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家遗珠

世家遗珠

更新时间:2021-07-21 05:21:12

最新章节: 顾筝自是不知道岑五娘是如何出卖她,最后又是如何的自食其果遭到报应。她只从赵弘越来别院的次数越来越少,每次来心情越来越烦躁,隐约推断出裕王一系应是受到了反击,心里不由暗暗的感到窃喜———裕王一系受挫,那就代表梁敬贤搬来了救兵,把裕王的人马打得节节败退!顾筝深信梁敬贤一赶回刺州就一定会来救她,因此当外

第三章 挑拨

顾筝进去后才发现梁敬贤不在,书房里只有萧语柔一人,这不免让她微微感到失望———她献宝似的亲自把这些冰品送过来,是想把好的东西和梁敬贤分享,顺道再给梁敬贤一个惊喜,没想到这番心思却都白费了。

而一旁的萧语柔一见顾筝手里捧着的东西,竟皱着眉头、带着几分不悦责怪顾筝:“三表嫂,莫非你不晓得三表哥吃不得寒凉之物吗?就是那三伏天三表哥都不吃冰酪,更别提如今已是初秋、天气渐渐有了凉意,三表嫂你真真是不心疼三表哥……”说完不忘摇了摇头,似乎顾筝的不懂事让她很是失望。

顾筝是真的不知道梁敬贤不能吃寒冷之物,但她不想在萧语柔面前弱了气势:“表姑娘这可就不懂了,人人都晓得这冰酪得在三伏天吃,却不晓得秋天、冬天吃别有一番风味———我就喜欢在大冬天吃冰酪。”顾筝可没说谎,前世她的确是最喜欢在大冬天买个甜筒啃着吃,冻并快乐着。

萧语柔一心不想让梁敬贤和顾筝的感情继续发展下去,听了顾筝这番话后立时心生一计,故意在顾筝面前摆出一副老人的姿态:“那你今后可就只能自个儿一人吃了,千万别拉着三表哥陪你一块儿吃!你大概还不知道吧?我表哥打小就有个坏‘毛’病———他吃别的东西都没事,唯独一吃寒凉之物就会闹肚子!”

萧语柔说着嘴角微撇,眼底有着一丝似有似无的嘲讽:“三表嫂真真是不关心三表哥……”说着话锋一转,忽地一笑:“不过这也怪不得三表嫂,你和我表哥成亲也没多久,表哥不主动告诉你、你不晓得他的忌讳倒也不足为奇……”

萧语柔说到这里语气里多了几分得意、以及一分莫名其妙的优越感:“我是从小陪着表哥一起长大的,表哥的这些事我自是从小就知道了,所以我是从不送那些寒凉之物给表哥吃,平时也会看着表哥的吃食。”

萧语柔这是赤‘裸’‘裸’的在向顾筝挑衅,顾筝虽然听了后心里很不舒服,但她却面‘色’不改、没有如萧语柔所期望的那般被挑起怒气,反而笑‘吟’‘吟’的冲萧语柔点头道谢:“那我可要多谢表姑娘提醒了———表姑娘一说、我不就知道了?”

顾筝自是不会在萧语柔面前认输,话说得越发的利索和“真心实意”:“唉,多亏夫君今儿不在,否则我把这东西送到他跟前去,定会让他取笑我、说我不关心他……我可得好好的谢谢表姑娘才是,否则我又得闹笑话了。”

顾筝没有如萧语柔预料那般生气、拂袖离去让萧语柔很是不甘,更是不甘心她竟白白的提点了顾筝一回,非但没能气到顾筝、反而让顾筝知道了这些忌讳,预算她心思一转、立时继续挑拨顾筝和梁敬贤之间的感情:“三表嫂客气了,不过三表哥出去前没使人和三表嫂说一声吗?”

