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家遗珠

世家遗珠

更新时间:2021-07-21 05:21:12

最新章节: 顾筝自是不知道岑五娘是如何出卖她,最后又是如何的自食其果遭到报应。她只从赵弘越来别院的次数越来越少,每次来心情越来越烦躁,隐约推断出裕王一系应是受到了反击,心里不由暗暗的感到窃喜———裕王一系受挫,那就代表梁敬贤搬来了救兵,把裕王的人马打得节节败退!顾筝深信梁敬贤一赶回刺州就一定会来救她,因此当外

第三十三章 果断自救

且先不提萧语柔如何将梁敬贤引到湖边,却说顾筝一见柳‘玉’松突然出现在她面前,立刻心生不妙,为了证实内心的猜测直接问道:“柳公子怎么知道我在这里?可是有人故意告知你的?”

柳‘玉’松向来对顾筝知无不言,又怕顾筝误会他一直偷偷的跟着她,急忙据实答道:“我正巧听到你四姐提及,便忍不住悄悄的过来寻你……我听说你心情不佳,可是遇到什么烦心事了?”

果然这一切都不是凑巧,是岑四娘和萧语柔联手设下的圈套!

柳‘玉’松的话让顾筝肯定了内心的猜测,意识到自己不小心遭了岑四娘的暗算,也让她意识到柳‘玉’松就是岑四娘二人的后招———她们是想诬陷她和柳‘玉’松有‘私’情!

可顾筝明明知道岑四娘的险恶用心,但却阻止不了身体的变化,体内那翻滚的热‘浪’刺‘激’着顾筝的神经,让她的意识因为‘药’‘性’的缘故逐渐有些模糊……不行!不能任凭事情这样发展下去!

绝不能让自己陷入彻底失去意识、受‘药’‘性’驱使‘操’控的地步!

心里一有了这个坚定的念头,顾筝立刻果断的拔下头上的簪子,毫不犹豫的在自己的手臂上划下一道伤口———殷红的鲜血瞬间从伤口涌了出来,蜿蜒流淌在顾筝雪白的手臂上,画面触目惊心、把柳‘玉’松惊得连手中的扇子掉落都没觉察到。

而手臂上传来的刺痛却让顾筝恢复了些许清明,让她抓紧时间直截了当的对柳‘玉’松说道:“柳公子,我需要你帮我!我被小人下了‘迷’‘药’,身体很快就会不受控制,做出一些不是出自我本心的举动来……”

“你一定要守在我身边,根据我的情况随机应变,最重要的是一定要守住我的清白,”顾筝说着目光如炬的看着柳‘玉’松,语气凝重、一字一句的对他说道:“我相信柳公子是一个正人君子,我信任柳公子不会乘人之危、也不会丢下我不管,才把自己最宝贵的清誉‘交’给柳公子捍卫!柳公子,你一定不会让我失望对不对?”

柳‘玉’松一见心中的‘女’神如此信任、看重他,立时豪气冲天的‘挺’了‘挺’‘胸’膛:“筝娘你放心,我一定会护你周全,绝不会让你出事!”

柳‘玉’松的保证让顾筝微微的松了一口气,心想她果然没看错人,柳‘玉’松果然是个坦‘荡’‘荡’的正人君子,这一点岑四娘和萧语柔怕是都没料到。

可即便有了柳‘玉’松的保证,顾筝的身子还是越来越难受,那个至少用三种东西‘混’合成的奇异催/情/‘药’让她渐渐的有些控制不住自己,一个恍惚竟把柳‘玉’松看成梁敬贤,且下意识的想要往“梁敬贤”身上靠去以寻求慰藉。

所幸的是顾筝在最后一刻清醒过来,意识到站在面前的是柳‘玉’松而不是梁敬贤,但顾筝虽然在最后一刻管住自己的举动,脑海里却‘阴’差阳错的记起那荒唐一夜的种种……那一夜的种种缠绵像把烈火般烧噬着顾筝的身体,让她一脸痛苦的紧紧咬住下‘唇’,费力的控制内心不断钻出来的邪念。

豆大的汗珠不断的从顾筝的额头上冒出来,让一旁的柳‘玉’松满是心疼,忍不住取出帕子想替顾筝出汗:“很难受吗?要不要我帮你找个大夫……”

“别碰我!”不曾想柳‘玉’松才刚刚靠近顾筝,顾筝就下意识的冲他吼了一句,连连后退了几步方才喘着气解释道:“我快坚持不住了,所以柳公子千万别在这个时候靠近我,否则我怕会功亏一篑!”

柳‘玉’松听了只能收回伸出去的手,有些不自在的解释道:“我只是想替你擦擦汗,没别的意思。”

“我知道,我相信柳公子,”顾筝咬牙说了几句话后便痛苦的呻‘吟’了一声,那益处口的呻‘吟’声悦耳动听、娇媚‘诱’人,连顾筝自己听了都被吓了一跳,蹙眉再忍了片刻后不得不咬牙对柳‘玉’松说道:“柳公子,麻烦你寻个东西将我敲晕!快!”

柳‘玉’松明白顾筝的意思,也知道把顾筝敲晕、她就不会那么难受,但当他拣了跟粗木棍走到顾筝身后后,却怎么都狠不下心下手。

顾筝见了只能果断的命令柳‘玉’松:“别管那么多了,直接闭眼照着我后脖子敲一棍,我不会怪你的……我晕过去后你一定要守在我身边,别让有心人乘机轻薄我!”

