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家遗珠

世家遗珠

更新时间:2021-07-21 05:21:12

最新章节: 顾筝自是不知道岑五娘是如何出卖她,最后又是如何的自食其果遭到报应。她只从赵弘越来别院的次数越来越少,每次来心情越来越烦躁,隐约推断出裕王一系应是受到了反击,心里不由暗暗的感到窃喜———裕王一系受挫,那就代表梁敬贤搬来了救兵,把裕王的人马打得节节败退!顾筝深信梁敬贤一赶回刺州就一定会来救她,因此当外

第二十七章 到底是谁睡了谁?

“……”

梁敬贤无语,他有点后悔放任喝醉后的顾筝对他为所‘欲’为了!

顾筝倒是一个人自得其乐、玩得不亦乐乎,但却苦了他这个被她调戏得越来越清醒的男人!

没想到这丫头喝醉酒后竟然如此胆大奔放,什么话都敢说、什么决定都敢做……

而顾筝如果眼下清醒着,一定会为自己问出这么弱智的问题而羞愧得一头撞死———是个人都明白梁敬贤身下的“小棍棍”是什么东西!

是个人都知道以他们现在的暧昧姿势,顾筝实在不该对“小棍棍”进行追根究底的盘问,可顾筝对小棍棍的兴趣却越来越浓———她竟然兴趣十足的认真研究起“小棍棍”的构造来!

顾筝这胆大十足的举动让梁敬贤仅存的理智彻底被情/‘欲’摧毁,让他再也无法心平气和的被顾筝调戏,只见他立刻翻了个身将顾筝牢牢的压在了身下,三两下就将两人身上碍事的衣裳扯去,拨开了那洒了一‘床’的青丝,低头在顾筝雪白的脖颈上印下了密密麻麻的细‘吻’,一路直下,最终张嘴含住顾筝‘胸’前那两朵绽放的蔷薇……

酥/‘胸’的沦陷让顾筝的身体立刻变得软绵绵的,整个人似乎瞬间被人把力气全都‘抽’光了,那种感觉像是踩在软软的棉‘花’上,整个人都变得轻飘飘的;又像是有千万只蚂蚁在啃咬她的身子,让她觉得全身酥痒难耐、只能凭着本能扭动身体。

顾筝的扭动落在梁敬贤眼里变成了无声的邀请,让他因身下这具美妙的娇躯而失了魂儿,双手不由自主的由上而下滑过顾筝身体的每一处,最终停在了那最神秘的地方,轻轻的‘揉’捏、探索,像是在呵护世间最珍贵的宝贝。

‘床’上小小的空间一时‘春’光四泄,流动着醉人的暧昧气息,让梁敬贤觉得自己整个人都被熊熊烈火给包裹住,身体的炙热让他口干舌燥、喉咙嘶哑,更让他在本能的驱使下急切的想要寻找一个宣泄口———他最终慢慢的分开顾筝的双‘腿’,找到那朵承载着所有‘欲’望的红蔷薇,凭着男人的本能一点一点的抵了进去。

梁敬贤进入的动作虽然很轻、很慢,但顾筝还是马上感觉到撕心裂肺的疼痛,那股疼痛让她用手死死的抵住梁敬贤的‘胸’膛、不再让他更深的进入,眼角也有泪光闪动:“疼!疼死了!不要!”

可梁敬贤的情况也比顾筝好不到哪儿去,这也是他的第一次、他同样也会觉得有些不适,只不过眼下的他正处在“箭在弦上、不得不发”的紧要关头,因此他虽然也觉得很不舒服,但男人的本能却盖过了那一丝不舒服,让他更想释放身体里四处冲撞的‘欲’望,更想把那炙热的根源更深的埋到顾筝的身体里……

但梁敬贤又不能无视顾筝的感受,因此他只能极力隐忍住自己的‘欲’望,一边小心翼翼的试着前后动作,一边亲着顾筝的脸颊安抚她:“弯弯乖,不怕,很快就不痛了。”梁敬贤少见的有些手脚无措,不知如何才能减轻顾筝的痛苦,只能心疼的连连亲‘吻’顾筝的鼻眼。

可惜顾筝只被哄住一会儿便泪汪汪的瞪着梁敬贤,半是清醒半是‘迷’糊的抗议道:“你骗人!还是很痛!”

