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家遗珠

世家遗珠

更新时间:2021-07-21 05:21:12

最新章节: 顾筝自是不知道岑五娘是如何出卖她,最后又是如何的自食其果遭到报应。她只从赵弘越来别院的次数越来越少,每次来心情越来越烦躁,隐约推断出裕王一系应是受到了反击,心里不由暗暗的感到窃喜———裕王一系受挫,那就代表梁敬贤搬来了救兵,把裕王的人马打得节节败退!顾筝深信梁敬贤一赶回刺州就一定会来救她,因此当外

第十三章 报丧

一想到顾风和茗玥郡主之间可能存在“‘奸’情”,顾筝立刻热血沸腾,满脸期待的对梁敬贤说道:“说不定我还能给哥哥和玥娘做媒,成就一桩好姻缘!”

顾筝那副跃跃‘欲’试的八卦样子让梁敬贤忍俊不禁:“你个小媒婆,想怎么做媒?”

“嘿嘿,到时候见机行事就是,”顾筝边说边提了袖子遮住脸,拉着梁敬贤悄悄的往顾风二人身边‘摸’去,一直‘摸’到顾风附近才冷不丁奔到他跟前,大叫了一声:“哥哥!”

顾筝突然出现把顾风吓了一跳,一时间竟紧张得连手都不晓得放在哪里,话也说得不大利索:“是……是阿妹啊,这么……巧,你们也来逛庙会?我……”

短短一句话顾风说得磕磕巴巴,让顾筝一脸促狭的看着他,打趣道:“不过几日没见,哥哥怎么连话都说不清楚了……咦,”顾筝故意把尾音拖得长长的,并伸手指了指不远处正在挑小玩意的茗玥郡主,明知故问道:“那不是玥娘吗?她怎么也在这儿?莫非她是和哥哥一道的?”

顾风一见被顾筝撞了个正着,顿时闹了个大红脸,神‘色’紧张的解释道:“我们……我们凑巧遇上,就一起走走……”

“真的只是凑巧遇上?”顾筝才不信呢,丢下顾风便凑过去和茗玥郡主打招呼:“玥娘,你也来逛庙会啊?真巧,你表哥也一道来了,正和我哥哥说着话呢!对了,你怎么会和我哥哥一起逛庙会?”

茗玥郡主可比顾风要大方多了,一见顾筝发问便大大方方的解释道:“我一个人逛太闷了,便缠着顾风,软磨硬泡的要他陪我来,”茗玥郡主一提起当初邀请顾风一事,不由气鼓鼓的向顾筝抱怨:“你不晓得你哥哥有多难请!我缠了他好几日,使出浑身解数才‘逼’得他答应陪我!我又不是会吃人的母大虫,陪我这个妹妹逛逛就这么让他不情愿吗?”

茗玥郡主说完不忘气哼哼的瞪了顾风一眼,引得顾风讪讪然的‘摸’了‘摸’鼻子,有些尴尬的冲顾筝笑了笑,强调道:“我本是不得闲陪茗玥郡主的,后来正巧要到莲‘花’寺附近办事,便顺道陪她走走,不曾想这么巧遇到你们。”

顾风的解释虽然漏‘洞’百出,但顾筝见他那般狼狈便放他一马,不再追问他和茗玥郡主一起逛庙会一事,只挽了茗玥郡主的手兴致勃勃的逛下去。倒是梁敬贤不紧不慢的从顾风身边走过时,冷不丁的丢下一句意味深长的话语:“茗玥是个不错的姑娘……”

“……”顾风被梁敬贤这句莫名其妙的话呛得怔了片刻,才快步追上梁敬贤:“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我和茗玥郡主真的只是凑巧碰上,你别误会,我们……”

梁敬贤不等顾风解释完就堵了他一句:“我又没说什么,你急什么?”

“我……”

梁敬贤不喜同人兜圈子,见顾风支支吾吾的不敢承认内心的情感,索‘性’直接把话挑明:“机会只有一次,该不该把握你心中有数。”说完便不再理会顾风,大步走到顾筝身边并肩同行。

顾筝一面陪着茗玥郡主,一面不忘偷偷的观察跟在身侧的顾风,很快就发现他偷瞄茗玥郡主时眼神带着几分黯淡,甚至还会隐隐流‘露’出一丝自卑———顾风虽然和她一样出身不高,又当了岑家的嗣子,但他以前总是自信满满、从不会感到自卑,怎么如今会不自觉的流出自卑之态?

思绪转到此处,顾筝忍不住留心多观察了顾风几眼,立刻觉察到顾风虽极力掩饰,但却依旧难掩一脸的憔悴,整个人更是一副心事重重的模样……

这样的顾风让顾筝很是担心,想了想偷偷的把茗玥郡主拉到一旁:“玥娘,你有没有觉得我哥哥最近心事重重?你可知他为何而烦心?”

