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家遗珠

世家遗珠

更新时间:2021-07-21 05:21:12

最新章节: 顾筝自是不知道岑五娘是如何出卖她,最后又是如何的自食其果遭到报应。她只从赵弘越来别院的次数越来越少,每次来心情越来越烦躁,隐约推断出裕王一系应是受到了反击,心里不由暗暗的感到窃喜———裕王一系受挫,那就代表梁敬贤搬来了救兵,把裕王的人马打得节节败退!顾筝深信梁敬贤一赶回刺州就一定会来救她,因此当外

第二十章 暗疾发作

梁敬贤却依旧有些不满,小气吧啦的揪着顾筝随口说的话抱怨:“听你这口气似乎不希望我早点归来?早知道我就不快马加鞭的赶在父亲前头先回来了,和父亲一起三、四日后再回来好了,免得招人不待见……唉,我家娘子怎么如此无情呢?”

小半年不见梁敬贤晒黑了不少,原本白皙的俊脸也被晒成了古铜‘色’,让五官分明的他少了几分俊美、多了几分阳刚之气,让顾筝见了后小心肝下意识的“砰砰砰”跳个不停,一时也有些不适应梁敬贤那久违的调侃:“才……才刚回来就又开始胡说八道了!谁是你家娘子?!”

梁敬贤却是不依不饶的握了顾筝正在替他换外衣的手,目光如炬的望着她:“当然是你了,我们可是拜过堂、喝过‘交’杯酒的,你赖不得。”

“好了,赶紧梳洗一番吧!梳洗干净了还得去给祖母请安呢,”顾筝绞了湿帕子递给梁敬贤,语气情不自禁的透着几分甜蜜:“回来不先去给祖母请安就往自个儿屋里钻,也不怕人家知道了笑话!”

梁敬贤一面慢条斯理的擦着脸,一面吊儿郎当的和顾筝抬杠:“怕什么?去给祖母请安哪能一身尘土?我不过是为表对祖母的尊重,先回自个儿屋里梳洗一番、顺便看一眼自家娘子罢了,谁敢笑话我?”

顾筝笑道:“是是是,什么事儿都是你有理儿!”

…………

且先不提梁敬贤归来后梁太夫人多么欢喜,一家人如何聚在一起为梁敬贤接风洗尘,却说过了两日、正‘春’风得意的梁大少爷和往常一样,去了平日里常去的宝乐斋饮酒作乐,不但把上次于氏路过瞧见的妓子和小倌都一并叫上,还点了另外几名面容妖‘艳’、身段妖娆的妓子作陪。

不曾想梁大少爷才搂着陪乐的几人喝了几盅酒,都还没开始干“正经事”呢,陪着他出来的小厮腾云就十分煞风景的在‘门’外低声禀道:“大少爷,您该回去了。”

梁大少爷的兴致被打断后很是不悦,直接拿了个杯盏就往‘门’上砸去:“腾云,你竟敢扰爷的兴致?给爷滚到一边去掌嘴。”

腾云打小就跟在梁大少爷、自是晓得自己坏了主人的兴致,可眼下他却只能硬着头皮挨在‘门’边小声劝道:“大少爷,是大夫人派了驾雾来寻您,让您赶紧家去……”

梁大少爷一听说是梁大夫人使了人来给唤他,一张脸立时沉了下来、目光也瞬间变得‘阴’鸷吓人,更是十分粗鲁的把怀里搂着的人儿一把推开:“滚出去!”

屋里的妓子、小倌似乎对梁大少爷这‘阴’晴不定的‘性’子习以为常,因此梁大少爷一翻脸、他们便十分识趣的退了下去,一直候在‘门’外的腾云见了方才松了一口气,小心翼翼的‘摸’了进来、试探‘性’的问道:“大少爷,您现下就动身家去?驾雾还在楼下候着,说是大夫人让他要和小人一起护送大少爷家去。”

梁大少爷一脸玩味的问道:“那个‘女’人让驾雾传了什么话?”

腾云低眉顺眼的答道:“大夫人遣了驾雾来传话,说今儿有不少太太、夫人到我们府上探望有孕在身的大少‘奶’‘奶’,还有几家世‘交’的少爷也来了,大夫人让您别在外头呆着了、赶紧回去帮着招呼客人……”

梁大少爷也不想让人觉得他怠慢怀有身孕的于氏,因此他虽然不乐意梁大夫人处处都管着他、不让他过得顺心如意,但到底还是起身离开宝乐斋,带着腾云、驾雾回梁府。

梁大少爷一回到梁府便先去前院招待几位世‘交’的少爷,陪着喝了几盅茶后想起今儿还没去探望过于氏,于是便借口更衣暂时离席,打算先到内院去看看于氏、再去拜见几位‘女’‘性’长辈,最后再折回来前院继续作陪。

不曾想原本好好的梁大少爷才刚刚转进垂‘花’‘门’走到后‘花’园,就突然面‘色’惨白的抱头顿下,脸上随即浮起痛苦之‘色’,那突然袭上脑海的疼痛虽然隔了很多年,但却让他感到无比的熟悉!

那一‘波’接一‘波’袭上脑海的疼痛如针扎般,让梁大少爷痛苦的蹲在了地上,心里瞬间涌起了无穷无尽的恐慌……他身上那已经多年未发作的隐疾突然发作了!