“快了、快了。”梁敬贤也不知道该如何同顾筝解释,只能一面安抚顾筝一面轻‘揉’她的酥‘胸’,下身也不忘一点一点的往里挤,待感觉到顾筝的身体慢慢的放轻松了,有一股温热涌出来,他才用力的‘挺’了‘挺’身子、冲破最后一道防线!

梁敬贤的动作引得顾筝紧张的娇呼了一声,并下意识的紧紧抱住梁敬贤的肩膀,但适应了最初那一刻不适后,顾筝的双手竟情不自禁的攀上梁敬贤的脖子,似乎酒‘精’的驱使让她恨不得和他紧密贴合。

顾筝的主动让梁敬贤瞬间有了仿若征服天下的成就感,让他无师自通的更加卖力的‘挺’腰,深进浅出、一轻一重,把顾筝“欺负”得娇/喘连连、下意识的发出阵阵呻‘吟’……

顾筝的呻‘吟’声化作最猛烈的催/情/‘药’,让梁敬贤全身上下像是有了使不完的劲儿,潜藏在骨子里的原始本能也瞬间全都被‘激’发出来,让他像只猛兽般粗暴勇猛的动作起来———他在顾筝的体内疯狂的冲撞着,让顾筝被他疯狂的驰骋冲击得支离破碎,脑袋很快就一片空白,整个人更是宛如一叶在惊涛骇‘浪’里摇摆不停的轻舟,沉沉浮浮、被一‘波’盖过一‘波’的海‘浪’淹没!

那阵阵海‘浪’比那最烈的烈酒还能让顾筝‘迷’醉、让她慢慢的彻底‘迷’失了自我、丧失所有的思考能力,只凭着本能紧紧的扣住梁敬贤那健硕的肩膀……‘迷’‘迷’糊糊间,顾筝觉得自己被吸入了一个充满神奇魔力的漩涡里,那个漩涡牢牢的卷着她的灵魂,让她浑然忘我的跟随着梁敬贤的节奏,翻云覆雨、水‘乳’/‘交’融,一起攀登那最美妙的巅峰!

两具躯体的‘交’缠让‘床’上的温度急剧升高,顾筝体内剩余的酒劲也全部冲上了脑‘门’,让她一反常态、像只发情的小兽般撕咬着梁敬贤的肩膀,并且奋力的扭动着凹凸有致的完美身躯、迎合梁敬贤的每一个动作。

今夜的顾筝很美,像盛开的鲜‘花’一样,绽放到没有一丝保留。

而顾筝的彻底绽放,也让初尝禁果的梁敬贤疯狂了一次又一次……

…………

第二天顾筝一直睡到日晒三竿才‘迷’‘迷’糊糊的醒过来,醒来后她对自己一身的酸痛感到十分的困‘惑’,不过她并未多想、只掀了被子想要下‘床’喝水,不曾想她才一掀开被子就尖叫了一声重新缩回被子里———她昨晚怎么会一/丝/不/挂的‘裸’/睡?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顾筝拥着被子冥思苦想的片刻,竟把昨晚喝醉后发生的一切都清清楚楚的记了起来———她竟然和梁敬贤有了……夫妻之实,还一连有了好几次,最最重要的是竟然还是她主动把梁敬贤给睡了?!

记起昨晚发生的种种荒唐事后,顾筝有了找块豆腐一头撞死的冲动!

不是说一个人喝醉酒后做下的事,酒醒后就会完全忘记吗?

为何偏偏她酒醒后清清楚楚的记得昨晚发生的一切?甚至连和梁敬贤欢爱的每一个细节她都记得清清楚楚的……

**感谢订阅正版支持小云的每一位童鞋,爱你们**

世家遗珠:

第二十七章  到底是谁睡了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