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家遗珠

世家遗珠

更新时间:2021-07-21 05:21:12

最新章节: 顾筝自是不知道岑五娘是如何出卖她,最后又是如何的自食其果遭到报应。她只从赵弘越来别院的次数越来越少,每次来心情越来越烦躁,隐约推断出裕王一系应是受到了反击,心里不由暗暗的感到窃喜———裕王一系受挫,那就代表梁敬贤搬来了救兵,把裕王的人马打得节节败退!顾筝深信梁敬贤一赶回刺州就一定会来救她,因此当外

第十七章 薄情寡义

顾风如今在岑家的地位可谓是十分尴尬,不但受到岑老爷的不喜和打压,还受到岑家上上下下人的怠慢。但为了不让顾筝担心,顾风一直把这些事隐瞒得严严实实,在顾筝面前只字未提。

至于岑家的人,他们是得了岑老爷的嘱咐,才不敢把事情透‘露’给顾筝这个宣平侯世子夫人知晓,免得顾筝为了顾风和岑家闹翻,破坏岑、梁两家之间的姻亲关系。

一直被刻意隐瞒的事情浮出水面后,顾筝一面气恼岑老爷薄情寡义,一面又十分心疼顾风:“哥哥怎么这么傻?岑家发生这么大的事竟一直刻意瞒着我!他若是一早便告诉我,我也能替他想个应对的法子啊!他怎能独自一人扛着这事?”

“不行!我要去找哥哥好好的谈一谈!”顾筝怕顾风故意躲着她,便拉着梁敬贤要他帮忙:“明天一早你就替我把哥哥约出来,我要亲自和他谈一谈,问他今后有何打算———我不能让他一直如此憋屈,被岑家的人白白践踏!”

梁敬贤自是一口应下,第二天一大早便和顾筝一道去了一处茶馆,把顾筝安置在雅间后亲自去岑家请顾风。不曾想梁敬贤人才到岑家大‘门’外,就意外得知一个消息,让他顾不得在岑家多做逗留,匆匆忙忙的赶回顾筝所在的茶馆。

顾筝见只有梁敬贤单独一人回来,以为顾风对她避而不见:“莫非哥哥晓得所有的事我都已经知道了,不肯来见我?你怎么不把他硬拖过来?”

梁敬贤面‘色’凝重的缓缓摇头,先上前一步扶稳顾筝、方才缓缓的说出一个坏消息:“不,我没来得及和大哥见面———我一到岑府大‘门’外就偶遇大哥的长随,他告诉我大哥昨天夜里突发急病,如今依旧昏‘迷’不醒,我怕你着急,便没进府、先掉头赶过来给你报信。”

“什么?!我们即刻去岑府看看!”

梁敬贤的话让顾筝大惊失‘色’,随即片刻都没有耽误,立刻拖着梁敬贤赶往岑家……

顾筝突然赶到岑家让岑老爷感到十分意外,且顾风明明已经病了,但岑老爷却只字未提、只若无其事的和顾筝夫‘妇’拉家常:“弯弯、子良,你们怎么一大早就回来了?也没见你们提前使个人来说一声……”

顾筝如今一颗心全都系在顾风身上,哪有心思和岑老爷客套,一边往顾风住的院子走去、一边直截了当的表明来意:“我听说哥哥病了,心里放心不下便过来看看。”

顾筝的话让岑老爷脸‘色’微变,似乎有些恼怒把顾风突病一事传出去的人,但眼见着顾筝一进‘门’就直奔顾风住的院子,他便知道拦不住顾筝前去探病,只能若无其事的点了点头:“嗯,风哥儿昨晚是有些不适,不过他刚刚已经醒过来了,应是没什么大碍……你去瞧瞧他也好。”

顾筝顾不上和岑老爷多说,很快就和梁敬贤一起赶到顾风养病的屋子,一进屋就见前几日见面时还好端端的顾风,如今面‘色’苍白得吓人,诡异的是他整个人却胖了一圈,让昨日才和顾风见过面的梁敬贤大吃一惊:“为何一夜之间你竟胖成这样?昨日你我把酒言欢时你还不是这个模样,还和往常没什么两样啊?!”

倚在‘床’头的顾风见是顾筝夫‘妇’来了,费力的撑起身子,冲顾筝扯出一个苍白的笑容:“阿妹来看我了啊,来,别站着了,快坐……”

顾筝却死命的盯着顾风不肯坐下,因为她很快就觉察到顾风身上不是胖而是浮肿……

这样的顾风让顾筝心疼得厉害,努力的眨了好几次眼才把在眼眶里打转的眼泪‘逼’了回去,绷着一张脸坐到顾风面前:“你都这样了还想继续瞒着我?若不是子良打探到岑家的事,我是不是得等到没了哥哥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顾风从小最怕的就是顾筝生他的气,如今一见顾筝又哭又气,立时慌了起来:“阿妹你别生气、也别担心,我没事,就是身子有些小‘毛’病而已!真的,这‘毛’病虽然有些怪、病得也有些突然,但却无大碍,我很快就会好起来的……”

顾风的话让顾筝的脸‘色’逐渐一片‘阴’沉,只见她沉默了许久后也不着急问顾风究竟得了什么病,反而提起顾风一直瞒着她那件事,开‘门’见山的和顾风把话挑明:“哥哥你别和我装傻了,事到如今你打算怎么办?”

