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家遗珠

世家遗珠

更新时间:2021-07-21 05:21:12

最新章节: 顾筝自是不知道岑五娘是如何出卖她,最后又是如何的自食其果遭到报应。她只从赵弘越来别院的次数越来越少,每次来心情越来越烦躁,隐约推断出裕王一系应是受到了反击,心里不由暗暗的感到窃喜———裕王一系受挫,那就代表梁敬贤搬来了救兵,把裕王的人马打得节节败退!顾筝深信梁敬贤一赶回刺州就一定会来救她,因此当外

第三十九章 同病相怜

张盛虽然发誓要出人头地,但一时也不能彻底改变现状,只能独自一人出去喝闷酒消除心里的苦闷。不曾想张盛连喝个闷酒都会碰到一些不想碰到的人……

“哟,这不是梁家大姑爷吗?怎么一个人在这里喝闷酒?”

立在张盛面前的是一帮平日里遛鸟斗蟀的公子哥,张盛懒得理会这帮纨绔子弟,只当没看到他们、自顾自的喝闷酒。

张盛的态度‘激’怒了主动和张盛打招呼的徐大少,让他不客气的用扇子敲了敲张盛坐的桌子,专挑张盛不爱听的话说:“听说梁家大姑爷之前和人合作做香‘药’生意,但却被人骗得一分不剩,我还听说做生意的本钱还是借了印子钱……怎么,你不必想法子还钱吗?竟还有闲情逸致在酒楼里喝酒。”

徐大少的狐朋狗友林二少听了一脸不屑的接了句:“他需要‘操’什么心啊?我们梁大姑爷有什么事只管去求他丈母娘就行———他只要好好的求一求他的岳母大人,鼎鼎有名的梁二夫人就会出面替他把事情摆平,他连一根手指头都不用动!”

林二少的话惹来一群公子哥的哄笑,让张盛觉得无地自容,拿着酒杯的手更是攥得紧紧的:“说够了没有?说够了就给我滚!”

“哟,瞧不出来梁大姑爷还‘挺’有血‘性’的嘛,竟然还会说‘滚’字,”徐二少居高临下的看着张盛,语气里满是讥笑:“你若是这般有血‘性’,怎么有脸伸手接你丈母娘给的银子?你还真把自己当成梁家的小媳‘妇’儿啊?”

徐二少的侮辱终于让张盛忍无可忍的站了起来,红着一双眼、举着拳头狠狠的往他脸上揍去,徐二少一时不备被他结结实实的打了好几拳,一反应过来自是招呼身边的狐朋狗友一起上……张盛寡不敌众,很快就被徐二少一帮人给揍得鼻青脸肿。

张盛蜷着身子在地上躺了许久才慢慢的爬了起来,坐回原位后面无表情的给自己倒了杯酒,若无其事的一饮而尽,饮完自己给自己斟满,一杯接一杯、直到把自己灌醉才跌跌撞撞的离开酒楼。

张盛一回到梁府大‘门’外就见自家娘亲和妹妹站在大‘门’外,脸上满是哀求之‘色’、似在苦苦哀求看‘门’的人让她们进去,但无论她们如何哀求,看‘门’的小厮都对她们不理不睬,非但没让她们进去、态度还很是不耐烦。

喝得微醉的张盛见了二话不说就冲了上前,对准小厮的心窝就是一脚:“狗仗人势的狗奴才!你不过是个奴才罢了,竟也敢拦住主家的正经亲戚?!”

张盛的母亲尤氏一见张盛一上来就发这么大的脾气,赶忙招呼‘女’儿张佩一起上前将他拦住,嗔怪道:“你这是做什么?他不过是照吩咐行事罢了,你何苦拿他出气?”

“照吩咐行事?”张盛意识到这句话的意思后,面‘色’突然一片狰狞、瞪着一双似要吃人似的眼睛质问小厮:“是谁让你把我娘和妹妹拦在大‘门’外不让她们进去?你给我说清楚!不说清楚老子今天就踹死你!”

那小厮也是第一次见张盛发这么大的脾气,不由被吓得瑟瑟发抖:“回大姑爷话,是二夫人吩咐的,她说您要是不在府上就不必让亲家夫人进府,说进去了也没人有闲工夫招呼她们,让小的给拦了……”

小厮的话让张盛听了双眼冒火,二话不说的又狠踹了小厮一脚,把气都撒在他身上:“又是二夫人!她既瞧不起我们张家,当初何必硬要招我入赘?!若不是她处处轻贱我,你们这起踩高捧低的小人也不敢怠慢我母亲和妹妹!都是我没用,是我太没用了!我这就去和二夫人说我不当他们梁家的‘女’婿了,我要和梁元娘和离!”

“快别说这些‘乱’七八糟的胡话!婚姻岂能当成儿戏,说和离就和离?”尤氏一面把张盛往角落拉去,一面苦口婆心的劝他:“娘和你妹妹受点委屈算什么?只要你将来能出人头地、把日子过好,娘什么委屈都愿意受。”

尤氏的话如同一盆冰冷的井水般将张盛彻底浇醒,让他不顾街上人来人往,“扑通”一声跪在尤氏面前:“娘,我发誓我今后一定会出人头地,让我们一家过上好日子、再也不受人轻视!”

