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家遗珠

世家遗珠

更新时间:2021-07-21 05:21:12

最新章节: 顾筝自是不知道岑五娘是如何出卖她,最后又是如何的自食其果遭到报应。她只从赵弘越来别院的次数越来越少,每次来心情越来越烦躁,隐约推断出裕王一系应是受到了反击,心里不由暗暗的感到窃喜———裕王一系受挫,那就代表梁敬贤搬来了救兵,把裕王的人马打得节节败退!顾筝深信梁敬贤一赶回刺州就一定会来救她,因此当外

第二十五至二十六章 缠绵热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

顾筝还真是很期待梁家表姑娘赶紧回来———顾筝觉得只要正主儿回来,那今后就可以全权由正主儿来伺候梁敬贤这个心思难以揣摩的家伙,她这个名义上的娘子就可以当甩手掌柜了!

顾筝不但心里如是想着,嘴上竟直接把心里的想法说出来了:“是啊,我很期待表姑娘赶紧回来呢!她回来你就不会有事没事的找我麻烦了,有她陪着你、我才能落得个清闲……”

顾筝如此诚实的回答把梁敬贤气得脸和锅底一样黑,话也说得阴森森的:“你就不怕长辈们把语柔赐给我为妾吗?”

顾筝后知后觉的点头,道:“这样岂不是正好?你们不是一直两情相悦、彼此中意吗?和她长相厮守不是你梦寐以求的事?”

“我什么时候梦寐以求的想要和她长相厮守?”梁敬贤见顾筝还是一副完全不开窍的样子,只知道把他往萧语柔身边推,气得冲门外几个无辜的丫鬟大吼了声:“拿酒来!”

勺儿可不敢不听新姑爷的吩咐,很快就温了几壶酒并几碟小菜送了进来,还不忘可爱的冲顾筝眨了眨眼,示意顾筝好好的开导下心情不佳的梁敬贤,最好是趁着这个把酒言欢的机会俘获梁敬贤的心……那强烈、**的暗示让顾筝有些哭笑不得。

且先不提勺儿多么盼望顾筝和梁敬贤能够“性福”,却说勺儿把酒送进来后梁敬贤也不招呼顾筝作陪,自个儿提了酒壶就往嘴里猛灌,不消片刻就一口气把一壶酒喝到见底,把一旁的顾筝看得目瞪口呆。

梁敬贤自个儿喝了一会儿闷酒后突然打住了,眼神迷离的端详了顾筝片刻,冷不丁的突然换了个话题:“那一日你给大哥送药,药送到隐香阁后你可有被他……”

梁敬贤心里其实很是不爽,也很想知道当日被梁大夫人算计了的顾筝、最终有没有被梁大少爷占去便宜,只是这样的话他却有些问不出口,毕竟那事也不能怪梁大少爷、梁大少爷同样也是个受害者,他若是非揪着此事不放未免有些太小气了。

可偏偏梁敬贤又很想知道顾筝送药到隐香阁后的情形,于是他只能猛地提起酒壶再灌了一通酒,灌完借着醉意别别扭扭的把话问完:“当日你可曾被他占去便宜?我听说那一日大哥已经有些神志不清、认不得人,见了人就……”

顾筝歪着头会想了片刻先是摇了摇头,但不等梁敬贤把心放回原位她就又点了点头,一摇一点立时把梁敬贤给弄糊涂了:“你又是点头又是摇头,到底是什么意思?莫非你真被他占了便宜?”

顾筝老老实实的答道:“当日他的确是有些神志不清,曾用力的把我抱在怀里,我则一发现他不对劲就用玉如意把他敲晕……这算不算被他占了便宜?”

梁敬贤听了双眼瞬间一片赤红,只见他并没有回答顾筝的话,只眯着眼睛死死的盯着她看了片刻,随后十分干脆的张开双臂将顾筝牢牢的抱在怀里,任凭顾筝如何挣扎都不肯松手,仿若他这一抱就能将顾筝身上属于梁大少爷的气味都去除般。

顾筝有些不习惯和梁敬贤贴的太近,也晓得梁敬贤这是喝醉了才会抱着她耍无赖,只能采瘸柔手段、柔声劝梁敬贤松手:“嗳,你这样抱着我、我很难受,都快呼吸不过来了!你先松手好不好?你松手让我坐到对面,我陪你好好的喝几杯解闷……你想和我谈心也行,我一定奉陪到底。”

“你的便宜只有我能占。”

不曾想梁敬贤却突然说了句风马牛不相及的话,说完他非但没松手、还低头把薄唇贴在顾筝脸侧,用唇瓣轻蹭顾筝的脸颊,微醉的嗓音低沉醇厚,让顾筝听了不由自主的为之沉迷,一颗心也犹如小鹿乱撞、“砰砰砰”的跳个不停。

