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家遗珠

世家遗珠

更新时间:2021-07-21 05:21:12

最新章节: 顾筝自是不知道岑五娘是如何出卖她,最后又是如何的自食其果遭到报应。她只从赵弘越来别院的次数越来越少,每次来心情越来越烦躁,隐约推断出裕王一系应是受到了反击,心里不由暗暗的感到窃喜———裕王一系受挫,那就代表梁敬贤搬来了救兵,把裕王的人马打得节节败退!顾筝深信梁敬贤一赶回刺州就一定会来救她,因此当外

第十章 郁闷

这好端端的梁敬贤怎么突然生气了?

亏她还处处替他着想,不但给梁大夫人替他添堵出气,还好心的提醒他别把心爱的梁表姑娘给遗忘了,怎么到头来非但没换来他的感‘激’、还换来他一张冷脸?!

顾筝越想越觉得自己好心没好报,不由气哼哼的回瞪了梁敬贤一眼:“哼!好心没好报!既然如此,我以后也懒得管你的事了,你自个人爱怎样就怎样,统统和我无关!”说完顾筝便一甩袖子气哼哼的进了里屋,还故意重重的把里屋的槅扇‘门’关上,赌气不让梁敬贤进来!

可生气不痛快的人却不仅仅顾筝一个,被顾筝善解人意、慷慨大方的推到萧语柔面前的梁敬贤心里也不痛快得很呢!他一面满心烦躁的埋怨顾筝一心想要把他推给萧语柔,一面对顾筝对他的态度懊恼不已———这丫头平日里不是‘挺’机灵和善解人意的吗?怎么一遇到和儿‘女’之情有关的事,她就变得如此迟钝?

难道他这些时日表现得还不够明显吗?

她怎么总是不把他的情意当一回事,只自顾自的把她认定的事死认到底?

谁要她如此善解人意的主动提醒他把萧语柔接回来?

他希望看到是她因为萧语柔打翻醋坛子,或是说些风言风语挤兑他,或是别别扭扭的不理睬他,哪怕是气得把他很揍一顿他也很是乐意啊!毕竟只要顾筝心里不痛快吃起醋来,那就代表她心里有他啊……

偏偏他的小娘子非但一点醋都不吃,竟然还十分大度的撮合他和萧语柔,完完全全没觉察到他对她的爱!

梁敬贤满心烦躁的在屋里来来回回的走了几趟后,最终果断的做出一个决定———看来他得抓紧脚步、赶紧想个法子把他的小娘子给吃了!否则指不定等萧语柔回来后,他这个迟钝的笨娘子还会变本加厉的替他们制造相好的机会,彻彻底底的把他推到萧语柔怀里!

娘子,你怎么就不能开窍些呢?

此时此刻,梁敬贤十分后悔当初和顾筝定下那个鬼约定,更是后悔不该顺着顾筝的错误认知,骗顾筝他喜欢的人是萧语柔……

…………

且先不提梁敬贤如何被顾筝的大度气得几近抓狂,却说这一日正逢岑老爷过生辰,岑家几位嫁出去的姑娘除了远在京城的岑二娘外,其余几人纷纷带着夫君、孩子回来给岑老爷贺寿,有段时间没见的姐妹们总算得以相聚一堂叙旧。

聚在一起的几个姐妹里头属岑五娘嫁的最好,因此回回遇到这样的场合她总是会‘春’风满面、摆足架子,不但回回都把岑三娘带在身边、要岑三娘服‘侍’她,竟还在诸位姐妹面前撕下以前那张伪善的面具,不再像未出阁前那样处处都装柔弱、扮好人。

许是以前为出阁前为了伪装‘性’情、不得不天天戴着面具做人,让岑五娘这些年来憋了不少气,因此这回姐妹们一聚到一块、岑五娘就肆无忌惮的挤兑从前和她有过节的姐妹,甚至连顾筝都没放过:“大家伙儿都说七妹妹你嫁的好,可我却不这么认为……”

“你虽是嫁到了宣平侯府,可我们七姑爷将来却没资格承爵,你自然也就和‘宣平侯夫人’这个头衔无缘了,”岑五娘说着无不得意的扫了在场众人一眼,带着几分骄傲炫耀道:“不像我一进‘门’就得了诰命、被皇上亲封为‘平国公夫人’,这可是皇上一早就拟定好的旨意,我就是不想要也推辞不得啊!”

