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家遗珠

世家遗珠

更新时间:2021-07-21 05:21:12

最新章节: 顾筝自是不知道岑五娘是如何出卖她,最后又是如何的自食其果遭到报应。她只从赵弘越来别院的次数越来越少,每次来心情越来越烦躁,隐约推断出裕王一系应是受到了反击,心里不由暗暗的感到窃喜———裕王一系受挫,那就代表梁敬贤搬来了救兵,把裕王的人马打得节节败退!顾筝深信梁敬贤一赶回刺州就一定会来救她,因此当外

第十五章 下套

顾筝宣布的这个决定让宣平侯府上上下下的人都大感震惊,尤其是让几位原本并不看好她的夫人对她刮目相看,不敢再小瞧顾筝这个新进‘门’的媳‘妇’儿。

而顾筝裁减完针线房后,紧接着给厨房这一块拟定了一个全新的章程,每件差事都指派唯一的负责人,并明言出了什么事只会找负责人、不会找其他人。也就是说一旦确定负责人,负责人就责无旁贷、只能自己担着责任,无论如何都不能将责任推给他人……

如此一来,自是没人敢再偷‘奸’耍滑、浑水‘摸’鱼了,每个人都认认真真的做好自己负责的事、不敢有丝毫马虎。

因此这个新规矩一在厨房里实行起来,厨房立刻变得有规有矩、有章可循,每入一件食材都能查到到了谁手中、由谁管着,每出一样吃食都清清楚楚的记着由哪位厨娘全权负责———如此一来,厨房这块的开支立时省下不少,再也没出现过食材买回来后不知道最终进了哪位主子这样的糊涂账,也没人再敢‘弄’些差等的食材来以次充好。

顾筝才刚刚接手针线房和厨房,就推行了两样让人刮目相看的新措施,很快就获得梁太夫人的高度赞赏,被梁太夫人当着大家伙的便称赞了好几回,引得其余众人对大出风头的顾筝嫉妒不已,同时也让和顾筝一同学管家的大少‘奶’‘奶’和二少‘奶’‘奶’顿时压力倍增,不约而同的比先前卖力许多……

能够嫁入梁家当媳‘妇’儿的‘女’子,出身自然都不会低到哪里去,大少‘奶’‘奶’和二少‘奶’‘奶’自然也和顾筝一样,还未出阁前家里便会先教她们如何管家。

因此大少‘奶’‘奶’和二少‘奶’‘奶’一卯足劲的想要做出一番成绩来,账房和采办这两块很快就被她们打理的妥妥当当的,虽不似顾筝那般有创新的改革,但也一直不曾出过什么大错……这对刚刚接手管家的人来说已算不错,因此梁太夫人很快也夸了她们二人几回,把她们夸得越发自信满满、卯足了劲想表现自己的才干。

一转眼便过了三个多月,顾筝三人经过三个多月的锻炼后,对手上掌着的事务已是驾轻就熟、处理起事情来也是得心应手,底下的人也渐渐习惯和服从顾筝既然的管束。

顾筝对这样的成果倒是不以为然,觉得自己还得再有突破才行。而二少‘奶’‘奶’因有梁大夫人随时敲打、管教着,因此她也不曾太过自满、放松对自己的严格要求,倒是大少‘奶’‘奶’被梁大夫人惯得有些洋洋自得,觉得自己在管家这一项上极有天赋。

这一日梁大夫人懒洋洋的斜歪在窗台上,一面赏‘花’一面听心腹叶嬷嬷汇报大少‘奶’‘奶’最近的情况:“在夫人您的刻意纵然下,大少‘奶’‘奶’如今可是一日/比一日得意忘形,就连走起路来都像是带着风儿,可神气得意了!”

梁大夫人一边伸手摆‘弄’探到窗前的那朵芍‘药’,一边漫不经心的轻笑:“无妨,她得意不了多久。”

叶嬷嬷不但是叶家的家生子、还是梁大夫人的‘乳’娘,自是闻音知雅、十分识趣的问道:“夫人您是不是打算动手了?”

“不,且让她再得意几日,只有让她得意的越久、她才越会掉以轻心的掉进我们的圈套;哦,”梁大夫人说着顺手取了把黄铜剪子将那朵开得正盛的芍‘药’剪了下来,拿在手上把玩:“她如今越是得意、今后就会摔的越疼……就像这‘花’儿一样,得在它开得最盛的时候将它剪下来才有意思。”

叶嬷嬷低眉顺眼的附和道:“老奴明白夫人的意思了,老奴这几日会继续安排人不动声‘色’的恭维大少‘奶’‘奶’。”

…………

一转眼便又过了个把月,掐指一算顾筝等人学管家也有小半年了。只是经过小半年的锻炼后,顾筝反而变得低调沉稳起来,不再像最初那样处处都想展‘露’风头,只不动声‘色’的把手头上的事做好,尽量让自己不要太惹眼、免得一不小心就成为众矢之的。

倒是大少‘奶’‘奶’一日/比一日能干,每日都能得到不少人的称赞,这让她的自信心不断的膨胀,整个人也也变得神采飞扬起来,尤其是大少‘奶’‘奶’还从叶嬷嬷的嘴里无意中得知、她乃是梁太夫人想要重点栽培的接班人……

