也得要有些背景和‘门’路才是,最重要的是背后一定要有人撑腰,”顾筝说着用手指戳了戳梁敬贤的手臂,大大方方的给他派任务:“这点包在子良身上,我相信以他的人脉一定能搞定!”

顾筝的话让顾风感到十分惊讶:“阿妹怎么会想到让我开赌馆?赌馆这行水有些深,要是不能稳赚不赔、利益足够‘诱’人,我们还是不要轻易涉足为好。”

顾筝闻言有些不自在的‘摸’了‘摸’鼻尖,打哈哈的胡扯道:“因为我刚好在一本杂记上看到一段介绍,上头介绍了一种南洋人才会的新奇赌法,这种赌法如今我们大丰恰恰没有,正好可以让我们钻空子———只要我们的新奇赌法能勾起赌徒的好奇心,那我们的赌馆就不怕挣不到钱!”

顾风知道顾筝从小到大总是会有许多稀奇古怪的点子,如今一听她说有一种大丰前所未见的新奇赌法,立时被勾起浓浓的兴趣:“哦?你且说说是什么新奇的赌法!”

“这种赌法严格说起来也不算是赌博,只能算是投机取巧赌运气,那本书上将这种赌法称之为‘白鸽票’,具体的‘操’作方法很简单———首先由我们赌馆把《千字文》前八十个字印在纸上,这张纸一式两份,赌馆和参赌者每人一份,称作‘白鸽票’;”

“然后参赌者买白鸽票时,当场在票中圈出若干自己选中的字号,最后再由赌馆开出一些字作为底子(即中奖号码);一般赌徒买的白鸽票上圈出来的字,有五字以上和赌馆开出来的底子相符,便可按不同等级得到彩头,彩头可以分成几等,每等设不同数目的银子……”

顾筝介绍给梁敬贤、顾风知晓的白鸽票,‘性’质类似于现代的体育彩票、福利彩票,只是白鸽票较为古老,算是中国最早期的彩票,玩法也和后来的各种彩票有些差异。

白鸽票源于清代赌鸽,是地地道道的中国彩票,它与围姓博戏相去甚远,接近于铺票、山票,与山票的戏法最为接近。

而所谓赌鸽便是赛鸽,比赛时每只鸽子按《千字文》中的天、地、玄、黄、宇、宙、洪、荒、日、月等字顺序编号,赌鸽时所猜字号若与比赛结果相同,则为赢家。

后来赌法慢慢的演变为圈字,只是可供圈画的字较少,仅八十个字,故有“八十字有奖义会”之称。字源与山票一样,也是来源于《幼学千字文》,从“天地玄黄”到“鸟官人皇”。投买者圈十个字为一票,开彩开出二十个有效字,以中字多少决定是否中彩及彩金等级。

顾筝前世曾感兴趣的查过彩票的起源,才有机会得知白鸽票这种古老的彩票,如今也才能一五一十、详详细细的把白鸽票的玩法解释给梁敬贤和顾风知晓。

而顾筝说的这种玩法梁敬贤和顾风可以说是前所未闻,两人很快就被这种新奇的赌博方法吸引了注意力,仔细的琢磨顾筝说的玩法和规则……

把最基本的规则‘弄’清楚后,梁敬贤率先抓住最关键的地方:“弯弯说的白鸽票若是想靠着新奇玩法吸引人,那就不能把白鸽票的价钱定得太高,且白鸽票若是风靡起来,吸引的可就不仅仅是赌徒了,很可能连许多寻常老百姓都会被吸引来!”

顾筝听了一脸赞赏的看了梁敬贤一眼,附和道:“没错!我们就是要把白鸽票的价钱定低,哪怕定几十文钱一张都行!同时还要把各个等级的彩头抬高,高到让最高等级成为一笔不菲的数目,给寻常老百姓一份希望,借着老百姓想要借小钱发大财的心思积少成多的卖出白鸽票!”

顾风听到这里方才恍然大悟,也抓住一个重点:“既然如此,那我们就得用公平、公正的法子开出白鸽票的底子才行,否则我们的赌馆若是不能取信于人,那又怎会有人愿意‘花’钱搏一搏?”

顾风想到的这点梁敬贤也已经想到,只见他饶有兴趣的看向顾筝:“弯弯,若是我猜的没错,这开底子的法子一定也是与众不同、出人意料。”

顾筝笑‘吟’‘吟’的冲梁敬贤点了点头,道:“聪明!让人对这种赌法信服的关键就在这开底子的法子上!”说完故意打住话尾,一脸俏皮的冲梁敬贤和顾风眨眼,故意吊他们的胃口。

**今天两更,晚上再奉上第二更,请大家多多投票支持哦~**

世家遗珠:

第二十一章  白鸽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