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家遗珠

世家遗珠

更新时间:2021-07-21 05:21:12

最新章节: 顾筝自是不知道岑五娘是如何出卖她,最后又是如何的自食其果遭到报应。她只从赵弘越来别院的次数越来越少,每次来心情越来越烦躁,隐约推断出裕王一系应是受到了反击,心里不由暗暗的感到窃喜———裕王一系受挫,那就代表梁敬贤搬来了救兵,把裕王的人马打得节节败退!顾筝深信梁敬贤一赶回刺州就一定会来救她,因此当外

第四十五章 动心

梁敬贤一路往西边而去,顺着断断续续的记号寻找下去,但他沿着记号找了许久都没见到顾筝的身影,内心着急的同时,他还是坚定不移的追寻记号往下找———这是一个像座小山般的记号,梁敬贤看到它的第一眼,就认定那是顾筝特意留下的记号。

一定错不了,他的弯弯一定在西边!

皇天不负有心人,当梁敬贤坚定不移的奔寻了两天一夜,他的视线里终于出现一个熟悉的身影,那个略显消瘦的身影让他身形一滞,停了半刻钟后以更快的速度向她冲去,哑着嗓子喊了声“弯弯”后便将她紧紧的搂在怀里……

梁敬贤的轻功极佳,动起来时可谓是无声无息,把坐在大石上歇息的顾筝吓了一跳,一直到鼻子里钻进一丝梁敬贤特有的、淡淡的青草味道,顾筝才敢确定那个满脸胡茬、憔悴得像变了个人的男人是梁敬贤,这才不再反抗、乖乖的任凭梁敬贤搂着她。

顾筝见到梁敬贤后说的第一句话虽然说的很轻,但却没有丝毫意外:“我就知道你一定会来救我脱困。”

失而复得的喜悦填满了梁敬贤的内心,让他‘激’动得语无伦次,竟不顾勺儿、箸儿也在一旁,抓狂似的将顾筝的五官亲‘吻’了一遍:“我终于找到你了,你不知道这几天我心里有多着急!”

顾筝虽瘦了不少,但倒也没饿着肚子———她前世参加过野外生存体验,让她借着前世的经验想办法做了弹弓,组织勺儿、箸儿一起打了野鸟,又利用钻木取火的原理烤来吃,吃完还能再吃些野果当餐后水果,倒也马马虎虎的对付了几天。

勺儿她们还在一旁看着呢,顾筝很快就不好意思的扭着身子从梁敬贤的怀抱里挣脱,还不忘笑着自嘲了句活跃气氛:“你晚几天来也没事,我就是被困在这岛上十天半个月也死不了……”

不曾想顾筝一句玩笑话却让梁敬贤不悦的板起脸来:“不许说‘死’字!”

“不说就不说,”顾筝立刻从善如流的转移话题,心有余悸的问道:“对了,其他人呢?可都安好?”

梁敬贤听了眼神一暗,如实答道:“我一带着人上岸就遇到了大哥、大姐、大姐夫和二伯母,他们说除了你和语柔外,其他人都遇害了……”

梁敬贤的话让顾筝听了大吃一惊,心里隐隐约约的觉得这件事不仅仅和张盛有关系,和梁大少爷恐怕也脱不了关系!

但不管张盛对别人如何,那一日他终归是没有加害顾筝,这让她一时拿不定主意要不要把心里的猜测说出来,只能改口问起刺桐两州的情况:“对了,战况如何?战事结束了没?”

一提起刚刚结束的战事,梁敬贤脸上的疲‘色’立时一扫而光,‘激’动的语气中带着几分深深的佩服:“嗯,我军大胜,打得南蛮国对我们俯首称臣,从此年年都必须进贡我国!”

这个结果倒真是大捷,让顾筝赞了裕王一句:“此次带兵的裕王爷真是了不起!”

梁敬贤却不以为然,不客气的反驳道:“这功劳可不是裕王爷的———我军之所以能够打退南蛮国,并‘逼’得他们俯首称臣,全是小王爷的功劳!”

