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家遗珠

世家遗珠

更新时间:2021-07-21 05:21:12

最新章节: 顾筝自是不知道岑五娘是如何出卖她,最后又是如何的自食其果遭到报应。她只从赵弘越来别院的次数越来越少,每次来心情越来越烦躁,隐约推断出裕王一系应是受到了反击,心里不由暗暗的感到窃喜———裕王一系受挫,那就代表梁敬贤搬来了救兵,把裕王的人马打得节节败退!顾筝深信梁敬贤一赶回刺州就一定会来救她,因此当外

第四十二章 弃船

梁大少爷的话让众人脸‘色’大变,梁二夫人更是直接尖叫出来:“江盗?之前不是说上京的水路一直十分太平吗?怎么会有江盗?!”

‘性’子懦弱、遇事从没主见的梁四夫人,一听闻这个噩耗便吓得脸上苍白的往后倒去,若不是她身后的丫鬟眼疾手快的扶着她,她怕是已经吓得倒在地上了……

梁四夫人被扶住后颤抖着嘴‘唇’、带着哭腔问道:“听说那些江盗都杀人如麻……他们会不会杀了我们?!”

梁三夫人倒是强自镇定,重重的握了梁四夫人的手,寻了些宽慰的话安抚她:“四弟妹先别担心,这不还没确定情况吗?不一定就真是江盗,就算真是江盗,有些江盗也只抢钱财、不会伤及人命。”

一旁的萧语柔也被吓得不轻,只是这回她却没心思流泪装可怜,倒是年纪小的梁三娘吓得哭着缩到了梁大夫人身后,惹得梁大夫人微不可见的皱了皱眉头,对她的觉得颇感不悦。

再看梁元娘的反应,只见她一听说有江盗便急忙忙的扯住张盛,一个劲的问道:“怎么办?怎么办?这可如何是好?你可是我们二房的顶梁柱,倒是拿个主意出来啊!别不声不响的像根木头似的!早知道就让三弟护送我们上路了,他好歹比你们顶用些!”

梁元娘平日里没少数落张盛,张盛虽早以习以为常、但还是因为她的话堵了一口恶气,但又偏偏不能发作,只能指了指二房的当家男人梁二老爷:“你急什么?有父亲在哪轮得到我‘操’心?”

梁二老爷一见张盛点了自己的名,立时有些慌张的挥了挥手,语无伦次的推辞道:“我从没出过远‘门’……一直在家里呆着……更是没遇到过江盗!我……我也不晓得该怎么办……”梁二老爷说着一脸求助的看向梁大夫人:“大嫂,你说如今我们该怎么办?”

离家上京一群人当中属梁大夫人辈分最大,且她还是皇上亲封的诰命夫人,这些年也跟着梁大老爷出过几次远‘门’,自是比在场众人多些见识,遇事也较为成熟冷静。

只见梁大夫人猛一拍桌案打断众人忧心忡忡的议论,一脸严肃的喝道:“都别说了,如今不是情况未明吗?当务之急得先确认对方是不是江盗,之后再做打算!”

顾筝颇为赞同梁大夫人的话,也早就想这样做了,因此梁大夫人一发话、她便自告奋勇:“我去外头探探情形。”说完顾筝便直接去了船尾,果见远远的有几艘船不紧不慢的尾随着他们的船!

顾筝心想这些小船若真是江盗,必定不会只包他们的后方,定会在左右、前后都有船夹堵,立时急忙忙的奔到船头,仔细的观察一番后发现只左右两侧有几艘小船远远的跟着,船头并不见有船一起包围。

这样的情形让顾筝看到了最后一丝希望———为今之计他们只要加快航行速度,争取将那几艘小船远远的甩在后面,再一路往繁华的大港口驶去,就有脱险的机会!

顾筝把她的看法对随后出来的梁大少爷、张盛等几个男丁说了,他们也认为顾筝说的有道理,立刻就让船家加速前进,务必要和后方、以及两侧的小船撇开距离!

不曾想梁家的船一加速,尾随他们的小船也紧跟着加速,就连原本远远的驶在梁家船两侧的小船也缓缓的转动方向靠了过来,让顾筝几人的面‘色’逐渐一片凝重……

“江上有船本也属寻常,但一时间多了这么多船在我们左右和后方,便有些不寻常了———那些船上的人恐怕真是江盗!”顾筝眉头紧皱的指了指呈包围之势向他们的船靠近的小船,再一脸担忧的看了看正前方:“如若我猜的没错,转过这道峡口必会有大船在前方堵截我们!到时这些船一从前后、左右围堵我们,我们便‘插’翅难飞!”

顾筝的话让梁大少爷等人脸‘色’齐变、快步回到了船舱内,把即将面临的情形告知梁大夫人等人,众人一得知推测,船舱内立时又变得闹哄哄的,甚至还响起越来越多的‘抽’泣声。

在这个关键时刻,梁大少爷这位准世子爷站了出来,先是冷静的喝了低声‘抽’泣的于氏一声:“别哭了!哭就能解决困境吗?哭得我们几个大老爷们心烦意‘乱’,还怎么想法子?!”

梁大少爷一怒喝、于氏便拿袖子紧紧的捂住嘴,不敢再发出丝毫声响来,只可怜兮兮的扯住梁大少爷的衣角,似乎只有这样才能让她感觉到一丝安全感……

梁大少爷也不理会她,略微思忖了片刻便一脸正‘色’的对梁大夫人说道:“为今之计我们唯有赶在转过前面那道峡口之前就近靠岸、弃船逃匿,我猜江盗之所以打劫过往的船只,为的不过是船上的财物,应是不会伤及无辜人的‘性’命。”

“我们弃船后他们能将船上财物轻而易举的取走,得了财应是不会再追究我们的去向,兴许还会把船留在原处、给我们一条活路,届时我们只要等他们远去,再折回来上船重新上路就是!”

