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家遗珠

世家遗珠

更新时间:2021-07-21 05:21:12

最新章节: 顾筝自是不知道岑五娘是如何出卖她,最后又是如何的自食其果遭到报应。她只从赵弘越来别院的次数越来越少,每次来心情越来越烦躁,隐约推断出裕王一系应是受到了反击,心里不由暗暗的感到窃喜———裕王一系受挫,那就代表梁敬贤搬来了救兵,把裕王的人马打得节节败退!顾筝深信梁敬贤一赶回刺州就一定会来救她,因此当外

第六章 暗流汹涌

这一夜梁敬贤把自己关在书房里灌得酩酊大醉,到了该歇息的时辰了也没回秋霜苑……

梁敬贤没回屋睡顾筝这个假娘子自是不着急,但却把勺儿急得团团转:“少‘奶’‘奶’,您和三少爷如今才刚刚成亲没几日呢,三少爷若是留宿书房不回来陪您,准会被人说闲话!指不定别人还会以为三少爷其实不中意你、疼爱你,才会成亲没几日就宿在书房!”

顾筝晓得梁敬贤今日是心情不佳才会一直呆在书房,因此对勺儿的话一脸不以为然:“无妨,三少爷今儿心情不佳,让他一个人在书房里静一静也好,我们若是去打扰他兴许反而会让他更不痛快。”

勺儿却不这样认为:“少‘奶’‘奶’这话可就说得不对了———少爷眼下既心里不痛快,那少‘奶’‘奶’就更该陪在他身边开解他才是,怎么能远远的避开?”勺儿说完‘欲’言又止的看了顾筝一眼,最终忍不住小声的嘀咕了句:“指不定您这一避,反倒给了旁人机会!”

顾筝见一向没心没肺的勺儿竟能说出这样的话来,不由对她刮目相看:“喲,你什么时候也懂这些大宅院里的弯弯道道了?看着竟比我还通透聪明几分!你倒是说说什么叫‘反倒给了旁人机会’?”

“少‘奶’‘奶’您别揣着明白装糊涂,您明明知道奴婢在说什么!三少爷生得一表人才,这府里不晓得有多少丫鬟想当他的通房丫鬟呢!哪怕没名没分的跟着三少爷她们都愿意!”勺儿鼓着腮帮子不满的抗议了几句后,方才小声的嘀咕了句:“奴婢是听琉儿姐姐和箸儿姐姐说的,她们说的时候虽故意背着奴婢,但还是叫奴婢给听到了!”

勺儿说到这里小脸上有了一丝洋洋得意,且越发的觉得自己听到的没错,不等顾筝再发话就不依不饶的继续劝说道:“少‘奶’‘奶’,您就听奴婢的话去书房看看三少爷吧!去了好好的说几句宽三少爷心的话,然后再高高兴兴的把三少爷请回来!”

顾筝懒懒的打了个哈欠,道:“不去,我困了……”

顾筝说着便往那张紫檀雕龙凤呈祥拔步‘床’走去,把勺儿急得跟过去紧紧的揪住顾筝,使出九牛二虎之力把她往‘门’外拉去:“少‘奶’‘奶’!三少爷还在书房里喝闷酒呢,您怎么能自顾自的上/‘床’歇息?您可不能只顾着自个儿不顾三少爷!”

勺儿边说边不屈不挠的把顾筝往书房拽去,顾筝拗不过她、最终只能跟着她去书房走了一趟,一进‘门’就见梁敬贤抱着一坛子酒倒在软榻上,顾筝一连唤了他几声他都没回应,显然已经醉得不省人事……

顾筝无奈,只能和勺儿一起把梁敬贤搀扶回屋丢到‘床’上去,百般不愿的耐住‘性’子替他宽了衣,又打了热水替他擦了脸和手,才拉了被子替他盖上……

不曾想顾筝才刚刚替梁敬贤盖好被子,原本嘴得不省人事的梁敬贤就冷不丁的伸手抱住她,霸道的将她往他怀里扣去,待把顾筝整个人都扣得不得不将脸颊紧紧的贴在他滚烫的‘胸’膛上后,梁敬贤才心满意足的弯了弯嘴。

