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家遗珠

世家遗珠

更新时间:2021-07-21 05:21:12

最新章节: 顾筝自是不知道岑五娘是如何出卖她,最后又是如何的自食其果遭到报应。她只从赵弘越来别院的次数越来越少,每次来心情越来越烦躁,隐约推断出裕王一系应是受到了反击,心里不由暗暗的感到窃喜———裕王一系受挫,那就代表梁敬贤搬来了救兵,把裕王的人马打得节节败退!顾筝深信梁敬贤一赶回刺州就一定会来救她,因此当外

第二十四章 你很期待她归来?

梁敬贤带着几分疑‘惑’随着梁大少爷走到一角,梁大少爷远远的望了顾筝一眼后才压低声音对他说道:“我的事三弟想必都已经听说了吧?我怀疑这其中藏有蹊跷、是有人故意想要算计我,这个人自然非大夫人莫属……”

梁大少爷因心里记着顾筝帮他这份情,所以当着梁敬贤的面、毫不保留的把整件事分析了一遍,并把自己猜疑和推测的地方逐一告知梁敬贤,让梁敬贤知道梁大夫人是个多么心狠手辣的‘女’人!

梁敬贤虽早就料到梁大夫人城府极深,但当他从别人口中得知自己的生母有多狠毒时,心情还是五味俱全、十分复杂,更是不知该如何面对梁大少爷,只沉默的望着一旁的假山不语。

梁大少爷和梁敬贤彼此之间并没有任何利益冲突,相反他们还有些同病相怜———一个是从小就没了生母、继母一心想要将他除去的人;一个则是生母不喜、养母也从未真心关爱过他的人。

两人身上这些不愉快的经历和痛苦、让梁大少爷十分理解梁敬贤,因此梁大少爷并未当着梁敬贤的面痛诉梁大夫人的心狠手辣,只言简意赅的提醒他一点:“当初是三弟妹亲自去给我取‘药’的,她取完‘药’必然要送到隐香阁给我……”

“如果当日我身边服‘侍’的那两个丫鬟没寻到隐香阁、三弟妹又正好没提前离开,那后果会如何不必我多说你心里应该十分清楚,”梁大少爷不知道他发/情一事其实是拜梁二夫人所赐,所以把所有的账都算在梁大夫人身上,并把自己的推测告诉梁敬贤:“我知道我和你说这些、你心里很不是滋味,但我认为你有必要知道这个事实———三弟妹当日也成了大夫人手中的一颗棋子,大夫人毫不留情的把她也一并算计了,只是她运气好正好破局脱身罢了。”

梁敬贤一听说顾筝差点被梁大夫人一并算计,脸‘色’立时‘阴’沉得吓人:“我明白你的意思,你这份情我记下了。”

梁大少爷满不在意的摆了摆手:“不必了,我不喜欢欠人人情———三弟妹帮了我两回,这就算我还欠她的人情。”

梁敬贤闻言也不和他多说客套话,冲他点了点头后便一个人去了碧梧院,见到梁大夫人连礼都没行、径直面无表情的问道:“我对你和大哥之间的恩怨没兴趣,我只想问你一句话———你算计大哥的同时,是不是把筝娘也一并算计进去?”梁敬贤说着猛地往前踏了一步,看向梁大夫人的目光冰冷得似没有丝毫温度:“你把筝娘当成你手上的一颗棋子?”

梁大夫人自然不会承认梁敬贤质问的这些事,反而一见梁敬贤对她咄咄相‘逼’、丝毫没有丝毫恭敬,有些恼羞成怒的训斥了梁敬贤一声:“‘混’账!有你这么和长辈说话的?你母亲没教你该如何尊重长辈吗?”

梁大夫人的话听在梁敬贤耳里却成了心虚,也让他更加痛恨梁大夫人:“我知道你从小就疼二哥,事事都以他为先、替他着想,甚至还让我这个已经被你送人的儿子为他让路!别的我都可以忍下、也可以不去计较,但你为了给二哥铲除前程上的障碍、竟连筝娘也不放过……我再也不会忍让了!”

梁敬贤可以容忍梁大夫人伤害他、漠视他,但却不能容忍她伤害顾筝!

他忍了梁大夫人这么多年,心里对她所有的不满终于在这一刻统统爆发出来,且为了护顾筝周全、他已决意不再忍下去了:“大伯母,既然你不仁那就休怪我不义,今后你若是再敢算计筝娘,我一定不会再顾念旧情、一定会反击到让你后悔莫及!”

梁敬贤放下狠话后就拂袖离去,一副不愿意和梁大夫人多说的样子,把潜意识里还把梁敬贤当成、可以让她随意‘操’控的儿子的梁大夫人气得浑身发抖,一些以前她从不会说的话也在瞬间脱口而出:“孽畜!不孝的孽畜!你竟然这样和我说话?你为了你媳‘妇’儿竟然敢跟我叫板?反了你!你也不想想是谁把你生出来的?没有我会有今天的你吗?”

但无论梁大夫人如何大声的训斥、拿出孝道来压制梁敬贤,梁敬贤的心意都丝毫没有动摇———没错,梁敬贤为了顾筝第一次光明正大的顶撞梁大夫人,也第一次不再把梁大夫人当成生身母亲看待!