梁大少爷说着以主事人的姿态缓缓的扫了在场众人一眼,语气严肃的叮嘱道:“大家一定要记住一点———千万别把随身带的财物带下船,有多少就留下多少,一定要让江盗认为我们只顾着逃命、什么细软钱财都没带!只有这样江盗才不会追着我们上岸!”

梁大夫人习惯‘性’的反驳梁大少爷的提议,语气里带着几分质疑和不信任:“你能确保那些江盗真会如你所说的那般,只取财不伤及人命,还会把船留给我们?”

事情都到这个地步了,梁大少爷自是没什么心思、也没必要去讨好梁大夫人,只见他语气不善的堵了梁大夫人一句:“我什么都不能保证,我们只能孤注一掷的赌上一把!按我说的去做总比被人围困在水上任人鱼‘肉’强!别忘了我们船上大多是‘女’眷,若是和那些江盗打了照面,谁能保证‘女’眷不受侮辱?!”

梁大夫人被梁大少爷无礼的口气气得浑身发抖,但眼下情况危机,许多地方还得仰仗梁大少爷这个壮实的男丁才行,她深知自己不能为逞一时之气、随随便便的冲梁大少爷发火,只能忍下心头的不满、问梁二老爷:“二弟,你觉得大郎的提议如何?”

梁二老爷本就是个成天只知道游手好闲的纨绔子弟,又是出了名的妻管严,遇事不会有任何主见、只会懦弱的看梁二夫人脸‘色’行事,如今一见梁大夫人点了他的名、他立刻习惯‘性’的看向梁二夫人,讨教道:“夫人,你觉得如何?”

梁二夫人平日里那些小事倒是很能做主,但一遇到这种生死攸关的大事,她却半分主见都没,既怕被江盗围堵在水上、‘插’翅难飞,又怕弃了船后会更危险、连栖身之地都没,一时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顾筝见了也顾不上自己辈分小了,直接站出来‘挺’梁大少爷:“我觉得大哥的法子可行!大伯母,事到如今我们也想不到更好的法子了,不如就当机立断的按照大哥说的做吧!否则再拖下去事情只会对我们不利,很可能拖到最后我们连就近靠岸、弃船逃跑的机会都没!”

顾筝的果断让梁大少爷欣赏的看了她一眼,一旁的张盛一见顾筝一个‘女’流之辈都站了出来,立时也跟着站出来‘挺’顾筝:“我也赞成按照大哥的提议行事。”

张盛话音才落,便又有几人站出来赞同,梁大夫人虽然心里不悦但一时也想不出更好的办法,只能采纳了梁的少爷的提议:“既然大家都觉得大郎说的有理,那就照他说的去做,先让船夫加速行驶、再寻机会靠岸,船一靠岸我们就往小岛上撤离……”

大家伙仔细的商议过后决定分头行事,一上了岸就兵分两路,一路由梁大少爷领着大房一行人并梁四夫人、梁四少爷往东边去;一路由张盛领着二房一行人并顾筝、萧语柔往西边去;两路人先各自找个地方躲藏,确定江盗离开后再放烟雾弹汇合。

船夫得了吩咐立刻照办,梁大少爷借口观察江盗的举动拉着张盛去了船头,先是一脸警惕的四下张望了一番,见四下无人方才压低声音在张盛耳边耳语:“此次意外虽万分凶险,但却是个难得的好机会,我‘欲’将……”

梁大少爷低声将心里的打算逐一告知张盛,张盛越往下听面‘色’就越是难掩震惊,到了最后已然是大惊失‘色’:“你真打算这么做?”

“这些年来甘氏如何待我、你又不是不知道,当年我之所以会失德惹皇上龙心不悦,到了如今都迟迟未能被立为世子,还不是拜她所赐?!机不可失、失不再来,若是上天肯助我一臂之力,我一定要趁着这次机会拿回原本属于我的一切!”

梁大少爷见张盛似要再劝他,不等他开口便挥手制止他,语气坚定的说道:“我心意已决、你不必多说!我念在你我相‘交’一场的份上,把我的计划合盘托出,至于你要不要和我一样抓住这次机会,你自己权衡便是……我相信你即便和我做出不一样的选择,也不会把我的计划泄‘露’出去。”

张盛的内心十分矛盾:“你容我在仔细想想!”

梁大少爷点了点头,自去安排心里的计划,只留张盛一人独自立在船头。只见张盛面‘色’凝重的思忖了良久,眼底渐渐浮起一丝嗜血的兴奋———是的,没有人生来就要被人踩在脚底、任人凌辱!

计划进行得十分顺利,梁家的大船很快就近靠了岸,顾筝一行人丢下随身携带的财物迅速的登上一座荒岛,按照事先定下的计划兵分两路、各自寻找隐蔽躲藏之处。

而跟随了他们许久的江盗一见情况生变,立时紧跟着他们靠了岸,那些江盗果然如梁大少爷预料的那般,率先洗劫了被顾筝一行人舍弃的大船……不曾想江盗洗劫了大船后却没有离开,反而齐齐上了岸搜寻顾筝等人的藏身之处,看样子竟是要将他们赶尽杀绝!

世家遗珠:

第四十二章   弃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