“……”这回换顾风沉默不语,不接顾筝的话。

顾筝却不肯就这样放过顾风,进一步‘逼’问他:“哥哥打算就这样不管不问,等着被人踩到头上?还是打算就这样不上不下的呆在岑家,尴尬一辈子?”

顾风见顾筝已经全都知道了,只能叹了口气,一脸溺爱的‘摸’了‘摸’顾筝的头:“阿妹,尴尬不尴尬我不在乎,世子之位我更不在乎,我只在乎你的娘家有没有人愿意帮你撑腰,在乎你在夫家的日子会不会过得舒心惬意!”

顾筝听了泪盈于睫,感动之余暗暗的下定决心一定要救顾风:“哥哥你实话告诉我,近来岑老爷待你如何?”

事到如今顾风也没什么好隐瞒了:“岑老爷有了自己的亲生儿子,待我自然便不如从前了,不过他明面上倒没什么表示……”

就算顾风不说,顾筝也能猜到岑老爷就算没有明目张胆的为难顾风,心里定然后悔莫及,后悔早早的就过继了顾风,更是不愿意按照规矩把爵位传给顾风继承!

顾筝明白岑老爷不是个重感情的人,因此顾风虽只说了寥寥几句,她却能想象得出顾风如今在岑家的日子一定过得十分艰难,明里暗里会被各种排挤和嫌弃……一想到顾风受了委屈却不曾告诉自己、自己一人默默的承受,顾筝不由满脸心疼,紧紧的握住顾风的手。

顾风轻轻的拍了拍顾筝的手,给了她一个“别担心”的神‘色’,为了不让顾筝担心、他很快就把话题岔开,提出对自己突然得病的困‘惑’:“我这几日都在家里,一直不曾出‘门’,只昨日出去和子良小酌了一回,哪知偏偏呆在家里也会得病,仔细想想我这病病得有些莫名其妙,且还又凶又猛……”

顾筝闻言不由细细的将顾风上下打量了一遍,越看越觉得顾风不像是病了,反而像是被下了‘药’……电光石火之间,顾筝突然回想起当年岑七郎是如何突然猝死,以及唐姨娘如何被诬陷成害死岑七郎的凶手,还有生下岑七郎的钱姨娘是如何“病死”的。

这一切一切都是岑老爷得知自己无法生育,得知自己的两个孩子都是小妾和别人通/‘奸’得来的杂、种后一步步布下的局———岑老爷的心狠手辣顾筝可是亲眼见识过,从他连无辜的稚儿都不肯放过这一点,便能看得出他一旦做出决定,为达目的、任何阻碍他的人他都会想方设法的铲除!

顾筝细细的回想了岑老爷以前处理事情的手段,再把那些手段和岑家最近发生的事、以及顾风突病一事联系在一起,立时大惊失‘色’、意识到岑老爷已经做出了决定———他这是要替新认回来的儿子铲除障碍,是打定主意要把岑家的家业、以及爵位‘交’到自己的亲生骨‘肉’手上!

毕竟顾风纵使身上同样有一半留着岑家的血,如今也已经成为岑家的嗣子,但他终归不是岑老爷的亲生骨‘肉’,到底是隔了一层……如此一想,顾风突染怪病一事也有了解释!

意识到岑老爷已经在逐步除去没有利用价值的顾风后,顾筝气得猛一拍‘床’沿:“没想到岑老爷一点旧情都不顾念,竟心狠手辣的想将哥哥除去!”

顾风见顾筝一脸愤愤不平,急忙问道:“阿妹你可是发现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没错,我要是不来这一趟,还发现不了岑老爷的险恶用心……”

顾风比顾筝晚进岑府,因此他并不知道当初岑府里发生的那些事,顾筝一五一十的把那些陈年往事说了一遍后,还把自己的猜测说了出来:“哥哥突然病倒一定和岑老爷有关!他是这个家的男主人,在这个家里没有他办不到的事,找机会给哥哥下‘药’对他来说更是轻而易举的事!”

顾风显然没料到事情的真相竟会是这样,听了顾筝的话后沉默了许久都没出言,顾筝却很是替顾风感到不平———当初岑家后继无人时,岑老爷就把顾风当成宝贝,硬是要将顾风过继到岑家;如今岑家后继有人、顾风失去利用价值了,他竟就这样毫不留情的对顾风下毒手!

顾筝如今已经出嫁,自是不必看岑家人的脸‘色’,当下就要去找岑老爷、替顾风讨个说法:“我这就去找岑老爷把事情说清楚,大不了我们一拍两散、不做他们岑家的人!我就不信不姓岑这日子就过不下去!”

顾筝说做就做、立刻就要去找岑老爷理论,顾风见了急忙拉住她不让她走:“阿妹你先别冲动,你现在还不能和岑老爷闹翻,闹翻了你可就没娘家撑腰了……”

**10.9第一更奉上,第二更大约2点左右更新,请大家多多投票支持哦~**

世家遗珠:

第十七章  薄情寡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