柳‘玉’松见顾筝如此坚持且脸上的神‘色’越来越难看,最终只能按照她的意思、咬牙敲了她一棍子,一见她软绵绵的倒下、立时上前将她扶住,细心的把她扶到‘阴’凉之处、背对着假山坐好。

柳‘玉’松虽然一直爱慕着顾筝,但却是个正人君子、从未想过用肮脏的手段亵渎顾筝,尤其是顾筝对他的信任、让他瞬间觉得自己责任重大!因此安置好顾筝后柳‘玉’松自个儿也不坐,直接拎着那根棍子眼观六路、耳听八方,一脸警惕的守在顾筝身旁。

就在这时,早年一直觊觎顾筝的周淳正巧带着几个小厮经过,一见顾筝闭眼坐在地上立刻停住步伐,眯着一双眼走了过去:“柳世兄,这是怎么回事?我七妹她怎么了?”

柳‘玉’松丝毫不知顾筝和周淳之间的过节,一见周淳这个主人出现只觉得他来得及时,当下就毫不隐瞒的把事情全盘托出:“柳世兄来的正好,筝娘说她不小心着了别人的道,被下了……”

“我一直在这儿看护她也不是个法子,她这一昏‘迷’也不晓得何时才能转醒,如今你来了正好使人唤几个丫鬟过来,让她们把筝娘送到客房、再通知梁家的人过去照看。”

不曾想周淳一听说顾筝被下了催.情/‘药’,眼底立刻有兴奋的火焰跳动,暗暗决定把趁机把顾筝给收了、好好的快活一番———周淳一向都有些变态的嗜好,素来是什么‘花’样都敢玩!如今更是想乘人之危强占顾筝,满足自己变态‘欲’望的同时把早年丢的面子找回来。

打定主意后周淳立刻出言哄骗柳‘玉’松:“柳世兄乃是客人,哪能让你‘操’心?这儿‘交’给我就行了,你且自行寻乐吧。”

柳‘玉’松却牢牢记着答应顾筝的话,对顾筝不离不弃:“不,我要一直守在筝娘身边等她醒来。”

周淳如今心思全都在顾筝身上,恨不得立刻就把顾筝按在身下快活,自是不耐烦和柳‘玉’松多说,当下就冲身后的几个小厮使了个眼‘色’……几个小厮见了立刻上前一步、不客气的架住柳‘玉’松双臂,半推半请的把他架走:“柳少爷您就听我们家少爷的话寻个地方吃酒吧!”

几个小厮一动手、柳‘玉’松这才后知后觉的意识到事情不对劲,但敌众我寡、他一人对付不了周淳几人,只能当机立断的扯开嗓子大喊:“来人啊!救命啊!快来人啊,要出大事了!梁世兄你在不在?筝娘有危险!”

周淳怕柳‘玉’松真把梁敬贤引来,立刻让小厮拿帕子堵上他的嘴,自己则迫不及待的搓着手、一步步的朝昏‘迷’不醒的顾筝走去,甚至还毫不介意的当着柳‘玉’松的面宽衣解带,把柳‘玉’松气得瞪大双眼、恨不得冲上去和周淳拼命……

所幸的是,此时梁敬贤正在萧语柔的有意引导下朝这里走来,他本是不紧不慢的迈着步伐,但一听到柳‘玉’松咋咋呼呼的呼叫,立刻脸‘色’一变、撇下萧语柔快步循声赶去,赶到后见周淳衣衫不整的抱着顾筝,似要把顾筝放在地上、立时冲了过去,二话不说就抬‘腿’踹了周淳一脚,迅速把顾筝抢回来牢牢抱在怀里。

柳‘玉’松一见梁敬贤及时赶到这才松了一口气,可他的嘴已经被周淳拿了帕子堵住、一时无法开口,只能一脸着急的冲梁敬贤“咿呀、咿呀”说个不停……

这让随后赶到的萧语柔有机会推‘波’助澜,故作震惊的失声说道:“三表嫂怎么能做出如此不知羞耻的事来?!她……她怎么能和周少爷在后‘花’园‘私’通……”

萧语柔说着一脸心痛的走到梁敬贤身边,脸上满是愤愤不平之‘色’,一副替梁敬贤鸣不平的样子:“亏表哥你还待她如此好,她怎么能做出如此伤风败俗、伤你心的事来?青天白日,还在他人府里,真真是……”萧语柔说到这里猛的打住,做出一副涵养十足、不愿在背后说顾筝不是的样子。

被小厮架住、不能动弹的柳‘玉’松一见萧语柔竟然出言诬陷顾筝,立刻急得满头大汗,先是一脸不满的瞪着刻意扭曲事实的萧语柔,随后一脸焦急的看着梁敬贤、冲着他“咿呀咿呀”的说个不停。

梁敬贤见了抱着顾筝走到柳‘玉’松面前,冷冷的扫了架着他的小厮一眼,一言未发、只凭着身上散发出来的气势就把小厮吓得松手退后,让周淳总算是得以重获自由。

一旁的周淳见事情做不成了便想开溜,却被周淳勇敢的拦住他,指着他的鼻子,一五一十的把他的意图抖了出来:“梁世兄,这是个误会———早在周淳来之前筝娘就已经昏‘迷’不醒了,筝娘根本不可能和周淳‘私’通!是周淳看筝娘昏‘迷’不醒,想趁机占她的便宜!”

柳‘玉’松的话让梁敬贤脸‘色’‘阴’沉、目光一片‘阴’森,语气更是如刀剑般犀利:“筝娘为何会昏‘迷’不醒?”

**下周开始坚持一天两更,握拳**

世家遗珠:

第三十三章  果断自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