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家遗珠

世家遗珠

更新时间:2021-07-21 05:21:12

最新章节: 顾筝自是不知道岑五娘是如何出卖她,最后又是如何的自食其果遭到报应。她只从赵弘越来别院的次数越来越少,每次来心情越来越烦躁,隐约推断出裕王一系应是受到了反击,心里不由暗暗的感到窃喜———裕王一系受挫,那就代表梁敬贤搬来了救兵,把裕王的人马打得节节败退!顾筝深信梁敬贤一赶回刺州就一定会来救她,因此当外

第九章 娘子不开窍

梁三夫人早就料到梁二夫人不会就此罢休,一见她劝梁太夫人放弃、立刻笑‘吟’‘吟’的抢在梁太夫人前头接了话:“二嫂这话可就说得不对了,正正是给素不相识的人添妆,才能更加体现出娘的大方!再说了,叶家也算是我的娘家人,真论起来和我们梁家也算是姻亲,娘完全有资格当那对新人的长辈!”

梁三夫人说完不忘连连给顾筝使眼‘色’,示意最受梁太夫人喜爱的顾筝帮她说话……

顾筝本是不想理会梁三夫人和梁二夫人之间的争斗的,但偏偏立在一旁的梁大夫人虽未‘插’话、但却表现出一副赞成梁二夫人的样子,让顾筝见了心里十分不舒服,更是不知怎的想到因为梁大夫人的无情而喝得酩酊大醉的梁敬贤。

一想到梁大夫人对梁敬贤的伤害,顾筝心里不知不觉就多了几分怒火,再一看梁大夫人摆明了要‘挺’梁二夫人,她立刻决定要帮着梁三夫人把这件事做成———梁大夫人不是不乐意看到三房的人顺心如意吗?那她就偏偏要让她失望!

心里打定主意后,顾筝立刻笑着上前挽住梁太夫人的胳膊,柔声说道:“母亲说的没错,我们虽和那对新人素不相识、但彼此之间却有着斩不断的缘分呢!祖母此举不但是给那对新人添了福气,也算是给自己积了福,还让我讨了便宜、跟着做了一回善人……”

顾筝说到这里刻意停了下来,一脸俏皮的冲梁太夫人眨了眨眼,半真半假的撒娇道:“祖母,您该不是舍不得那对以我的名义送出去的金素鹭鸶莲杯吧?”

梁太夫人一见顾筝冲自个儿撒娇,一颗心瞬间便柔得滴水,心情更是大悦:“你那表舅父当年既帮着你外祖母寻了郎中、治好你外祖母的病,那他就是个不折不扣的好心人!这样的好心人就该有好报,给这样的人添福气、送喜气也是件好事……”

梁太夫人边说边笑‘吟’‘吟’的拍了拍顾筝的手背,一锤定音道:“东西都已经从库房里拿出来了,哪有反悔之理?你大可放一百个心,祖母一向都说话算话!”说完梁太夫人立刻对身边最得力的嬷嬷吩咐道:“胡嬷嬷,你亲自替三夫人把这件事给办妥了,别叫我们三少‘奶’‘奶’以为我小气,都一大把岁数了还出尔反尔。”

梁太夫人的话自是引得屋里众人齐齐笑了起来,梁大夫人不想为了梁二夫人求她办的事惹梁太夫人不快———这事儿她落到的好处又不多,没必要把梁太夫人也给得罪了!

于是梁大夫人很快就改变态度,从善如流的和众人一起称赞梁太夫人:“娘您真是个大善人,总会做这些积德积福的好事!那对新人要是晓得您亲自替他们添妆送福起,定是会高兴坏了!”

梁大夫人一表态,梁三夫人也算是吃了一颗定心丸,料定此番无论梁二夫人再这么闹腾说,梁太夫人也不会改变主意,于是不由带着几分得意扫了梁二夫人一眼———梁太夫人一发话、梁大老爷那头也就好办了,只消让人给他带个话说这是梁太夫人的意思,梁大老爷自是会想法子叫那张家知难而退。

而梁二夫人一接触到梁三夫人得意的目光,心里立刻就恨得咬牙切齿,恨不得当场就和她撕破脸、痛痛快快的掐回架!所幸梁大夫人还保持着理智,一见梁二夫人神‘色’不对、看起来似乎是急红了脸,赶忙悄悄的拉了她一把、示意她稍安勿躁。

梁二夫人虽然被梁大夫人给拉住了,但她却见不得梁三夫人那副得意洋洋的模样,当下便寻了个由头告退,一出了敬和堂的大‘门’就气冲冲的揪了几朵开得正盛的芍‘药’出气!

紧随她出来的梁大夫人见了不由摇了摇头,一面暗想梁二夫人真是沉不住气的,一面直接上前同她把话说清楚:“先前的情形你也瞧见了,三弟妹已经早你我一步把事情给办了,你先前托我办的那件事、此刻我已无力帮你了……”

梁二夫人一见梁大夫人打算撒手不管、立时便急了起来:“大嫂,你可是已经把我送去的东西收下了,你怎么也得替我在大哥面前递递话吧?哪怕试一试也好,总比试都不试直接便宜了三弟妹强!”

“试?你是真傻还是假傻?老太太都亲自出面,以我们宣平侯的名义给叶家那未过‘门’的小娘子添妆了,我们再出面阻止叶、刘两家联姻,那就是打老太太的脸,故意和老太太做对!”梁大夫人说着带着一丝鄙夷扫了见钱眼开的梁二夫人一眼:“我们大老爷一向孝顺,自是不会做出此等忤逆长辈的事来!”

梁二夫人一脸不甘的嘟囔道:“难道我们就这样算了?我都已经收了张家五百两银子的定金了,难不成要我把已经进了荷包的银子再掏出去?!”