可顾筝被梁敬贤硬是搂在怀里后却是各种不舒服,因此她一等梁敬贤呼吸平稳进入睡眠状态就下意识的想要挣脱他的怀抱。哪知顾筝才略微一挣脱、梁敬贤的手臂就倏然紧缩,嘴里还不忘喃喃自语道:“别走,别离开我……”

顾筝撅着小嘴不满的抗议道:“可你这样抱着我、我很不舒服啦!”

“别走……”

回答顾筝的却只有梁敬贤那含糊不清的呓语,以及一双不大安分、在顾筝身上游走的大手,把顾筝气得杏目圆嗔:“喂!梁敬贤!你给我醒醒!别趁着喝醉酒占我便宜!”

梁敬贤也不知道是真醉还是假醉,对顾筝的话毫无反应、只含糊不清的低喃道:“别走,别走……”

顾筝怒了,一面用头顶开梁敬贤的下巴、一面把他的手掰开:“梁敬贤!”

“……”

这回回答顾筝的只有梁敬贤平稳的呼吸声,且片刻之后梁敬贤还真没了动作,显然是已经熟睡过去了。

顾筝咬牙切齿的反抗了半天梁敬贤都没醒,最终她十分无奈、只能大度的不和一个醉鬼计较,勉勉强强的在梁敬贤的怀抱里找了个相对舒服的位置,气哼哼的窝在他怀里睡了过去。

第二天梁敬贤才一醒来就被顾筝一脚给踹下‘床’去:“无耻!你竟然趁着喝醉酒对我……我……”顾筝“我”了半天也没好意把话挑明了,最终只能临时改口:“总之你就个无耻的流氓、登徒子!每晚都有借口爬上我的‘床’!”

梁敬贤一面‘揉’着隐隐作痛的太阳‘穴’,一面委屈的抗议道:“我昨晚喝醉了,不记得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顾筝抱住被子气嘟嘟的扔下最后通牒:“我不管,今晚你休想再‘摸’上我的‘床’!”

梁敬贤见了顾筝那可爱的模样不知不觉的扬了扬‘唇’,慢慢的坐到顾筝身边、试图和她“讲道理”:“弯弯,你我这才刚刚成亲没几日,若是被丫鬟们发现我夜夜有‘床’不能睡、只能睡贵妃椅,那一定会惹人非议的……你也不想有人在背后拿我们闺房之事胡‘乱’嚼舌根吧?”

顾筝却没那么容易被梁敬贤给糊‘弄’过去:“你别唬我,你不说、我不说,谁会晓得你夜夜睡贵妃椅?!哼!我才不会上你的当!”

梁敬贤这回倒真没忽悠顾筝,只见他煞有介事的分析道:“那贵妃椅让我睡了一整夜,上头的褥子还不被压得皱巴巴的?丫鬟们一进来收拾便心知肚明了,还用得着我们说?我就是怕被她们看出来,前几夜才会趁着你睡着‘摸’上‘床’去。”

顾筝夫‘妇’屋里那张贵妃椅平日里不过是用来小憩,且每次顾筝或是梁敬贤躺过都会有丫鬟立刻收拾得整整齐齐、干干净净,任何时候都不可能出现贵妃椅上的褥子被躺得皱巴巴的现象———除非夜间有人长时间的躺在上面。

顾筝仔细的想了想不得不承认梁敬贤说的有理,一时也找不到话反驳他,只能扭了头假装生气不接梁敬贤的话。

梁敬贤见了便知顾筝内心其实已经被他说服了,就差他再主动给她一个台阶、让她顺着走下来,因此他立刻十分殷勤的凑到顾筝跟前、“严肃认真”的提议道:“要不今后为了掩人耳目我们干脆同‘床’而眠?”