这个隐疾这些年虽然只发作了寥寥数次,且已经有近五、六年没发作了,但一旦发作起来却会让他痛不‘欲’生、生不如死,不但很快就会让他意识模糊、若是不及时服‘药’,他最后还会出现羊癫疯的症状,口吐白沫、咬自己的舌头和嘴‘唇’!

只是自从五、六年前被一位隐世名医医治过过后,他的隐疾便被治好了大半,平日里绝不会无缘无故的发作,除非是吃了不该吃的东西才会‘诱’发隐疾……

梁大少爷如今已经顾不上去细想他身上的隐疾为何会突然发作,因为他身上已经渐渐的出现‘抽’搐症状,让他只能抱着头、蜷着身子痛苦的在地上打滚!

他想要找人救他一命,但偏偏此刻后‘花’园不见任何人影,让他只能忍痛往可能会有较多人经过的地方爬去,但又因为身上、头上那难忍的疼痛,他只能爬几步就停下来紧紧的抱住头痛苦的呻‘吟’,等到疼痛稍微缓解才费力的再往前爬几步……如此反复,让他爬了半天也还在园子一角,最终痛得‘迷’‘迷’糊糊的昏了过去。

梁大少爷一昏过去,一直躲在暗处监视他的葡萄、荔枝方才窸窸窣窣的钻了出来,蹲到梁大少爷身边后葡萄试探‘性’的唤了他一声:“大少爷、大少爷,您快醒醒!”

“……”

躺在地上的梁大少爷双眼紧闭、一言不发,让葡萄见了心里一喜、冲荔枝使了个眼‘色’后两人便费力的将梁大少爷搀扶起来,一路将他往更偏僻一些的地方拖去,想让他更加难以被人发现。

不曾想葡萄和荔枝才将梁大少爷拖到角落,梁大少爷就‘迷’‘迷’糊糊的醒了过来,葡萄二人见了飞快的闪到假山后躲了起来,见梁大少爷虽然恢复了一点意识,但依旧在发病、这才匆匆忙忙的去给梁大夫人报信。

梁大夫人得知梁大少爷的隐疾成功的被‘诱’发后,一面吩咐葡萄、荔枝继续悄悄的监视梁大少爷,一有什么新情况就来和她汇报;一面若无其事的继续陪前来探望于氏的诸位夫人闲聊,并且很快就提议大家伙儿一块儿到园子里逛逛……

梁大夫人一行人进了园子后,梁大夫人一面热心的在前头引路,一面不动声‘色’的把众人往梁大少爷发病的地方领去,悄声无息的推动自己‘精’心设计的计划———只要让诸位夫人看到梁大少爷发病时的情形、得知梁大少爷身患隐疾,那消息一传出去、梁大少爷就会彻底失去继承爵位的资格了!

为何说梁大少爷身患隐疾的事一被揭发,他就失去继承爵位的资格呢?

原来本朝无论是点状元、榜眼、探‘花’,还是封爵封侯,撇开品‘性’德行这些不多,最基本的要求便是对方一定要样貌端正、身无暗疾,毕竟王爷公侯代表的是朝廷的脸面———听说曾经有位才高八斗的状元因样貌丑陋太过吓人,被皇上从头名降到了前三甲外,状元也由原本第二的榜眼顶上。

这状元都会因为样貌丑陋吓人而被替换掉,像梁大少爷这样既有前科、又有隐疾的准世子,只要梁大夫人再暗暗的托裕王妃使些手段,那宣平侯的世子之位绝对很有可能改由梁二少爷继承!

梁大夫人细细的把自己的计划再理了一遍,确定没有任何纰漏、她才借着更衣的机会悄悄的寻了处角落,低声吩咐叶嬷嬷、让她找个眼生稳妥的小丫鬟去给于氏报信:“找个小丫鬟到踏雪院去,让她告诉于氏身边的人,就说大少爷突然倒地不醒、如今正不省人事的躺在园子里……”

叶嬷嬷听了一脸佩服的赞了梁大夫人一句:“大夫人这招一石二鸟真真是高!大少‘奶’‘奶’得到消息后一定会心急如焚的往园子里赶,赶到后正好看到大少爷发病的样子———大少爷一发起病来不但会口吐白沫、还逮到人就咬,大少‘奶’‘奶’见了一定会被吓得不轻!”

“而大少‘奶’‘奶’一受到惊吓,肚子里的孩子能不能保得住可就两说了!如此一来,大夫人您可谓是一箭双雕,既让大少爷没了继承爵位的资格、也让大少‘奶’‘奶’生不出嫡长曾孙来!世子之位还不成了二少爷的囊中之物?”

梁大夫人既冒险设了此局,若是没有一箭双雕的回报她岂会甘心?

叶嬷嬷这番话可谓是说得恰到好处、把梁大夫人哄得心‘花’怒放:“我们就等着看好戏了,我就不信这回还不能让梁敬谦栽个大跟头!”

不曾想就在梁大夫人折回去、继续慢悠悠的领着诸位夫人往梁大少爷所在之处而去时,刚刚从敬和堂出来、打算过来寻梁大夫人一行人的顾筝和梁二夫人,竟‘阴’差阳错的路过梁大少爷横躺的地方,并且一眼就发现梁大少爷不对劲。

世家遗珠:

第二十章  暗疾发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