“二弟妹,我劝你还是死了这份心吧!这世上有些钱是挣不得的!再说了,事情要是再生出什么变数来,以三弟妹的‘性’子一定会把事情的来龙去脉全都告诉老太太,到时候怕是连我们也少不得要被老太太罚上一顿!”

梁二夫人却是一点都没意识到这事已经做不得了,只一个劲的‘肉’疼即将还给人家的五百两银子:“我都要把银子还给人家了,有什么好怕?我们这不什么都没做吗?母亲要罚我们也没个由头……”

“我是什么都没做,但你却不同———你既然已经收了张家的五百两银子,那就等于把事情做了一半!”梁大夫人觉得这梁二夫人不但一‘门’心思的钻到钱眼里、还蠢得无‘药’可解!可偏偏她已经收了梁二夫人送来的东西,先前也应下这件事了,事情若是被捅出来她少不得要受到牵连……

梁大夫人可不想让真正的一家之主、梁太夫人不待见,因此她虽不耐烦和梁二夫人废话,却只能耐住‘性’子把话说得更加直白些:“你想想,这叶家和王家本就已经定了亲,是张家想要横刀夺爱、‘逼’人家叶家退亲!这件事怎么说都是张家不对,而我们却差点成了张家的帮凶!”

“你应该晓得娘最痛恨人家做哪些拆散姻缘的缺德事,她老人家要是知道了事情的来龙去脉,不但会说张家人心不正、行不端,仗势欺人的使坏拆散一桩好姻缘,还会训斥我们助纣为虐……总之我们没必要为了别人家的事,从此让娘不待见!”

梁二夫人见事情已经无可挽回了,虽满心不甘、最终也只能怏怏的闭了嘴,只是心里恨恨的给联手断了她财路的梁三夫人和顾筝记了一笔账,暗暗下定决心一定要找个机会找回面子、出一出心头这口恶气!

可惜梁二夫人一时半会儿也想不到办法找回面子,因此几日后偶然和顾筝在园子里碰头后,她只能耍耍嘴皮子给顾筝添些不痛不痒的不痛快,一打照面就故意把话说得‘阴’阳怪气的:“哟,这不是我们身份尊贵、最得老太太喜欢的三少‘奶’‘奶’吗?”

梁二夫人那副‘阴’阳怪气的模样实在是不讨喜,顾筝懒得理会她、只微微的冲她欠了欠身,不咸不淡的打了个招呼:“二伯母。”打完招呼顾筝便自顾自的和梁二夫人‘插’身而过,一副不想和她多谈的模样。

顾筝的冷淡却让梁二夫人觉得她目中无人,当下便故意趁着顾筝还没走远、大声的对身边的丫鬟说道:“对了,语柔那丫头去凌云寺也有一段时日了吧?三郎这亲也已经成了,应该很快就会把她接回家了吧?”

梁二夫人身边的大丫鬟琥珀立刻心领神会的接上话,专挑顾筝不爱听的话来说:“三少爷没成亲前就只和表姑娘一人亲厚,当初也是为了避嫌才不得不听三夫人的话、暂且将表姑娘送去凌云寺祈福……如今三少‘奶’‘奶’既已进了‘门’,表姑娘自然也就不必再避嫌了,想必三少爷很快就会亲自将她接回来。”

“对哦,似乎昨儿就听三郎提起,说过几日便会亲自去凌云寺将语柔接回来……”

梁二夫人故意把尾音拖得长长的,还不忘拿眼去瞧顾筝的反应,可惜顾筝并未如她预料那般吃醋吃到气急败坏,脚步依旧迈得不急不缓、心思也只放在园子里那些盛开的‘花’朵上……那副漠不关心、不以为然把梁二夫人当成空气的样子,反而把梁二夫人气得满脸不甘的绞着帕子。

勺儿见了立刻得意的凑到顾筝身边,压低嗓音说道:“少‘奶’‘奶’您不理会二夫人,可把她气得快要把手里的帕子绞成麻‘花’儿了!”

顾筝其实直到刚刚听了梁二夫人主仆的对话,才晓得那位传说中的梁表姑娘闺名唤作“语柔”。不过顾筝才不会傻到去和梁二夫人谈论和梁表姑娘有关的事,她更是知道梁二夫人打的是什么心思,自然不会让她如意、反倒还刻意做出一副丝毫不在意的样子。

事实上顾筝也的确没把那梁表姑娘放在心思,且她自认为自己是个守信之人,因此得了梁二夫人的提醒后,顾筝一回到秋霜苑就一丝不苟的严格执行和梁敬贤之间的约定,委婉隐晦的提醒梁敬贤:“我们成亲以后,你是不是忘记什么事了?你想想我们成亲后你有什么重要的事一直没做?”

梁敬贤心情似乎不错,话里带了几分笑意:“成亲后忘记的事?莫非娘子你是指‘洞’房?”说着不忘坏心的拿眼上下打量顾筝,意味深长的补了句:“我懂了。”

顾筝见梁敬贤一点都不开窍、完全没明白她话里的意思,气得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直截了当的说道:“我是说如今我嫁到你们家也已经有一段时日了,你是不是该去把表姑娘接回来?我们早就约定好我嫁进来只当你名义上的娘子,我也说过我绝不会妨碍你和表姑娘……”

梁敬贤见顾筝竟主动提出要把萧语柔接回来,先是一愣、表情随之变得有些古怪,盯着顾筝看了半响、见她不像是在说违心的话,好心情瞬间被顾筝破坏得一干二净,再开口时语气也变得硬邦邦的、还带了几分恼意:“此事我自有安排,你不必多管闲事。”

世家遗珠:

第九章娘子不开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