“你放心,我们可以在中间放条被子隔开彼此,我保证绝不会越过隔着我们的被子,若是我违背诺言越到你那边去,你只管把我踹下‘床’、不必留情……这样你总该放心了吧?”

顾筝虽然不乐意但她也想不出更好的办法,只能扭扭捏捏的答应了:“这可是你自己说的———你若是胆敢越界,我就把你踹下‘床’去让你睡地上!”

顾筝一答应梁敬贤嘴角便弯成一个好看的弧度,灿若星辰的眸子里有着一丝诡计得逞的神‘色’,但面上他却还是一本正经:“遵命,一切都听娘子的。”

…………

且先不提顾筝、梁敬贤这头如何,却说先前和叶七雄争夺刘凤歌的张家不知从哪得了消息,得知叶七雄前来寻梁三夫人说项一事……

那张家的张衙内和刘凤歌之间也算是别有一段渊源,简单来说就是张衙内对刘凤歌一见钟情、早就打定主意非她不娶!既然如此,张衙内自是不会轻易将这‘门’亲事拱手让人,加之张家也是有些‘门’路的人家,因此他们很快就不甘示弱的托人帮着牵桥搭线,最终竟找上了同是宣平侯府上夫人的梁二夫人!

张家人和梁二夫人倒是没攀上亲戚关系,只是他打探到梁二夫人和别的夫人不大一样、是个少见的把银子看得比脸面重的大家夫人,素来爱仗着梁家的家世捞偏财。

于是张家人便投其所好、托了七拐八拐的关系找到梁二夫人的陪房,言明只要梁二夫人能想法子劝得叶家把聘礼退了、把刘凤歌让给张家,那张家愿意多多孝敬梁三夫人……所谓的“孝敬”说白了就是给银子呗!

这张家宠张衙内宠得十分厉害,为了让他高兴倒是很舍得‘花’钱,竟许诺事成之后愿意孝敬梁二夫人一千两银子,明着说是给她为此事上下打点用的。

这一千两银子可是个不小的数目,素来贪财的梁二夫人自然想一口吃下……因此梁二夫人虽然明知叶家是梁三夫人的远房亲戚,但她却仗着梁大夫人一向和梁三夫人不合、未必会帮梁三夫人,在这事上她的胜算比梁三夫人大这点,一口应下张家所托、许诺一定会把这件事给办妥。

这世上本就没不透风的墙,张家人前脚才刚刚搭上梁二夫人、梁三夫人后脚就得到了消息,被梁三夫人帮着外人和自己作对的举动气得把屋里的茶盏摔了一地———梁三夫人觉得梁二夫人明知她一定会帮叶七雄、还和她对着干去帮张家,这摆明了是不把她这个弟妹放在眼里!

梁三夫人心想要是这回真让梁二夫人把事情办成、让她失信于叶七雄,那外面的人定会认为她这个梁三夫人在宣平侯府的地位连一个庶子的夫人都不如———若真要论起亲疏来,梁三老爷和梁大老爷才是一母同胞的亲兄弟,梁二老爷不过是梁老太爷妾室生的庶子罢了,梁二夫人有什么资格骑在她头上?!

人争一口气佛受一柱香,心里堵了这么一口气后,梁三夫人更是无论如何都要想办法把叶七雄的事给办成———如果说原先梁三夫人答应帮叶七雄是为了还他人情,那如今她卯足了劲要帮叶七雄却是想把梁二夫人给压下去,好让外头的人不敢小瞧她!

这梁三夫人本就是个城府深、心眼多的人,这点从她这些年来一张口是心非、坚持对梁敬贤采取怀柔政策,并耐住‘性’子忍住没有子嗣的不安这几点便能看出来……

因此梁三夫人一打定主意不让梁二夫人得逞,很快就想出一个万全之策,一面不动声‘色’的假意不知张家托了梁二夫人一事,一面安排心腹悄悄的观察大房那头近段时日的动静,准备只要梁二夫人一动手她就立刻进行反击,速战速决、以最近的速度解决叶七雄的事!

世家遗珠:

第六章暗流汹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