顾筝被梁敬贤的话勾起了几分兴趣,很想知道赵弘越是如何打败南蛮过的:“哦?论行军打仗,小王爷哪能比老一辈的将军经验丰富,怎么能说功劳全是小王爷一个人的?”

“这功劳也不能说是在朝夕间立下的,”梁敬贤虽然一向自傲,但对赵弘越却是发自内心的佩服,在某些方面也是自叹不如:“小王爷也算是神机妙算,早早的就预料到南蛮国一定会不安分,早几年就向皇上进言,求国库拨钱给他铺路,且铺的还是世人从未见过的水泥路……”

原来赵弘越穿越到大丰后,很快就捣鼓出了现代才有的水泥,并早早的带人铺了不少宽敞、平坦的水泥路———如此一来,原本行军需要三天的时间的路程,因为水泥路的缘故就能缩短到一天,大大的提高了大军增援的速度;

赵弘越铺完水泥路后又想办法改造了马车,把他研究出来、用来减震的弹簧装到了马车上。马车有了弹簧就能够达到减震的效果,增加马车的载重——如此一来,军需的供给也大大的提高了不少,让大军的粮草能够随时得到补充!

梁敬贤说这些种种时顾筝脸上满是震惊之‘色’,连带着对赵弘越也是佩服不已———同样是来自现代的穿越者,顾筝捣鼓的那些玩意儿和赵弘越一比、简直就是小儿科!水泥、马车等顾筝虽然也都知道,但却是没本事捣鼓出来。

还是男同胞穿越后比较牛啊!

‘女’同胞穿越后受到的限制太多,也就只能玩转闺阁……

就在顾筝感叹唏嘘时,梁敬贤以天方夜谭的口‘吻’说道:“小王爷早前曾经开了个酿酒坊,酿出一些一喝就醉的白酒,不曾想这些白酒不但能喝,还能用来……消毒,对,小王爷说那叫消毒,可以让受伤的士兵伤口状况改善!还有……”

梁敬贤这回跟着赵弘越打仗,可谓是受益匪浅、见识到许多他以前从没见识过的东西,并卖‘弄’般的把这些东西说出来,让一旁的勺儿和箸儿听了大开眼界、惊讶得把嘴边张得大大的,似乎对梁敬贤所说的一切难以置信。

倒是顾筝听了一脸淡定,丝毫没觉得稀奇———赵弘越推广的这些应战策略,以及临军对阵时的一些鬼点子,顾筝听着都觉得似曾相识,再仔细一想都能和历史书上有名的战役对上号,自然也就不会像勺儿她们那样感到惊奇了。

梁敬贤找到顾筝后一颗心便松了下来,一路上都在讲让他十分震撼、记忆深刻的那几场战役,讲到最后见顾筝似乎不大感兴趣、不由有些失望,但转念一想复又高兴起来———要是顾筝对这些事十分感兴趣,甚至仰慕崇拜起赵弘越,那他不是自找烦恼吗?

如此一想,梁敬贤便不动声‘色’的把话题转移开:“不知道语柔找到没,到现在都没看到拾翠发出来的烟雾弹,向来是还没找着。”

梁敬贤不过是随口扯了句话来岔开话题,顾筝却误以为他一直担心萧语柔,眼神不由一黯:“我虽然不大喜欢她,但却不希望她出事,已经那么多人出事了,眼下自是能救下一个是一个……”

梁敬贤的贴身小厮踏青细心的觉察到顾筝的不对劲,立刻拉了自家那少了一根筋的主子一下,笑着替梁敬贤说了一箩筐的好话:“三少‘奶’‘奶’,您不晓得三少爷有多担心您的安危!他一得知您出了事,也顾不上才刚刚从战场下来需要歇息,立刻马不停蹄、不眠不休的往这里赶,这不才短短几天就瘦成这样!”