顾筝最是看不惯害了岑三娘的岑五娘,自是不会和她客气,当下就专挑她的痛处、不客气的进行反击:“五姐姐就算是封了诰命夫人又如何?别说你到现在都还没为五姐夫家开枝散叶了,就算你将来替五姐夫生了十个、八个儿子,他们也一辈子都没福气当世子,不是照样也继承不了‘平国公’这个爵位?”

要说如今‘春’风得意、庶‘女’翻身的岑五娘心里有什么不痛快的事,那便只有嫁到平国公府后一直无所出、以及继子占了世子之位这两件事了!这两件事就像是横在岑五娘心里的两根刺,无时无刻不刺得她不痛快和不甘心……

因此顾筝一语中的的戳到岑五娘的痛处后,岑五娘立刻就得意不起来,攥紧拳头瞪了顾筝半响,一时无法奈何顾筝竟拿岑三娘来出气:“你是个死人啊?我手上的茶都已经凉透了,你也不晓得拿去换盏新的?”

岑五娘说完竟当着诸位姐妹的面、径直将手里的茶盏往岑三娘身上砸去,嘴上还不忘羞辱岑三娘:“你竟敢坐下?你也不瞧瞧如今你是什么身份,这屋里有你一个妾坐的地方吗?还不给我到后面站着立规矩?!”

眼下明明是在岑家,可岑五娘却偏偏按照平国公的规矩、把岑三娘当成妾室对待,还当着岑家人的面给岑三娘难堪,这实在是有些太过分了,让岑元娘这个长姐不悦的出声教训岑五娘:“五妹妹你这是做什么啊?都是自家姐妹,且眼下又是呆在娘家,你何必故意刁难三妹妹呢?”

岑五娘以前在家时因为是庶‘女’,待遇一直都不如嫡出的岑三娘几人,这让她十分痛恨庶‘女’这个身份!如今她既已庶‘女’翻身,自然是不会再乖乖的受这个身份束缚,当下便冷冷的扫了岑元娘一眼、以高高在上的口‘吻’反驳道:“邱岑氏,你不过是个小户人家的夫人,没有资格管教本夫人?若真是要论起规矩,你见到本夫人还要给本夫人行礼问安呢!”

“你……”岑五娘那嚣张的话语把岑元娘堵得说不出话来,最终只能气得拂袖离去,来个眼不见心不烦。

岑元娘才刚刚离开,得到消息的罗夫人便急忙忙的赶来,先一把将岑三娘搂到怀里,随后才指着岑五娘的鼻尖骂道:“五丫头你别太过分了!这里是定南侯府,不是你们平国公府!我的阿媛回到这里就是嫡出的三小姐,轮不到你这个庶妹来教训!”

今时不同往日,已经出阁的岑五娘已不再畏惧罗夫人,更是不会像以前那样乖乖的让罗夫人教训,当下就毫不示弱的反过来威胁罗夫人:“哦?那回到我们平国公府后呢?母亲的意思是只要回到平国公府,我这个正室夫人就能随便打骂、教训岑姨娘了?”岑五娘故意把“岑姨娘”三个字咬得重重的,刻意加重罗夫人心里不痛快!

罗夫人何曾被岑五娘如此不客气的顶嘴过,当下就气得浑身发抖:“反了、反了!你……你竟敢威胁我?!”

“‘女’儿不敢,‘女’儿不过是实话实说罢了,”岑五娘说着一脸得意的扫了被罗夫人护在怀里的岑三娘一眼,道:“她如今已是我郑家的妾,这是谁也改变不了的事实,我劝母亲你还是接受事实吧。”

罗夫人还想再发作、好好的和岑五娘理论一番,却被一直沉默不语的岑三娘给拉住了:“娘,夫人说的对,我如今只是个妾而已,一切都要照着规矩来。”说完不忘冲罗夫人淡淡一笑,又给了罗夫人一个安抚的眼神,最后才蹲身拣去地上的碎瓷片,语气平静的说道:“婢妾这就去替夫人换盏热茶,还请夫人稍等片刻。”

岑五娘把玩了手上戴着的护甲套半响,才懒洋洋的开口:“这还差不多,你快去快回,别背着我偷懒……”

----------------------------------------------------------------------------------------------------

祝大家情人节快乐哦!

今天过节有加更,哈哈~一会儿奉上二更,大家记得多多投票和留言支持小云哦~

世家遗珠:

第十章郁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