见顾筝不语,萧语柔得意洋洋的说道:“不过这也没什么,我替三表哥和你说一声就是———三表哥和大老爷一道去了张先生家,中午不回来用午膳了,三表嫂到了用午膳的时辰自个儿先吃就是,不必等三表哥了。”

梁大老爷先前来书房找梁敬贤时,萧语柔正好寻了个借口赖在书房里,正巧听到他们的谈话。且因梁大老爷让梁敬贤立刻随他动身出府,梁敬贤走得匆忙才没来得及知会顾筝一声。

这不过是一件无关紧要的小事,但却被萧语柔拿来做文章,故意表现出一副对梁敬贤的行踪了如指掌的样子,想要刺‘激’顾筝……

可惜顾筝知道她一旦表现出生气或者伤心,那就会让萧语柔如愿以偿、更加得意的挑衅她,所以面对萧语柔‘精’心编排出来的一番谎话,顾筝仿若未闻、连眼皮都没抬一下,更别提生气了。

萧语柔见了越发不甘心,越发的想撕破顾筝那张平静的面孔,便把挂在脖子上的一块‘玉’观音翻了出来,胡‘乱’瞎编道:“三表嫂瞧瞧这块‘玉’佩如何?是三表哥特意去大昭寺求来送我的———三表哥说这是庙里的主持大师亲自开过光的‘玉’佩,戴在身上能够压惊驱邪。”

“三表哥晓得我一向信奉观音娘娘,不久前又刚刚受了惊,所以才特意送了这么一块观音‘玉’佩给我,”谎话既起了头、萧语柔便越说越溜,竟还有脸拿这莫须有的事来挑衅顾筝:“三表嫂定然也得了类似的宝贝吧?我想三表哥这般疼爱三表嫂,一定不会忘了也给你捎带一件,让你压压惊、驱驱邪。”

萧语柔这回还真是歪打正着的说中了———把顾筝从荒岛上接回来后,梁敬贤的确是特意去寻了串佛珠给顾筝,让她贴身戴着驱邪压惊。

原本顾筝对梁敬贤的体贴之举还颇为感动,如今一见萧语柔身上也有梁敬贤送的东西,顾筝恨不得把手上那串佛珠狠狠的扔还给梁敬贤,更是不屑借此事和萧语柔争个高低。

倒是跟着顾筝的勺儿见了心里不痛快,快言快语的抢在顾筝前头回敬萧语柔:“怎么没有了?三少爷不但特意寻了串佛珠给我们三少‘奶’‘奶’压惊,还夜夜都陪在我们三少‘奶’‘奶’身边,就怕夜黑我们三少‘奶’‘奶’会害怕,三少爷还日日都……”

顾筝知道勺儿是一片好意,但她不想和萧语柔多费‘唇’舌、降低自己的身份,便不咸不淡的打断勺儿的话:“还不快住嘴?你这丫头怎么能和外人说这些‘私’事?仔细三少爷知道了责罚你。”

说完顾筝还不忘冲萧语柔腼腆一笑:“我身边的丫鬟不懂事,嘴上没个遮拦,让表姑娘见笑了———这些事夫君不喜欢让外人知晓,还请表姑娘谅解。”

顾筝说完便礼貌的冲萧语柔点了点头,以完胜的姿态离开书房,把气了顾筝半天都没成果的萧语柔气得浑身发抖,暗骂顾筝油盐不进、没心没肺。

却说顾筝虽然之前面上未‘露’半分不悦,但回去的路上心情却不由自主的有些低落,心想似乎关于梁敬贤的事、萧语柔事事都比她清楚,而梁敬贤似乎也是事事都会告诉萧语柔,还特意送‘玉’观音为萧语柔压惊,而她却只有一串不起眼的佛珠……

这些念头在心里转了一圈后,顾筝便越加认为梁敬贤喜欢的人是萧语柔,为了不让自己受到伤害,好不容易从自己的龟壳里探出来的顾筝,最终决定重新缩回自己的龟壳里,选择逃避内心的情感,决心把梁敬贤从自己的心里驱逐出去。

一旁的勺儿一面暗骂萧语柔可恶无耻,一面带着几分焦虑劝慰顾筝:“三少‘奶’‘奶’,您千万别把表姑娘说的话放在心上,她压根就没安过好心!她是故意说这些话来气您的!”