尤氏一脸欣慰的将张盛扶了起来:“你有这个心思就好,算了,娘不过是想来见你一面,既已经见着了就不进去打扰亲家母了,我们这就回去。”

张盛不想母亲进梁府受梁二夫人的冷嘲热讽,因此并未反对尤氏的决定,亲自将她送回张府后也没回梁府,又独自一人去了酒楼买醉。

这回张盛竟意外碰到同样被梁大夫人打压、一直闷闷不乐的梁大少爷,两个同是天涯沦落人的可怜人坐在一起痛快畅饮了一番,一直喝到酩酊大醉才被梁大少爷的小厮送回府……

这人与人之间的‘交’往靠的就是缘分,张盛和梁大少爷偶然凑在一块儿喝了一回酒后,竟喝出了惺惺相惜的情谊来,彼此之间的关系突飞猛进、再一起喝了几回酒后竟就成了莫逆之‘交’!

梁大少爷得知张盛的遭遇以及内心的苦恼后,劝张盛先以读书为重,并告诉张盛只有金榜题名才能让他扬眉吐气、‘挺’起腰杆做人!

张盛把梁大少爷的话听了进去,此后暂时收起经商的心思、忘记种种不如意,开始发愤图强的刻苦苦读。读累了就和梁大少爷一起出去喝酒解愁,两人关系渐好后,在梁府比张盛有地位的梁大少爷经常替张盛解围,张盛也经常提醒梁大少爷要注意提防梁大夫人……

且先不提张盛和梁大少爷如何成为莫逆之‘交’,却说远在京城的老定国公夫人即将过六十大寿,特意让人千里迢迢的把请帖送到刺州。和老定国公夫人乃是手帕之‘交’的梁太夫人、岑太夫人收到帖子后决定结伴进京,一来是回京城的宅子里住一段时日、走访多年不见的亲朋好友,二来则是为了给老朋友贺寿。

两位太夫人一决定上京,岑、梁两家便忙坏了,梁家人自是不能让梁太夫人一个长辈独自上京,因此四房人商议过后,决定由娘家在京城的梁三夫人一路陪着梁太夫人,孙字辈里头梁太夫人则点了梁四娘、梁五娘两个年纪最小的孙‘女’儿相伴。

按理说岑太夫人也一路同行,把顾筝也一并带上最合适不过了,但因顾筝和梁敬贤这对小夫妻才成亲没多久,梁敬贤又‘抽’不开身离开刺州,两位老太太不想他们小夫妻分开,因此没有让顾筝一道上路。

岑、梁两家都是公卿世家,在京城本就置有宅子,宅子里不但样样东西都齐全、还有转人看守打扫,因此两位老太太倒是不必带太多东西,一切轻装从简,只准备了小半月便结伴启程,一路往京城而去。

梁家留下的众人一把梁太夫人送走,梁二夫人就寻了个机会找上顾筝,开‘门’见山的要求顾筝直接和她合作:“三郎媳‘妇’儿,我听说你想要拉你大姐夫入伙做生意?”见顾筝点头,梁二夫人面上一喜:“你大姐夫得把心思放在考取功名上头,没那闲工夫和你一起做生意!不过你也别灰心,我愿意代替他和你合作,出份子钱入股你那个砂糖局分局。”

这明明是件二房占便宜的好事,偏偏一从梁二夫人嘴里说出来就变了味,听着想是她慷慨帮顾筝一个大忙般!顾筝本就瞧不上二房一贯的做派,尤其瞧不惯梁二夫人自‘私’自利的频频打压张盛,更是不想和梁二夫人这样的人合作,当下便找了个借口推脱:“我只是有这么一个念头,这分局能不能开得成还是两说呢,二伯母现在找我说这些为时过早了……”

梁二夫人不以为然的说道:“怎么可能开不成?只要你手头有炼制白砂糖的法子,你想开几间分局都能开!现在说这些一点都不早,入股出份子钱可是大事,得细细商量、从长计议才行,一点儿都马虎不得!”

顾筝一时无法彻底让梁二夫人死心,只能含含糊糊的说道:“这件事我眼下还没想好,等我想好了再和二伯母细说……我还有事,先走一步了。”

顾筝说不等梁二夫人再发话便带着勺儿快步离去,远远的把梁二夫人撇下后才敢放慢脚步,心里一面觉得梁二夫人自‘私’无耻,一面担心梁二夫人会趁机缠着她不放,心思辗转过后决定去找梁敬贤商量对策。

顾筝一路走到了梁敬贤平日里练字的内书房,人才刚刚走到‘门’口、外头守着的丫鬟还没来得及通报,书房里就传出来萧语柔银铃般的笑声,让顾筝脚步一滞、最终转了个身离开书房,没有进去打扰梁敬贤和萧语柔独处。

勺儿见了不免替顾筝感到不平:“三少‘奶’‘奶’,您为何不进去?”

“我不想打扰他们。”顾筝的语气里有着她自己都没觉察到的失落。

勺儿不懂顾筝心里的苦恼,更是不知道顾筝和梁敬贤之间有“君子协议”,只愤愤不平的表达她对萧语柔的厌恶:“您就任凭那个狐媚子勾引三少爷吗?您也听见了,她刚刚笑得多娇媚动人,一听就知道她是故意那样笑的,真真是恶心人!指不定她还会做出别的不知羞耻的事来……”

**今天还要二更,稍后奉上**

世家遗珠:

第三十九章  同病相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