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家遗珠

世家遗珠

更新时间:2021-07-21 05:21:12

最新章节: 顾筝自是不知道岑五娘是如何出卖她,最后又是如何的自食其果遭到报应。她只从赵弘越来别院的次数越来越少,每次来心情越来越烦躁,隐约推断出裕王一系应是受到了反击,心里不由暗暗的感到窃喜———裕王一系受挫,那就代表梁敬贤搬来了救兵,把裕王的人马打得节节败退!顾筝深信梁敬贤一赶回刺州就一定会来救她,因此当外

第二十六章   出丑

勺儿把书都拿出来摆在桌上后,顾筝才发现太夫人给她准备了《三字经》、《百家姓》和《千字文》这三本书,并不是她想象中的那些《女诫》、《女训》或是《烈女传》那些专门给女子读的书。

顾筝前世虽听说过这几本书,但却不曾真真正正的看过,于是便带了几分兴趣选了《千字文》来翻看,不过才翻了几页授课的林先生便准时到了。岑家的几位姑娘见了先后起身冲林先生福了福身子,顾筝因是头一回来上课,所以还得给林先生磕头认师、行拜师礼才行。

林先生受了顾筝的礼后,一边示意顾筝坐回原位、一边捻着胡子问道:“你可识得字、读过书?”

顾筝很想说她打小从幼儿园一路读书读到大学毕业,读书识字自是不在话下,但一想到自个儿有顾丽娘这么一个连扁担掉地上都不晓得是个“一”字的娘,顾筝最终默默的选择藏拙,低调谦虚的回答道:“先生不曾读过书,字倒是跟着以前村子里的穷秀才认过几个。”

顾筝的回答林先生一点都没觉得意外,只见他马上根据顾筝的情况把《百家姓》挑了出来,翻到第一页指着最前面的几行字吩咐道:“姓氏最容易记,你先看看《百家姓》头十行的姓氏,有不认识的字逐一圈起来、回头一并问我。”

顾筝不敢说这上头的姓氏她都认得,只能乖乖的捧了《百家姓》、“认认真真”的看了起来……期间顾筝还恭恭敬敬的“请教”了林先生几个不“认识”的姓氏,最终花了一个时辰把第一页的姓氏全都给认全了。

因顾筝先前说曾跟过穷秀才认过字,因此林先生并未觉得她聪慧过人,只让顾筝跟着他把头一页的姓氏通读了遍,算是既认了字、也会把字读出来。

林先生见顾筝诵读时字正腔圆、念得还算是不错,脸上有了一丝赞许的神色,并且很快就进入下个教程、从《百家姓》的头一页里挑了几个字出来,用楷书端端正正的写下来后、让顾筝覆了纸照着描,并要求她要描到能够不用临摹独自把字写出来为止。

这头一回上课顾筝可不敢偷懒,当下便招呼勺儿过来帮着铺笔毡、研墨汁,自个儿则取了张薄薄的宣纸覆在林先生写的那张字上面,用仿圈固定妥当了,才提笔蘸墨、一丝不苟的描起字来。

岑家的其他几位姑娘却是已经读了几年书了,诸如《百家姓》、《千字文》、《三字经》这些启蒙读物她们早就已经不看了,眼下她们都在林先生的教导下读《女诫》、《女训》。

林先生教她们的方法也十分简单,先是林先生念一段、姑娘们读一段,读完林先生再简单的讲解下那一段话的意思;讲解完再接着念一段、读一段,周而复始,一直到讲完一篇林先生才会停下,让姑娘们各自再从头细读一遍,遇到不懂的地方问他即可。

这样的教学方法难免会有些无聊,顾筝偷偷的瞄了几位姑娘一眼,见除了岑元娘还恭恭敬敬的端坐着听林先生讲课外,岑二娘早就换了别的她感兴趣的书拿在手上看,且一点都不遮掩避讳、根本就不怕林先生看见责怪;

彼此挨着坐的岑三娘、岑四娘则窃窃私议的小声闲聊着,岑五娘则撑着下巴看着窗外的几株湘妃竹发呆、一看就知道她在神游太空。就连胆小懦弱的岑六娘都竖着书挡着脸,偷偷的趴在桌上打瞌睡。