踏青说着很可爱的指了指梁敬贤的胡渣,道:“三少爷都急得长出一圈胡子了!到了岛上一看到两个截然不同的记号,三少爷二话不说就循着您留下来的记号、亲自一路来寻您呢!”踏青说着不忘补了句重点:“表姑娘那头,三少爷只让拾翠带人去寻……”

踏青可比梁敬贤机灵多了,话里话外无不透‘露’着梁敬贤十分担心顾筝的意思,还不动声‘色’的强调、梁敬贤一发现顾筝和萧语柔在两个不同的方向,毫不犹豫的选择顾筝所在的方向,把萧语柔丢给小厮去找。

踏青的话还真是让顾筝微微动容,心里有奇异的情愫流动,更是让她忍不住问了梁敬贤一句:“你怎么知道哪个记号是我留下的?你就不怕‘弄’错了?”

梁敬贤丢给顾筝一个“我还不知道你”的眼神,带着几分得意分析道:“‘岑’字上头正好有一个‘山’字头,你画了一座山来作为记号,可不是清清楚楚的告诉我你所在的方向?再说了,我认得你那鬼画符的画迹,你平日里画的山峦就是那个样。”

梁敬贤这几句带着自得和邀功的话语,完完全全的透‘露’出他平日里对顾筝的细微观察,让顾筝满心感动之余,发现自己竟十分享受梁敬贤对她的关心,且还隐约感到满足和幸福,甚至还有那么一丝甜蜜……

是了,此刻流淌在她心里的的确由满足、幸福、甜蜜融合成的复杂情愫,这股陌生的情愫让顾筝看清楚一个事实———她竟在不知不觉中喜欢上梁敬贤了。

没错,她是喜欢上他了,她终于看清楚自己的内心,也终于为过去自己的那些不对劲找到合理的解释———正是因为她已经不知不觉的喜欢上梁敬贤,所以看到萧语柔故意在小道上等梁敬贤时,她心里才会感到不舒服、不痛快;

而当梁敬贤故意绕开萧语柔、对萧语柔避而不见时,她心里才会隐约有着丝丝惊喜。

若不是她心里早已经有了梁敬贤的位置,她又怎会悄悄的期望梁敬贤赶走萧语柔,且又不排斥代替萧语柔陪伴梁敬贤一辈子的念头?更不会稀里糊涂的生出想对梁敬贤以身相许的念头……

脑海里闪过的种种回忆让顾筝的思绪豁然开朗,也让她不得不承认其实她从很早、很早开始,心里就已经没那么讨厌梁敬贤了,这丝不讨厌打从她意外把身子‘交’给梁敬贤开始,就一点一点的转变成喜欢。

确定自己的心意后,顾筝忍不住悄悄的看了身旁的梁敬贤一眼,突然很想问问他为什么毫不迟疑的选择来救她、而不是去救萧语柔,想问他这么做是因为责任、愧疚还是……爱。

但顾筝张了张嘴却最终没把涌到嘴边的话说出来,因为她害怕听到梁敬贤说救她只是因为不想她被梁家牵连,她不想从他嘴里听到会让她心痛的答案。

几次三番下来,顾筝始终没有勇气把这话问出口……

顾筝有些不习惯如此患得患失的自己,很快就甩了甩脑袋,强迫自己把这些儿‘女’‘私’情抛到脑后,开始仔细的琢磨这次遭遇的意外,怎么琢磨都觉得侥幸逃过一劫的梁大少爷和张盛身上疑点重重———顾筝虽然同情张盛的遭遇,但这不代表她赞同他以这样的方式报复梁家人。

因此顾筝很快就把自己发现的疑点告诉梁敬贤:“我觉得大哥和大姐夫有些不对劲,我这次之所以能够侥幸逃过一劫,其实全是托大姐夫的福,但也正是因为如此,我才不得不怀疑大姐夫……”

梁敬贤听了后也觉得张盛二人不对劲,更是担心先他们一步回刺州的张盛二人会继续报复梁家其他人,这让梁敬贤不敢再有丝毫耽搁、立刻加快赶路的速度,到了岸边后上了另外一艘船,带着顾筝马不停蹄的赶回梁家。

**最近身体非常不好,呜呜呜,内分泌失调导致满脸痘痘,求祛痘妙法,大家有没虾米管用的祛痘的东西推荐?**

世家遗珠:

第四十五章   动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