这个意外的消息让大少‘奶’‘奶’越发的觉得自己高人一等,甚至她还已经开始暗暗的憧憬自己代替梁大夫人成为宣平侯夫人、接管里里大小事宜的光景。

大少‘奶’‘奶’的一举一动都未能逃过梁大夫人的一双眼,只是梁大夫人一直冷眼旁观、故意一直没敲打大少‘奶’‘奶’,一直到火候差不多了才对叶嬷嬷吩咐道:“可以派人盯着大少爷了。”

“是,老奴这就命人去办。”叶嬷嬷领了命便躬身退了下去,不消片刻便折了回来:“事情已经都安排好了,夫人只管安心的等消息就是。”

梁大夫人点了点头,淡淡地补了句:“盯着大少‘奶’‘奶’那头的人也不能断。”

“夫人您放心,一直都有人盯着呢!”叶嬷嬷说完忍不住多嘴问道:“您说大少‘奶’‘奶’会不会上钩入套?她嫁进‘门’后不是一直都提防着夫人您吗?这回会不会也……?”

梁大夫人却是自信满满:“看她这段时日的表现就知道她也是个没脑袋、爱面子的人,我们只要抓准她的心思,不必担心她不上钩———她是晓得提防我,但也得她能提防得了才行啊。”

梁大夫人之所以能够如此有自信,是因为大少‘奶’‘奶’、于氏乃是她亲自替梁大少爷“千挑万选”出来的“好媳‘妇’儿”———梁大少爷这个嫡长子一直就是梁大夫人生的二少爷的最大敌人,梁大夫人自是不能让他羽翼壮大、将来比梁二少爷强大。

因此当年给梁大少爷挑媳‘妇’儿时,虽有几户不错的人家有意把姑娘嫁给梁大少爷,但品‘性’好些的人家却都被梁大夫人暗地里给搅黄了……

最终梁大夫人故意给梁大少爷挑了表面上看温柔贤惠、聪明能干,其实骨子里是个眼皮子浅、没有太大主见的于氏,打定主意要让于氏将来无法成为梁大少爷的贤内助,甚至连成为宗‘妇’的资格都没。

不过于氏虽然是梁大夫人挑的媳‘妇’儿,但她却也没傻到不知道梁大夫人这一脉的人,和先宣平侯夫人所出的梁大少爷有着根本的利益冲突……因此于氏打进‘门’起就和梁大夫人不是一条心的,平日里也没少提防梁大夫人。

可惜梁大夫人这回是动了真格的想要算计于氏,于氏怕是难逃一劫……

果然,当梁大夫人提出要于氏陪她去大昭寺上香祈福时,于氏没有丝毫怀疑就高高兴兴的答应了,第二天陪着梁大夫人出‘门’时更是兴致高昂,一路没少撩开垂在车窗上的潇湘竹帘,偷偷的瞧外头那热闹喧嚷的景象。

梁大夫人也不阻止于氏瞧热闹,反倒饶有兴致的掀了自个儿这边的窗帘看,起初梁大夫人倒是只看不言、一直到她们乘坐的马车经过一间名为“宝乐斋”的酒楼时,她才突然“咦”了一声、吸引了于氏的注意力后却飞快的把车帘放下。

一早就得到吩咐的葡萄见了、立刻假装无意的惊呼道:“啊,那不是我们家大少爷吗?他……”

葡萄话未说完梁大夫人就冷冷的瞥了她一眼,不悦的出声打断她的话:“多嘴。”

“奴婢多嘴了,请夫人息怒。”

葡萄虽诚惶诚恐的认错,但眼角却不忘偷偷的瞄向于氏,果见于氏眉头微皱的凑了过来:“母亲先前看到大郎了吗?他在哪儿?”说着自个儿便动手去掀帘子,目光往外扫视了一番后最终停在了宝乐斋二楼的窗户上,一张俏脸瞬间气得青一阵白一阵,原本伏在窗沿上的手也下意识的紧握成拳。

梁大夫人见了不紧不慢的顺着于氏的目光看去,一眼透过宝乐斋二楼的窗户看到梁家大少爷的身影———只见他怀里抱着一个眉目俊秀的小倌儿,正把嘴贴到他脸上胡‘乱’亲一通;背后则趴着一个‘胸’丰/‘臀’‘肥’的妓子,那妓子拱着‘胸’脯在他背后蹭来蹭去,似乎正使出浑身解数想把梁大少爷的魂儿从小倌身上勾回来。

如此不堪的画面立刻把于氏气得重重的摔了潇湘竹帘,脸‘色’铁青的骂道:“他……他怎么可以这样?真真是不要脸!呜呜……”话没说完于氏就伏在梁大夫人的‘腿’上哭了起来:“母亲,刚刚那一幕您也看到了,您一定要为我做主啊!”

梁大少爷既喜美‘色’、又好男风一事梁大夫人早就知道了,被‘蒙’在鼓里的只有于氏一人。今儿梁大夫人更是一早就打探到梁大少爷的行踪,才故意带于氏去大昭寺上香,并“恰巧”经过宝乐斋、让于氏“无意中”看到这幅不堪入目的画面。

于氏也果然如梁大夫人意料的那般被气得不轻,又是委屈、又是愤愤不平的吵着要梁大夫人替她做主……只是梁大夫人又岂会真的替她做主?

世家遗珠:

第十五章  下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