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家遗珠

世家遗珠

更新时间:2021-07-21 05:21:12

最新章节: 顾筝自是不知道岑五娘是如何出卖她,最后又是如何的自食其果遭到报应。她只从赵弘越来别院的次数越来越少,每次来心情越来越烦躁,隐约推断出裕王一系应是受到了反击,心里不由暗暗的感到窃喜———裕王一系受挫,那就代表梁敬贤搬来了救兵,把裕王的人马打得节节败退!顾筝深信梁敬贤一赶回刺州就一定会来救她,因此当外

第十四章 管家(二)

不过在大展拳脚之前,顾筝得先和梁大夫人把‘交’割工作做好,这一点顾筝早就心中有数,因此和梁大夫人正式‘交’割针线房时,顾筝接了账册便当着梁大夫人的面吩咐琉儿、箸儿二人:“你两个带上几个小丫鬟把针线房一应人等、账册以及布匹等逐一清点清楚,遇到不明白的地方只管来这儿问我和大夫人,千万不可自作主张。”

琉儿、箸儿自是不敢怠慢,立刻带着小丫鬟进了针线房,一个负责带人清点针线房的绣娘、婆子等,一个负责核对账册上登载的东西是否齐全。

‘交’割毕竟涉及到前后两位管事,顾筝也不好只让自己这边的人去清点核对:“大伯母也派几个人进去一块儿清点核对吧?我们两边的人都在场,核对起来不但简单方便、动作也能快上一些。”

梁大夫人客气的推辞:“不必了,难道我还信不过你不成?”

顾筝倒不是怕梁大夫人吃亏,她不过是不想接受一笔糊涂账罢了———唯有此刻两边的人锣对锣、鼓对鼓的逐一‘交’割清楚,才能避免以后发生不清不楚的糊涂账,到时候两边的人相互推卸责任。

因此顾筝可是一点都不和梁大夫人客气,脸上虽挂着笑、但嘴上却是半点不客气:“钱财手中过、出‘门’不认账。大伯母还是派个得力的人进去,当面和我的贴身丫鬟逐一清点核对清楚账目和东西的好,不然过后再出了什么事我可是不认的……”

顾筝的话让梁大夫人微微感到意外,似乎没料到顾筝竟会如此不客气和务实,不过顾筝说的话倒是句句在理,梁大夫人很快就半推半就的不再坚持:“既然你坚持要这样,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说完立刻点了几个丫鬟、婆子,命她们进去帮着清点核对。

被梁大夫人点了名的大丫鬟葡萄素来知晓主子的心思,因此梁大夫人明面上虽未明明白白的吩咐,但葡萄进屋后却是把针线房里的大小箱笼挨着清点了一遍———先是重点查看、核对给梁太夫人用的四经绞罗衣裳,接下来又把那上好的绫罗绸缎都点了一遍,最后连布头残线都没落下、全都清清楚楚的点了一遍。

这一折腾便折腾了大半日,候在偏厅的顾筝倒是不着急,一面吩咐琉儿几人好好的清点、不必赶在饭点前清点完,一面命勺儿端了些糕点上来垫肚子:“大伯母,事物‘交’割可是件大事、不能有丁点马虎,我瞧着全部清点核对完大约要过了用午膳的时辰了,不如我们先用些点心垫垫肚子?”

梁大夫人却是有些不愿意饿着肚子陪顾筝折腾,她巴不得顾筝点都不点就把针线房的事全权接过去,反正只要顾筝接了账册和钥匙,那今后出什么事便与她无关、都得顾筝一人担着了。

一想到这里,梁大夫人便打着为顾筝好的幌子推辞道:“哪能让你饿肚子干坐啊?回头三郎知道了怕是要怪我不懂得体贴你这个新媳‘妇’儿!我看不如这样吧———里头大大小小的东西也都清点核对得差不多了,要不我们就这样直接‘交’割好了,反正都是自家人、谁也不会坑谁不是?”

顾筝却是油盐不进,语气虽平淡但却坚持要继续清点下去:“我饿上一会儿倒是不打紧,不过大伯母年纪大、怕是不经饿,要不我让人把饭菜摆到这儿,咱先吃、吃完再接着清点‘交’割?”

既然顾筝坚持梁大夫人也不好硬是要求现在就‘交’割,只能改口说道:“算了,不必麻烦了,我们先吃点点心垫肚子就是。”

两人说完话大约再过了一顿饭的功夫,琉儿等人便将针线房清点清楚,鱼贯而出、捧了账册行至二人面前:“大夫人、三少‘奶’‘奶’,各项事物都已经清点核对清楚了,这是账册。”

顾筝相信琉儿的办事能力,因此并未接过账册细看、只冲她点了点头示意她把账册收好,随后才起身对梁大夫人说道:“既然已经清点核对清楚了,那我们赶紧回去用膳吧!待用过午膳、歇过午觉,我再来找大伯母‘交’割厨房各项事宜。”