就在顾筝因为梁敬贤的举动而微微有些情迷意乱时,梁敬贤却突然在顾筝的脸颊上印下一个接一个的细吻……带着微微刺痒和温热的细吻一路直下,最终停在顾筝柔软娇艳的唇瓣上,反复摩挲、触碰、贴合,直至他的唇完完全全的将她的唇覆住。

顾筝本就有些心乱如麻、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如今梁敬贤再突然封住她的唇,立刻就让她心乱如麻、愈加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

身体的本能让顾筝不由自主的回应梁敬贤,也让她投入过后顿觉难堪羞恼,下意识的用力把梁敬贤推开,看都不敢看他一眼、低头靠在软榻一角,抚着胸口大口大口的喘气,想要平复如波浪般翻滚的内心……

可偏偏顾筝的心跳越来越快,让她不敢抬眼和梁敬贤对视,似乎先前那一吻让她毫无缘由的紧张起来。为了掩饰自己的紧张和尴尬,顾筝下意识的抢过梁敬贤的酒壶,学着他的样子提了便往嘴里灌,想借着酒来给自己壮壮胆、消除内心的紧张!

顾筝一连往嘴里灌了好几回,把整壶酒喝完的同时也被呛得剧烈的咳嗽起来,让一旁的梁敬贤十分无奈的上前轻抚她的背,语气里满是溺爱:“不会喝就不要逞能,就算会喝,也没人似你这般喝得又快又猛。”

梁敬贤的手像是带有魔力般,让顾筝的身子瞬间变得软绵绵的,被他轻抚过的地方竟酥酥麻麻的,让顾筝觉得很是不自在。

为了阻止背上传来的酥麻感往身上其它地方扩散,顾筝一面借着酒劲甩开梁敬贤的手,一面赌气的再提了一壶酒:“谁说我不会喝?!”话音才落,顾筝就已经“咕噜、咕噜”的又把一壶酒全都给灌完了,喝完不等梁敬贤发话、顾筝就身子一软倒在软榻上,显然是已经醉得不省人事了。

梁敬贤见了顿觉有些哭笑不得———他才是那个想要喝酒解闷的人,顾筝不过是在一旁作陪罢了,怎么他这个正主儿还没醉、她就先醉得不省人事?

梁敬贤无奈的起身将顾筝横抱在怀里,才刚刚将她抱**、她自个儿就自发滚到软软的被子里,抱着被子寻了个舒服一些的姿势后嘴角一弯,挂着甜甜的笑容进入梦乡。

坐在**沿的梁敬贤见了情不自禁的弯下腰在她的眉心烙下一吻,吻完又有些舍不得就这样躺下睡去,便伸手轻轻的抚上顾筝恬静的睡颜,以指为笔,由她那双弯弯的黛眉开始,慢慢的将她那精致的五官都勾勒了一遍,最终将修长的手指停在她饱满娇嫩的唇瓣上……

这颗甜美诱人的樱桃他刚刚才品尝过,滋味让他回味无穷、欲罢不能。

一想起之前那个**的热吻,梁敬贤看向顾筝的目光不觉变得灼热起来,但他却没有下一步动作,只目不转睛的凝望一脸恬静的顾筝,似乎想看清楚这个小丫头身上究竟是哪一点吸引了他,让她的一笑一颦时刻牵动着他的喜怒哀乐,甚至为了她、他还踏出了多年来一直没能踏出的那一步,彻彻底底的和梁大夫人决裂。

梁敬贤不得不承认,当几年前他的目光开始下意识的在顾筝身上定格时,他心里就被投进了一颗大石,让他的心泛起了一圈又一圈的涟漪,让他早早的就迫不及待的想把他娶回家、一辈子都绑他在身边。

可偏偏这个搅乱他心湖的丫头却笨得让人抓狂!

他该拿这个折磨人的笨丫头怎么办呢?

顾筝的迟钝让梁敬贤满心无奈,凝望她的目光也染上了浓浓的溺爱———眼前的人儿一张俏脸被酒意染得红扑扑,那微微嘟起的粉唇饱满娇艳,让梁敬贤情不自禁的顺着心里的欲念低下头,含住那颗诱人的红樱桃,再一次品尝让他回味无穷的娇唇。

这一次梁敬贤的吻带了些许霸道,也比初次品尝时要急切、渴望,很快就把顾筝给吻醒,迷迷糊糊的发出一声嘤咛:“唔,讨厌……走开……”

顾筝的嘤咛只换来梁敬贤更猛烈的索吻,他已经等她等的太久了,从她还是个忻娘时就一直等她长大,等了这么多年好不容易才把她娶回家,他哪还能耐住性子继续等下去?

此时此刻,当两人之间有了先前那**的一吻后,梁敬贤便再也等不下去了———今夜,他就要把这个笨丫头吃干抹净,以实际行动让她这根木头开窍!

txt下载地址:

手机阅读:

发表书评:

为了方便下次阅读,你可以在顶部"加入书签"记录本次()的阅读记录,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请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荐本书,宋初云谢谢您的支持!!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