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家遗珠

世家遗珠

更新时间:2021-07-21 05:21:12

最新章节: 顾筝自是不知道岑五娘是如何出卖她,最后又是如何的自食其果遭到报应。她只从赵弘越来别院的次数越来越少,每次来心情越来越烦躁,隐约推断出裕王一系应是受到了反击,心里不由暗暗的感到窃喜———裕王一系受挫,那就代表梁敬贤搬来了救兵,把裕王的人马打得节节败退!顾筝深信梁敬贤一赶回刺州就一定会来救她,因此当外

第四章 利用

若是换做别的隔了好几层的亲戚来求,梁三夫人定是不会因为这样的事欠大房一个人情,只会随便寻些话将人给打发了。但如今是这叶七雄来求,她却不能草草的将他给打发了———早年梁三夫人的亲娘苏氏染了一种怪病,是这个叶七雄帮着寻到一位隐世的郎中、治好了苏氏的怪病。

也就是说这叶七雄算是对叶家有恩,今儿他就算是求到裕王妃大叶氏那里,大叶氏也得想法子帮了他这个忙才算是还了人情……

这些道理梁三夫人都懂,因此叶七雄话一说完、她便不假思索的问道:“那张家是什么来头,竟如此大口气的硬是让你退亲?”

叶七雄一听这话便知这事有戏,立时忙不迭的把张家的底细给抖了出来:“看上那刘凤歌的乃是桐州府府太爷的小舅子张衙内!”

梁夫人听了顿时了然———这叶七雄不过是个守备,他的儿子哪比得上桐州府府太爷的小舅子张衙内?怪不得刘家想要退亲将刘凤歌重新聘人,把闺‘女’嫁给李衙内可比嫁给叶七雄的儿子强多了……想来那刘家也是个势力的!

这事儿既是不得不想法子替叶七雄给办了,梁三夫人便没多说废话、直接应了下来:“既是老大哥的事儿,我自是会想法子把事情给办妥了。只是这事儿我家三老爷出面怕是不顶用,得寻个机会求了我家大老爷才行……老大哥且先回去等消息吧,事情一办妥当我自会使人去与你说。”

叶七雄听了自是千恩万谢,拣了一大堆好话赞梁三夫人,之后方才高高兴兴的家去,安心的等梁三夫人给他捎去好消息。

叶七雄一走梁三夫人便支着下巴坐到了窗台前,寻思该如何向大房开这个口———梁三夫人素来是个好面子的,更是个善于利用现成资源的人。因此她思来想去后决定让梁敬贤去求大房办这件事,省得她得拉下脸去和一向不和的梁大夫人打‘交’道。且这梁敬贤本就是大房的儿子,由他去说事情应该比较有办成的机会……

打定主意后梁三夫人很快就使人把梁敬贤找了过来,母子见面后她并未直接提让梁敬贤去找大房帮忙一事,而是先关心起顾筝嫁到梁家后的情形:“你媳‘妇’儿嫁过来还习惯不?日常起居可有哪里觉得不习惯、不舒心?若是她有哪里觉得不舒心,叫她尽管来和我说,一些能变通的规矩我一定帮着她和老太太说说!”

梁敬贤微微欠了欠身子,带着几分客气和疏离回道:“多谢母亲关怀,筝娘她还好,没有觉得哪里不舒心。”

梁敬贤的疏离让梁三夫人微微感到一丝不悦,但她很快就把内心的不悦强压下去,笑‘吟’‘吟’的拉了梁敬贤的手、语气亲切的嘱咐道:“筝娘此番初来乍到、到了一个完全陌生的大家庭,哪会事事顺心、处处如意?她嘴上虽没同你抱怨过什么,但你自个儿却得多留个心眼儿关心她,可别因为已经把她当成自家人便疏忽了她的真实感受!”

“母亲的教诲儿子都记下了。”梁敬贤的回答依旧不咸不淡,并不着痕迹的把被梁三夫人拉着的手‘抽’了回来:“母亲若是没别的事,儿子就先告退了。”

“不急、不急,今儿我们母子俩好好的说会儿话,”梁三夫人都还没进入正题呢,哪会就这样放梁敬贤离去?只见她笑‘吟’‘吟’的硬是将梁敬贤拉到她身边坐下,慈眉善目的委婉问道:“筝娘进‘门’后你可曾带着她单独去给你大伯父、大伯母请安?”

一提起梁大老爷夫‘妇’、梁敬贤立刻变得面无表情,语气也生硬了不少:“不曾,也没这个必要。”

梁三夫人故作不悦的嗔了梁敬贤一眼,苦口婆心的劝道:“你这孩子真是不懂事,他们好歹也是你的生身父母,如今你既已经成了亲、那就该带着新媳‘妇’儿去给他们请安问好才是,怎么能真把他们当成寻常的亲戚对待?”