这一次他要彻彻底底的和梁大夫人划清界限,因为他无法容忍她对顾筝所做的一切,无法容忍他完全忽视他的心爱之人。

既然如此,那就让他们从此一刀两断吧!

反正早在十几年前梁大夫人就已经亲手切断了他们之间的联系,是他太傻、太天真了,才会这么多年来一直对她心存幻想,期望她有一日也会像疼爱亲兄长那般疼爱他……

梁敬贤是个一旦下定决心就不会轻易改变心意的人,因此任凭梁大夫人如何痛斥他,决心要和她一刀两断的梁敬贤还是头也不回的走了、丝毫不理会梁大夫人的训斥,让潜意识里还是以梁敬贤母亲自居的梁大夫人气得拿起杯盏就朝梁敬贤的背影砸去:“孽畜!孽畜!竟然如此忤逆我!我真真是不该将这个孽畜生出来!”

…………

梁敬贤离了碧梧院后独自一人在园子里走了许久,一直到堵在心头的怒火散了一些才回到秋霜苑,进了屋后依旧有些提不起‘精’神,怏怏的坐在一角、看着桌案上的茶盏生闷气,心里也因为梁大夫人的所作所为感到愧对顾筝。

坐在‘床’头的顾筝偷偷的拿眼瞧了梁敬贤几回,见他一张脸比锅底还黑便知道他心情糟糕到极点,有心想要安慰他却不知道说些什么,只能每隔一会儿便拿眼偷偷的瞧他,心里辗转的想了几个话题都觉得不大合适,很难转移梁敬贤的注意力让他的心情变好。

梁敬贤心情一不好,屋里的气氛便有些沉闷压抑,顾筝便也有些坐不住了,下意识的站起来胡‘乱’收拾屋里的东西……这一收拾倒是让顾筝突然双眼一亮,手脚麻利的把放在橱子里的靛蓝‘色’包袱拿了出来,献宝般的把包袱递到梁敬贤面前:“打开看看!看了里面的东西你心情准会变好!”

梁敬贤抬头看了巧笑嫣然的顾筝一眼,见她弯着眼、抿着‘唇’,满脸期待的望着她,一副很想逗他开心,心不由一暖,注意力也终于转到顾筝手上的靛蓝‘色’包袱上,带着几分好奇解开包袱:“什么东西值得你如此神秘?”

说话间梁敬贤已经将包袱解开、把里面东西取出来拿在手上,脸上疑‘惑’之‘色’更盛:“怎么全是衣裳鞋袜?”说着心里想到了一个可能,不由带着几分惊喜猜测道:“莫非是你特意给我做的?”

“才不是呢!是表姑娘托人给你送来的,应该是她亲手给你做的!”顾筝说着不忘后用胳膊捅了梁敬贤一下,“自以为是”的以好哥们的口‘吻’说道:“怎么样?见到心上人亲手替你缝制的衣裳鞋袜,心情是不是一下子就好了不少?”

不曾想顾筝这番话却浇灭了梁敬贤内心那一小丝惊喜,让他脸上那淡淡的笑意突然凝固住,原本已经好了不少的心情瞬间又变得十分糟糕,手上捧着的衣裳鞋袜也让他越看越不顺眼,当下便将它们全都扔到了地上……

顾筝蹙眉看了梁敬贤片刻,始终猜不出他突然变脸的原因,只能咬着红‘唇’小声的问道:“表姑娘亲手替你做的这些衣裳鞋袜,全都不合你心意吗?我瞧着都‘挺’不错的啊———料子是选上好的、样式也很是新颖呢。”

顾筝越是一个劲的替萧语柔说好话,梁敬贤就越是想好好的骂一骂她这根不开窍的木头出气,可临到张嘴之时他却又不知该从何骂起,几番‘欲’言又止后最终只能闭了嘴不言不语、自己板着一张脸生闷气———这事儿也不能全怪顾筝!谁让他当初要和她撒那样的谎呢?

可就算他之前撒了谎,可他们成亲后他可是一逮到机会就向她明示、暗示,也故意对她做各种亲密举动,她怎么还能不解风情到这样的程度呢?

真是根不开窍的木头!

梁敬贤被顾筝的不解风情给刺‘激’到了,心思辗转过后决定‘激’一‘激’顾筝,于是暗自生了一会儿闷气后梁敬贤便清了清嗓子,瞅着顾筝说道:“祖母说过了十五就会把语柔接回来,等她回来后……”

梁敬贤有心气一气顾筝这根木头,因此他故意只把话说了一半就打住不说,只目不转睛的望着顾筝,想看看她得知他的“心上人”萧语柔很快就会归来后会有什么样的反应。

不曾想顾筝听了这个消息既无不悦、也没吃醋,反倒还一脸惊喜的松了一口气,一叠声的追问道:“真的吗?表姑娘真的要回来了?你没骗我吧?”

梁敬贤以为顾筝一叠声的追问是着急了,不由得意的挑了挑眉、故作轻描淡写的答道:“嗯,再过两、三日她便会回来,回来后祖母便会着手安排她今后的归宿……”梁敬贤说到这儿才发现顾筝满脸欣喜、似乎十分期待萧语柔归来,不悦语气一提、话里也多了几分不悦:“怎么?你很期待她归来?”

世家遗珠:

第二十四章  你很期待她归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