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家遗珠

世家遗珠

更新时间:2021-07-21 05:21:12

最新章节: 顾筝自是不知道岑五娘是如何出卖她,最后又是如何的自食其果遭到报应。她只从赵弘越来别院的次数越来越少,每次来心情越来越烦躁,隐约推断出裕王一系应是受到了反击,心里不由暗暗的感到窃喜———裕王一系受挫,那就代表梁敬贤搬来了救兵,把裕王的人马打得节节败退!顾筝深信梁敬贤一赶回刺州就一定会来救她,因此当外

第十九章 惊夜

岑老爷摆出长辈的架子也未能压制住顾筝夫‘妇’,那他便没辙了———论权势岑家不如梁家,论武功岑老爷也不及梁敬贤一根手指头,这让岑老爷最终只能冷哼了一声,怒气冲冲的去找顾风。

可惜岑老爷一进‘门’、还没来得及向顾风控诉顾筝的忤逆,顾风便开‘门’见山的进入正题:“父亲,我请您过来是想和您谈谈承爵一事。”

岑老爷以小人之心度君子政fǔ,误以为顾风打算和顾筝联手‘逼’迫他,以保住顾风的世子之位,脸‘色’比刚刚进‘门’时又‘阴’沉了几分:“你想怎么谈?”

顾风一心为顾筝着想,想替顾筝保留住岑家这个娘家,毕竟‘女’子在夫家若是没有娘家撑腰,多少会被人轻视和怠慢。

因此顾风没有捅破岑老爷下‘药’害他一事,只很有骨气的主动放弃承爵的资格:“我不想承爵,也愿意主动和您脱离父子关系,但我有一个条件……”

顾风的话让岑老爷大感意外,有些难以置信:“你说你不想承爵?”

顾风一脸肃然的点了点头,一字一句、掷地有声的把自己的意思重复了一遍:“嗯,我可以把世子之位让给您的亲生骨‘肉’,只要您能答应我提出来的条件。”

岑老爷眯着眼打量了顾风片刻,问道:“你有什么条件?”

顾风答道:“我希望您能够善待我妹妹,让岑家永远是她的娘家,遇事会替她出头、撑腰,仅此而已。”

顾风此言一出,算是给了岑老爷一个台阶下。

但岑老爷要是答应和顾风脱离父子关系,那就会让人说闲话,说他为了让亲子承爵、‘逼’迫嗣子离开让位……岑老爷自是不想让人诟病,当下便故作不悦的训斥顾风:“胡闹!七娘是我们岑家的姑娘,我自然会善待她、给她撑起娘家的面子!你给我好好的养病,休得胡思‘乱’想……”

岑老爷的虚伪让顾风摇头笑了笑:“明人不说暗话,老爷不必和我虚与委蛇,我是诚心想和老爷做这个‘交’易的,”顾风已经不再称岑老爷为“父亲”,并且不等岑老爷再惺惺作态就直接抛出‘诱’饵:“我自有妙计让白姨娘的儿子成为岑家唯一的儿子,继承岑家所有的一切。且此计既不必让你我脱离父子关系,你也不用背负骂名、被世人不齿。”

不用和顾风脱离父子关系,岑老爷就不会背负骂名、被人骂薄情寡义……

顾风的话果然让岑老爷十分心动,略一思忖便不再惺惺作态,语气里不自觉的多了几分急切:“哦?你且说说你有何妙计?”

顾风毫不犹豫的把刚刚才做出的决定全盘托出:“我可以……如此一来,一切不就顺理成章了?没人会怪老爷你……”

顾风这条妙计对岑老爷来说还真是百益无害,也可以让岑老爷不必彻底和顾筝翻脸……岑老爷不动声‘色’的在心里合计了一番,再回头想了想顾筝先前对他的敲打,意识到梁家以后很可能会帮到自己的亲生儿子,是无论如何都不能得罪的势力。

如此一想,岑老爷很快就同意和顾风做这个‘交’易:“好,我和你做这个‘交’易。”

“那就请老爷当着我的面立下契书,写明我妹妹将来在夫家遇到任何难事,岑家一定会鼎力相助、替她撑腰,”见岑老爷点头答应,顾风方才轻描淡写的提了提自己的病:“除此之外,还得烦劳老爷费心替我寻个名医,让我的身子早日康复。”

既然已经和顾风达成‘交’易,能够用更妥善、更体面的方法解决最大难题,岑老爷自然就没必要继续加害顾风、惹顾筝翻脸,爽快的应下顾风的要求、答应立刻替顾风寻找名医,随后岑老爷又喊人进来服‘侍’笔墨,把亲笔写的契书‘交’给顾风后方才起身离去。

岑老爷才刚走、顾筝便急忙推‘门’而入,见顾风安然无恙的倚在‘床’头方才松了一口气:“和他谈得如何?”

顾风笑道:“我办事你还不放心?都谈妥了,你且先回去等我的好消息。”

顾筝虽将信将疑,但梁敬贤前头说的那些话让她选择相信顾风,让顾风自己处理这件事,因此只不放心的再叮嘱了顾风几句才起身告辞。

…………

七、八日后顾风果然亲自登‘门’,‘精’神抖擞、红光满面的出现在顾筝面前:“瞧,我的身上的浮肿已经全都消退了,脸‘色’也红润了不少,身子已经大好了。”

顾筝围着顾风转了一圈,将他上上下下都打量了一遍,见他果然已经一扫病态、方才高高兴兴的拉他入座:“好了就好!对了,是怎么好起来的?”

顾风冲顾筝眨了眨眼,道:“那日你们走后老爷便让人送了一盅补品给我,吃完那盅补品我的病便一夜之间全好了。”

顾筝自然晓得不是因为补品的缘故,而是顾风和岑老爷谈过后,岑老爷打消了加害顾风的念头、暗暗的给了解‘药’,顾风才会一夜之间大好……不过无论如何,岑老爷放弃加害顾风的念头,总算是让顾筝松了一口气。

谁曾想顾风登‘门’拜访那天夜里,就有人深更半夜急敲梁家大‘门’,敲‘门’声在寂静的夜里传得极远,让睡在内宅的顾筝、梁敬贤也被吵醒。

顾筝醒来后隐隐约约的听到一阵喧哗声,那阵喧哗声越来越清楚,仿若源头离她住的秋霜苑越来越近,让她心里突然多了一丝不祥预感,不安的靠在梁敬贤怀里:“不会是岑家出了什么事吧?”

“岑家能出什么事?大哥早上不才刚刚来过吗?你也瞧见了,他身子已经大好了,”梁敬贤无奈的将草木皆兵的顾筝按回被窝里,又替她掖紧被角,方才下‘床’往外走去:“你别胡思‘乱’想了,我出去看看便知。”

梁敬贤说完便披了件衣裳出去查看,不过须臾之间便折了回来,脸‘色’一片凝重,身后还跟着顾风的贴身丫鬟信儿,信儿满脸是泪、一见到顾筝便“扑通”一声的跪在她面前,哭得伤心、连话都说不出来……

这信儿乃是顾风的贴身丫鬟,这个时候应该守在顾风身边服‘侍’才对,怎么会毫无预兆的出现在梁府?

信儿的突然出现透着一股不对劲,让顾筝心里那股不祥的预感越来越强烈,也没耐‘性’等信儿哭完,当下便猛一掀被子下了‘床’,一个箭步冲到信儿面前:“是不是大少爷出了什么事?!”

**第三更奉上,晚上9点左右还有一更,顺道推荐下小云的完本作品《地主婆的红火日子》,点下方书名直接达到哦!**

世家遗珠:

第十九章  惊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