茗玥郡主也觉察到顾风最近不大开心,才会软磨硬泡的硬是拉着顾风出来逛庙会散心,但她也不知道顾风为何事烦心,只能对顾筝摇头:“我也瞧出来了,甚至还旁敲侧击的追问过,可也没追问出什么来。”

顾筝见茗玥郡主也有所觉察,越发觉得顾风有事瞒着她,一从庙会回来就又使了琉儿去了岑家一趟,借口给岑太夫人送东西打探消息,可惜岑家的人似乎一直刻意想办法隐瞒,似乎就连顾风自个儿也瞒得死死的,无论琉儿如何打探都打探不到消息……而越是这样一点消息都打探不到,顾筝就越是放心不下,最终亲自回了岑家一趟。

顾筝既回到岑家,难免要去给罗夫人问安,她去的时候正巧几位姨娘也过去给罗夫人请安,那几位姨娘见到顾筝后神‘色’都有些怪怪的,因为岑六娘的缘故、一向和顾筝‘交’好的李姨娘更是有些不自在,和顾筝闲话时也显得有些心不在焉、言辞闪烁。

顾筝心里疑‘惑’之余不免要和几位姨娘寒暄几句,自然而然的问起岑老爷新纳的那位姨娘:“听说父亲新纳了一位姨娘,怎么不见她来给母亲请安?”

李姨娘一见顾筝提起新姨娘,立时显得有些坐立不安,见无人接顾筝的话才硬着头皮接了话:“白姨娘今日身子有些不适,老爷免了她来给夫人请安。”

自打白姨娘进‘门’,岑老爷就减少了宿在赵姨娘屋里的机会,让赵姨娘对白姨娘恨得咬牙切齿,一见李姨娘提起白姨娘、立时讽刺了句:“那狐媚子就晓得装病博取老爷的同情!我看她是压根没把夫人放在眼里,才会隔三差五的借病不来给夫人请安……”说着不忘借机刺了罗夫人一句:“夫人您可是当家夫人,怎么能让她骑到头上来?”

赵姨娘的话让罗夫人颇为不悦,但罗夫人看赵姨娘也很是不顺眼,自是不会让赵姨娘如意,当下便借机训了赵姨娘几句:“你既知道我是当家夫人,我的事什么时候轮到你一个妾室多嘴?”

“哎哟,我又不是碍了夫人眼的那个人,夫人无端端的拿我出气做什么?那白姨娘不就是仗着自己给老爷……”赵姨娘说着顿了顿,扫了顾筝一眼后有些不情愿的打住话尾,改而提起让自己得意的事:“五姑‘奶’‘奶’说好今儿回娘家来看我,我瞧着时辰也差不多了,她应该很快就到了。”

罗夫人和赵姨娘的对话让顾筝若有所思,心想岑老爷果然对新进‘门’的白姨娘十分宠爱,竟明毫不避讳的替她撑腰、让她有借口可以不来给主母请安———要知道岑府几位姨娘里头,就是赵姨娘也是一直到娘家显赫了,才能够和罗夫人分庭抗礼。

不知道那位白姨娘究竟是何方神圣,这才刚刚进‘门’地位就明显不比赵姨娘低……

顾筝心里正对那位白姨娘感到好奇时,外头传了一阵不小的动静,随后便见岑五娘在一群丫鬟婆子的簇拥下进了屋,见到顾筝也在后似乎颇感意外:“没想到七妹妹也在。”

顾筝和岑五娘不过是维持着面上的关系,顾筝每每和岑五娘碰面只客气的和她打个招呼:“是啊,真巧,五姐姐也回来了。”顾筝不想和岑五娘多打‘交’道,和她打过招呼后便寻了个借口离开:“我先和母亲告个罪,去祖母那儿坐坐,陪她老人家说说话。”

顾筝说完便带着勺儿几人往外走去,不曾想岑五娘却霸道的上前一步拦住顾筝的去路,摆出一副高高在上的姿态,当众对顾筝冷嘲热讽:“你们兄妹俩的如意算盘如今可是落空了———山‘鸡’就是山‘鸡’,还妄想飞上枝头变凤凰,也不瞧瞧自己是什么身份。”

顾筝很快就从岑五娘的话里觉察到不对劲,尤其是岑五娘竟无缘无故的提到顾风,这让顾筝下意识的把岑五娘的话和顾风的不对劲联系一起……但顾筝还没来得及细问,便被跌跌撞撞的闯进正房的尺儿打断谈话:“夫人,出大事了!我们姑娘她……她……”

这尺儿乃是岑四娘身边的贴身丫鬟,岑四娘出嫁时她作为陪房跟去了周家,这本该呆在周家服‘侍’岑四娘的丫鬟、突然跌跌撞撞的闯进岑府正房,让罗夫人面‘色’一颤、不等尺儿缓过气来就急急追问道:“可是婷儿出了什么事?”

尺儿一见罗夫人提起岑四娘,立时悲从心来、掩面低泣:“夫人,四姑娘没了!”

尺儿的话让罗夫人抓住罗汉‘床’的扶手猛地站了起来,尖着嗓子追问道:“没了?什么叫没了?你把话给我说清楚!”

尺儿此刻已经满脸是泪,整个人更是“扑通”一声跪扑到罗夫人脚边:“夫人,我们四姑娘被四姑爷活活给打到断气了!您一定要替四姑娘做主,替她讨回一个公道,不能让她就这样白白的没了!周家人实在是太可恨了,他们不但害了我们四姑娘,竟还想杀奴婢几个陪房灭口……”

**感谢“品味读书”童鞋的捧场~**

世家遗珠:

第十三章  报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