不过几位姑娘虽然玩的玩、睡的睡,但一到半个时辰一次的休息时间,她们立刻就不约而同的变得龙马精神、凑到一块儿叽叽喳喳的说个不停……顾丽娘便是在姑娘们中场休息的时候出现的,且她一到姑娘们读书的堂屋就大步奔林先生的书案前,满脸虔诚和崇拜的把林先生桌上的东西摸了一遍。

顾丽娘的举动马上让几个平日便瞧不起她的姑娘脸上多了几分鄙夷,顾丽娘却是一点都不在乎别人怎么看她,依旧咋咋呼呼、摆在姑母的架子让姑娘们给她见礼,受了礼后才大摇大摆的摸到顾筝坐的书案前,指着顾筝写的那几个字、满脸兴奋的问道:“囡囡,这几个字可是你亲笔写的?”

这顾丽娘多年来都游手好闲、只会做那坑蒙拐骗之事,更是斗大的字都不识一个!因此她心里下意识的十分崇拜那些会断文识字的人,觉得会读书会写字的人都十分了不起!

因此顾丽娘一见顾筝点头示意那字是她写的,马上一拍大腿、语气夸张的夸奖顾筝道:“唉哟!我们囡囡真是绝顶聪明,才刚刚来读了一个时辰就会写字了!照这样下去,我的囡囡很快就能给娘考个状元回来了!”

顾丽娘的话让岑三娘“扑哧”一声笑了出来,并用胳膊肘子捅了捅岑四娘,道:“四妹妹,会读几个字就算是聪明了,真真是笑死人啦!没见识的人就是可笑之极!”

岑四娘也很是瞧不起顾丽娘这位村姑姑母,当下便一脸鄙夷的接上话茬、不客气的讽刺道:“女子哪能参考科举?就算是能,只会写那么几个字就想中状元?那我们大丰朝的状元也太不值钱了吧?!姑母,您没见识没人会怪您,可您既没见识,那就别出来丢人现眼、惹人笑话!”

被顾丽娘那夸张的嚷嚷声夸得满头黑线的顾筝,一听岑四娘这话、脑海里下意识的浮现出几句前世耳详能熟的“警示名言”———这岑三娘、岑四娘还真是时髦啊!

她们二人的话翻译成现代话语,可不正是一个说顾丽娘“没文化真可怕”,一个说“顾丽娘笨不是自个儿的错、那是爹妈给的脑子,可生得笨还出来丢人现眼,那就是顾丽娘自个儿的不对了”。

顾筝也是服了顾丽娘那大惊小怪的本事,于是她决定装死无视眼前发生的一切,先是不动声色的往窗边挪去,挪到窗前后便开始假装欣赏窗外的风景,以这样的方式表示她压根就不知道屋里发生什么事了。

一旁的岑元娘见了顾筝那可爱的模样、眼里涌出了浓浓的笑意,并很快就善解人意的出声替顾丽娘解围:“四妹妹,你怎么能这样和姑母说话?”

岑元娘既身为长姐、那就有管教弟妹的责任,因此她一见岑四娘把话说得那般刻薄难听,便肃声训了她一句,并主动替岑四娘向顾丽娘道歉:“姑母,四妹妹她年幼不懂事才会口无遮拦,希望您大人有大量别责怪她。”

“唉,我哪会和你们这些女娃子计较?”

顾丽娘十分大度的冲岑元娘挥了挥手、表示她才不会生气呢!

倒是大声的夸了顾筝几句话后顾丽娘突然觉得有些口渴,于是她一见顾筝案上摆着的那个青玉桃型杯子里装着水,二话不说就把那杯子拿起来将里面的水一饮而尽,饮完还不忘一边端详手里的杯子、一边感叹道:“把这青玉做成桃形杯,上面还刻了幅猴子摘桃的图案,真真是精致好看!”

顾丽娘的举动让顾筝的嘴角下意识的抽搐起来,一时不知该说些什么,岑元娘等人更是被顾丽娘的举动吓得瞪大了双眼、齐齐的呆怔了好一会儿……

最终还是岑三娘、岑四娘那肆无忌惮的笑声打破了沉默,岑四娘更是不客气的指着顾丽娘手里的“杯子”、好心的介绍道:“姑母,这东西可不是杯子、而是笔洗!这里头装的也不是能喝的水,是用来洗笔的水!哈哈哈,笑死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