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家遗珠

世家遗珠

更新时间:2021-07-21 05:21:12

最新章节: 顾筝自是不知道岑五娘是如何出卖她,最后又是如何的自食其果遭到报应。她只从赵弘越来别院的次数越来越少,每次来心情越来越烦躁,隐约推断出裕王一系应是受到了反击,心里不由暗暗的感到窃喜———裕王一系受挫,那就代表梁敬贤搬来了救兵,把裕王的人马打得节节败退!顾筝深信梁敬贤一赶回刺州就一定会来救她,因此当外

第十五章 针锋相对

剩下的岑元娘、岑三娘,岑三娘和岑五娘一样,嫁到平国公府后一直无所出,岑元娘则比岑二娘还厉害,嫁到夫家后先后诞下二子二‘女’。

姐妹几人当中属岑五娘最为嚣张,嫁人后她似脱胎换骨、摆脱庶‘女’这个身份的束缚,一见姐妹当中最为清高自傲的岑二娘也来了,故意带着岑三娘缓缓走至岑二娘面前:“没想到二姐姐也从京城赶来吊丧,唉,二姐姐的两个嫡亲妹妹如今只剩下一人,你心里定是十分难过吧?”

岑二娘未出阁前便甚少搭理岑五娘,如今更是连正眼都不瞧她一眼,只越过她将目光落在低头服小的岑三娘身上,心里一时间五味俱全,十分自责———她既早就知道自己这个妹妹‘性’子单纯天真,那当初就该多费些心思好好的教导她才是。

若是当初她肯耐心些教导岑三娘,兴许岑三娘就能多个心眼,如今也不会被岑五娘给算计得不得不委身当妾……

岑五娘见岑二娘对她熟视无睹,心里不免有些不满,再一见岑二娘的目光一直落在岑三娘身上,立时当着众人的面把岑三娘当丫鬟使唤:“才说了这会子话竟就觉得有些口渴,岑姨娘,你去替我沏杯热茶来。”

岑五娘说着故意对岑二娘说道:“二姐姐想必也有些口渴了吧?”说完不等岑二娘出言便又对岑三娘吩咐道:“也给二姨太太沏杯热茶,二姨太太的喜好你应该十分清楚吧?”

岑五娘身边明明跟着一堆丫鬟、婆子,可她却故意当着众人的面使唤岑三娘做这些丫鬟们做的事,摆明了是想借着羞辱岑三娘来让岑二娘跟着没脸。而岑二娘向来都好面子,果然一见岑五娘当着她的面羞人岑三娘,脸‘色’立时有些难看,一双手更是被气得下意识的攥得紧紧的……

倒是岑三娘很快就低低的应了一声,不等岑二娘发作便照着岑五娘的吩咐去沏茶,很快就亲自捧了两盅茶盏回到众人面前,恭恭敬敬的奉到岑五娘面前:“夫人请用茶。”

岑五娘接了茶后,岑三娘大大方方的走到岑二娘面前:“二姨太太请用茶。”

这一声“二姨太太”让岑二娘心里酸酸涩涩的,接过茶盏时一只手紧紧的覆在岑三娘手上:“三娘,你清减了……”

岑三娘却飞快的把手缩了回来,微不可见的冲岑二娘轻轻的摇了摇头,以眼神示意她不要把自己当成妹妹看待,嘴上也说着客气疏远的话语:“多谢二姨太太挂心。”说完岑三娘便低垂着头退回岑五娘身边,一言不发的避开岑二娘关切的目光。

岑三娘谦卑的态度让岑五娘十分满意,尤其是岑二娘眼里的担忧让她心里十分痛快,为了继续让岑二娘难堪,竟寻了个借口、变本加厉的羞辱岑三娘:“岑姨娘,我让你去沏茶,你就只沏两盏?你没瞧见大姨太太、七姨太太也在场吗?”说着竟然扬手扇了岑三娘一巴掌:“没眼‘色’的东西,就会丢我平国公府的脸!”

岑二娘平日里虽清高自傲和谁都不‘交’好,但心里却是十分疼爱岑三娘这个妹妹,一见岑五娘当众打岑三娘、立时沉着脸上前一步,声‘色’厉茬的喝了句:“你别太过分了!”

岑五娘不甘示弱的瞪大双眼,冷嘲热讽道:“都说京城的百年世家最是讲规矩,我还以为二姐姐嫁过去后多少会受到些熏陶,不曾想二姐姐却是如此不懂规矩———我教训我郑家的妾室,什么时候轮到你这个外人来‘插’嘴?莫非阁老夫人没教过姐姐别随意‘插’手别人家的家事吗?真真是没规矩,把百年世家的脸都给丢尽了。”

岑二娘冷冷一笑,反‘唇’相讥道:“三娘是我的嫡亲妹妹,而你则是我的庶妹,你们之间的事我这个做姐姐的怎么就管不得了?别说是在百年世家了,就是在寻常的小户人家里,姐姐管教妹妹也是天经地义的事,没人挑得出错来!”

岑二娘那句“庶妹”深深的刺到岑五娘的痛处,把她气得揪住岑三娘便又是两巴掌,打完还得意洋洋的冲岑二娘扬起下巴,语气十分挑衅:“正室管教妾室也是天经地义的事,我倒要看看你能奈我如何?”