勺儿见顾筝听了不语,心想自己的安慰实在是有些苍白无力,便换了个方式、举了个最简单的例子:“我们家老爷出‘门’不也没回回都告诉夫人?可见老爷们多少都会有些疏忽,这是人之常情,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儿。”

勺儿说的是岑老爷和罗夫人,事实也的确是如此,只是顾筝听了只幽幽的说了句:“那是因为父亲心里没有母亲的位置,不在意母亲的感受,倘若他心里在意、记挂母亲,就一定会每次都不厌其烦的使人知会母亲一声……”

勺儿一时语塞,顿了顿才急忙忙的说道:“三少爷之前出‘门’都会使人和三少‘奶’‘奶’说的啊,许是这回走的匆忙忘记了……”

勺儿说着又提了提冰酪一事:“三少‘奶’‘奶’不晓得三少爷不能吃寒凉之物,这也不是什么大事儿,这些事相处时间久了自然就会知晓了,三少‘奶’‘奶’可别因为表姑娘那些话心里不痛快!”

勺儿说着猛地记起顾筝当初过敏一事:“再说了,三少爷当初不也不晓得您吃不得艾草?如今不是晓得了?还回回都细心的检查您的吃食?这些小事知晓不知晓,都是相处时间长短的问题,证明不了什么的。”

勺儿费尽苦心说的这些道理顾筝都懂,但她却还是有些闷闷不乐,一路上一言不发……

且先不提顾筝如何,却说梁敬贤在顾筝面前没讨到好处,没能离间顾筝夫妻俩的感情后,下定决心出狠招替自己创造机会。萧语柔带着这样的决心辗转一夜后,很快就心生一计,第二天一大早便做了些点心送去四房给梁四夫人。

江盗一劫让梁四夫人失去了从大房过继来的庶子、梁四少爷,多年来‘精’心教养的嗣子就这样没了,这让梁四夫人大难归来后一直不曾出去走动,也变得不爱见人,平日里只呆在自己的院子里。

不过因为当初萧语柔‘阴’差阳错的和梁大夫人、梁四夫人成了一路,路上几人相依为命、一起对敌,加上萧语柔刻意讨好、照顾两位夫人,因此不但大难归来后梁大夫人对萧语柔的态度好了不少,就连不愿意见人的梁四夫人、对萧语柔也是另眼相待,一听说萧语柔来了就亲昵的拉着她陪自己说话。

萧语柔先陪梁四夫人品了会子茶,后又乖巧的陪梁四夫人打理院子里的草木,边打理边状似随意的和梁四夫人谈心,并刻意把话题往梁敬贤身上引:“三表哥天资聪明、打小就很有本事,现如今又成了世子,将来前程一定不可限量!家里少爷这一辈,今后怕是只能靠他一人了……”

萧语柔一提起梁敬贤、梁四夫人的心情便低落了几分,这梁敬贤和她先前的儿子梁敬行都是嗣子、且都出自大房,可如今她唯一的依靠和希望就这样没了,而过继到三房的梁敬贤却因为这次意外崛起,这哪能不叫她觉得心酸、羡慕和悔恨?

梁四夫人恨的是梁四少爷不争气,悔的是当初她选的人不是梁敬贤———如果她当初选的过继人选是梁敬贤,那现在风光的可不就是他们四房了?

她也断然不会落到这么一个老来无所依的地步……

**抱歉,小云病了,在‘床’上躺了几天,今天终于好些能爬起来码字,偶会慢慢的补更的,泪**

世家遗珠:

第三章挑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