梁大夫人点了点头,说了几句场面话便起身离开。顾筝则带着人把针线房巡查了一遍方才离开,用过午膳歇过午觉后便又和梁大夫人一道去了厨房,再一次进行厨房‘交’割。

这厨房‘交’割倒是简单,因新鲜的食材都是每日现买的,琉儿等人只要清点下各类干货、锅碗瓢盆以及一些贵重的碗碟等等就行了。

该‘交’割的事务都‘交’割完后,顾筝便按照原定计划去敬和堂找梁太夫人,一路上她默默的打着腹稿、想着说服梁太夫人支持她裁掉针线房的决定。同样的话顾筝反反复复的在心里排练了好几遍,走到敬和堂外更是停步驻足良久,一直到把裁掉针线房的理由琢磨得更加充分,顾筝才‘挺’了‘挺’‘胸’大步走了进去。

顾筝特意避开众人问安的时辰来拜见梁太夫人,是不想让其他人知道她这个还未获得梁太夫人支持的想法。

而梁太夫人一见顾筝单独前来、便晓得她这是有事拿不到主意要和她商量,也隐约猜到事情应该和顾筝最新接手的管家事务有关,因此不等顾筝想好说辞起头、梁太夫人就善解人意的主动问道:“是不是头一次正式管家有些事拿不定主意,想来祖母这儿讨个主意?”

梁太夫人既主动发问、顾筝自然就好开口了,只消顺着梁太夫人的话往下说就行:“真是什么事都逃不过祖母您的法眼啊,你可是一句话就猜中了我的心思!我的确是有一事想来和您老人家讨个主意,但这事儿若真去做动静又有些太大,所以我才一直犹豫着要不要说出口……”

“你且说无妨,又不是说了就一定要去做,”梁太夫人一脸鼓励的冲顾筝招了招手,和颜悦‘色’的循循善‘诱’道:“你且先和祖母我说说,祖母一定给你出个好主意,定不会让你走了弯路或做下傻事。”

有了梁太夫人的鼓励顾筝便抛开内心最后一丝犹豫,一五一十的把自己的想法说了出来:“我想开源节流、直接把针线房裁减掉!”

顾筝的话让梁太夫人大吃一惊,带着几分惊讶问道:“哦?你既然想把针线房给裁减掉,那你想必已经想好要如何解决最大的问题———平日里由针线房做出来的那些东西你打算如何做出来?仔细说与我听听。”

“这点其实倒也不难,我们只要把各房现有的人手充分利用起来就行!”顾筝既是来说服梁太夫人的、那就不会打无准备之仗,只见她边说边把登记着府里各房下人的‘花’名册奉到梁太夫人面前,随便翻了一页指着上面形形‘色’‘色’的名字细说……

“我事先已经打探过了,撇开祖母您的敬和堂不算,我们府上其余四房每房的各位主子屋里各有一等丫鬟四名;二等丫鬟四名、三等丫鬟四名,除此之外还各有四个未入等的小丫鬟,再加上那些嬷嬷、妈妈和婆子,少说也有二十来人!”

刚把这个数字算出来时可是让顾筝十分吃惊,眼下顾筝如实上报后梁太夫人也是颇感意外:“二十来人?那光是你们那一房就有四、五十人了……竟有这么多人?”

“是呢,这个人数可是只多不少!可每个屋里最多也就两、三位主子,哪使唤得了这么多仆‘妇’?这些仆‘妇’有很大一部分平日里其实都没太多事做,不过是站在屋里屋外凑个数儿罢了,”顾筝简单的提了提人员严重闲置的情况后,方才把重点说了出来:“所以我想既然大部分仆‘妇’平日里没太多事做,那我们大可让她们顶了针线房绣娘的活计,由她们把主子们平日里要穿的衣服、用的靠垫并帘帷等物做出来!”

“也不必怕她们偷懒或是推脱、不愿意做这些针线活,我们只消按人头把活计派下去就是,反正每个屋里的仆‘妇’都多,这些东西派到每个人手上最多也就一个月做个两、三件,压根就不累人。”顾筝说完双眼亮晶晶的看着梁太夫人,满脸期待的问道:“祖母,您觉得我这个法子可行不?”

梁太夫人自是一下子就明白了顾筝的意思,立时拍掌称赞道:“妙,实在是妙!你如此设想极为妥当,仔细想想这还真是个好主意———若是按你说的办,各院的仆‘妇’一来也能有机会学学针线活计;二来也不至于太过空闲、反倒生出事来;三来针线房一裁减、开销也能剩下一大块来!”

顾筝听了双眼一亮、略带‘激’动的追问道:“这么说祖母您这是答应我这么做了?”

见梁太夫人点头,顾筝立刻兴奋的安排起具体事宜:“那我明儿就拟出具体的章程来,然后把府里的仆‘妇’召集到一块、宣布裁减针线房一事!”

顾筝说做就做,回去后很快就拟定出具体章程来,第二日便把府里的‘妇’仆召集到一块儿,当众宣布将针线房裁减掉一事,不过顾筝给了针线房的人一个月期限作为缓冲期。紧接着顾筝再次宣布府里的‘妇’仆从下个月起,各院的衣服、用的靠垫并帘帷等一应物事,公中只派料子、针线,各个屋里要穿、要用的东西,可都要各个屋的人自个儿做出来。

-----------------------------------------------------------------------

感谢“acg90”和“bonitaxie”两位童鞋的捧场,大么么~谢谢支持~~~

世家遗珠:

第十四章  管家(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