“我能奈你如何?你能打三娘,我便能打你!”岑二娘打小就是个天不怕地不怕的主儿,更是从来不怕得罪人,只见她话才说完就上前狠狠的给了岑五娘两巴掌,打完同样一脸挑衅的和岑五娘对视:“如若我没记错,平国公最近想挪个地方、往上再晋一级,如今正托了人在京城四处活动……”

平国公想要升迁一事岑五娘也有所耳闻,但事情具体如何她却是不知,只能虚张声势的反驳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我们国公爷的事与你何干?!”

岑二娘眼含怜悯的扫了岑五娘一眼,摇头叹道:“你竟连自家夫君的事都不知道?看来平国公并未把你这个夫人放在心上,否则也不会事事都不告诉你。”

就在这时,岑三娘低头凑到岑五娘耳边,“体贴”的以在场众人都听得到的声音给岑五娘提了个醒儿:“夫人,国公爷想要挪个位置,如今正在想法子走陈阁老的路子,您还是别和二姨太太结怨的好,免得坏了国公爷的大事。”

岑五娘听了这话脸上的得意瞬间凝固住,脸上逐渐变得有些难看,岑二娘见了故意轻描淡写的再刺了她一下:“原来三娘你晓得这件事啊?想必平国公曾在你面前提过……”

岑二娘虽未多言,但她这短短一句话却足够把岑五娘气得脸‘色’铁青———岑二娘这是在暗讽她这个正室夫人不受宠,竟连岑三娘这个妾室都知道的事都不知道,同时还暗暗的点出岑三娘比她受平国公的宠爱,否则不会连这样的大事都知道。

岑五娘不甘心被岑二娘占了上风,立时把在宫里的姨母给搬了出来:“国公爷怎么可能不曾和我提过?我不过是不爱谈这些家事罢了!再者这事儿我们国公爷也未必就得走陈阁老的路子,只要我给康妃娘娘捎个信儿,还怕这事儿办不成?”

原本一直静默不语的顾筝突然上前一步,轻描淡写的点出一个事实:“六妹妹前不久才刚给我写了信,我看了信后替她感到十分欣慰———六妹妹说她如今已晋为婉妃,在宫里颇为受宠,甚至比许多宫里的老人还受圣上的宠爱。”

岑二娘一脸赞许的看了顾筝一眼,接话道:“平国公想要升迁挪位置一事,还真就只能走我公爹的路子。”说着深深的看了岑五娘一眼,明显是拿这事来威胁警告岑五娘,让她对岑三娘好一些。

岑五娘也不傻,知道若真是耽误了平国公的事,自己可是会成为被郑家上下唾弃的罪人……因此她纵然心有不甘,但终归是恨恨的罢手,不再当着岑二娘的面羞辱责打岑三娘:“岑姨娘,今日我便暂且饶你一回,他日若是再犯、我定然不会轻饶。”

岑五娘虽然因忌惮岑二娘而放过岑三娘,但这并不代表她能够完全咽下这口气,反而让她开始呈口舌之快:“没错,我不过是二姐姐的庶妹,自然是比不得嫡亲的妹妹……但就算是嫡‘女’也不见得全是命好的,而我虽然只是个庶‘女’,如今照样是受人尊重、招人羡慕嫉妒的国公夫人,是有诰命在身、寻常‘妇’人比不得的夫人。”

可惜岑二娘早就不理会岑五娘,搬出自家公爹压了岑五娘后,她便明目张胆的拉着岑三娘到一旁叙旧,完全没把岑五娘放在眼里。

岑五娘见了心里越发的恼怒,再一见顾筝也正笑‘吟’‘吟’的和岑元娘叙旧,只她一人被冷落在旁,立时把话锋一转、改而挤兑起顾筝来:“七妹妹还有闲心和大姐姐叙旧?七妹夫虽已是宣平侯世子,但宣平侯家的水深着呢,你能保证他最后一定能承爵,不会像前头几位哥哥那样还没熬到承爵就出了事、无福消受?”

在顾筝眼里岑五娘就跟只疯狗般,且还是只心理极度扭曲的疯狗,逮到谁就咬谁……

顾筝自然不会和一只疯狗多做计较,只当没听到她的话,照旧和岑元娘有说有笑,无视岑五娘的存在。

岑五娘见自己一再的被无视,立时像被踩了尾巴的猫般炸了‘毛’,开始有些口不择言:“你别以为成了世子夫人就真成了贵‘妇’,你再怎么尊贵也改变不了杂种这个身份!还有你哥哥,同样只是个杂种,这辈子都别妄想成为定南伯府的世子!”

顾筝可以对岑五娘侮辱她的话视而不见,但她却听不得岑五娘连同顾风一起侮辱,这让她终于正眼瞥了岑五娘一眼,虽温婉浅笑,但说出来的话却如利剑般戳到岑五娘的痛处:“五姐姐,我听说鸣翠楼的头牌戏子刚刚被五姐夫包了,安置在离鸣翠楼不远的别院里,这件事五姐姐莫非不晓得?”

“唉,五姐姐虽然一直把‘精’力放在为五姐夫开枝散叶一事上,但你就是再忙、再想怀上孩子,也得‘抽’空管管五姐夫才是!包戏子毕竟不是什么光彩的事儿,传得满城皆知只会惹人笑话,若是让一个戏子抢先生下庶长子,五姐姐岂不是没脸见人?”

顾筝说完也不理睬岑五娘的回答,直接扭头对岑元娘说道:“和五姐夫这么一对比,我方才觉出我家夫君的好———我家夫君可是从不逛那些烟‘花’之地,更别提纳妾包戏子了,还让我不必急着替他开枝散叶。”

**长假使人颓废,各种不想码字,各种想休息玩耍,泪(>_

世家遗珠:

第十五章  针锋相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