梁敬贤听了淡淡的看了梁三夫人一眼,虽晓得她说的并不是真心话,但却未当面揭穿她、只淡淡的回了句:“他们只是我的伯父、伯母,以前是、如今是,以后也是。”

梁敬贤的话让梁三夫人听了暗自感到欣喜,并再一次觉得这些年来她做的很对———梁三夫人不是圣人,她和其他两个妯娌一样因为没有儿子而缺少安全感,也一直担心梁敬贤这个嗣子将来会翻脸不认她这个养母。

不过梁三夫人却比同样过继了大房儿子的梁四夫人聪明,她从来都不会刻意去打压梁敬贤,也不会对梁敬贤耳提面命、‘逼’他必须忘记生身父母好好的孝顺自己,而是选择用柔和的态度去对待梁敬贤,把梁敬贤照顾得衣食无忧的同时、从不阻止他和生身父母接触,甚至为了体现她的宽宏大度、她还经常主动鼓励梁敬贤亲近梁大老爷夫‘妇’。

因为梁三夫人知道骨‘肉’亲情是种斩也斩不断的联系,是她拦不住也阻隔不了的血脉关系,甚至很可能她越是拦着梁敬贤不让他去接近生身父母,他反而越是想去接近他们……所以聪明的梁三夫人索‘性’由着梁敬贤和生身父母接触,还故意劝梁敬贤谅解生母当初不得已的举动,以此来博得梁敬贤对她的好感。

当然,梁三夫人之所以会这样做,是因为她压根就不担心梁敬贤会真的和梁大老爷夫‘妇’变亲近———梁三夫人深知当年梁大夫人把梁敬贤这个亲生儿子往外推的举动,彻头彻尾的伤害了梁敬贤,让心里藏了一根刺的梁敬贤这些年来一直都主动远离梁大夫人,更是从来不主动靠近她、和她亲近。

梁敬贤对梁大夫人这个生母的态度让梁三夫人十分放心,也让她因此严格要求自己必须像对待亲生儿子那般对梁敬贤,无微不至的照顾他、笼络他的心,因为她十分清楚梁敬贤乃是她将来老了唯一可以依靠的人,她一定要紧紧的抓住他。

可惜纵使梁三夫人当年不得不认命的过继梁敬贤为嗣子,这些年来也算是悉心栽培和养育梁敬贤,但当年她先是抢着要梁敬云、后来抢不到梁敬云才勉为其难过继梁敬贤的举动,和梁大夫人的举动没有本质区别,同意早就已经深深的伤了梁敬贤的心,在梁敬贤的心里埋下一根刺。

所以长大后大放光彩的梁敬贤,虽然心里很是感‘激’梁三夫人对他的栽培和养育之恩、也愿意将来给她养老送终,但他和她却始终无法‘交’心成为真正的母子,梁敬贤对梁三夫人也一直都是客客气气的十分疏离———梁敬贤虽然对她心存感‘激’,将来也一定会好好的替她养老送终,但这不代表他可以毫无芥蒂的接受梁三夫人。

这些梁三夫人自是不知道,她依旧按照自己所认为的、最妥当的方式对待梁敬贤,只是梁三夫人不希望梁敬贤和梁大老爷夫‘妇’太过亲近的同时,却又想利用他和大房之间这一层关系办事……

因此梁三夫人虽不再劝梁敬贤带着顾筝单独去给梁大老爷夫‘妇’问安,但她却没放弃通过梁敬贤找梁大夫人帮忙的打算:“前儿你远房表舅父来找了我,求我帮他帮一件事,好让他们家小子能顺顺利利的成亲……”

梁三夫人一五一十的把叶七雄求的事告诉梁敬贤,说完抬眼看了他一眼、带着几分试探说道:“你这位远房表舅父早年对你外祖母有恩,这事儿我们不得不帮,再说这事儿也是他们家在理、那张家不在理!”

“我寻思着只要找你大伯父说说,由你大伯父给那桐州府府太爷写封信知会一声,张家定会收手不敢再和你表舅父争那刘凤歌了……要不你去和你大伯母说一声,让她请大伯父出面帮咱们一把?”

叶七雄既求到梁三夫人这里、那这件事便算是内宅之事,梁三夫人也不好不先去找梁大夫人通气就越过她、直接去找梁大老爷出面,毕竟男‘女’有别、大伯和的弟妹之间也须得避嫌,这件事还是通过梁大夫人转述给梁大老爷知晓较为合适……

不曾想梁敬贤一听说梁三夫人让他去求梁大夫人,二话不说便起身作势要走:“这件事恕儿子不能帮母亲办妥,大伯母素来不喜欢儿子、儿子就算去了也没用,母亲还是自个儿去找大伯母说吧!”

“唉,你这孩子怎么话没说上两句就又要走?你这说的都是些什么傻话?你大伯母怎么会不喜欢你呢?”梁三夫人一面拉着面‘色’不虞的梁敬贤重新坐下,一面继续劝他出面:“你先前那话可就说错了,这事儿若是我出面你大伯母指不定要刁难我一番、不肯爽快应下,但若是你出面去找她可就不同了……”

不曾想事情一和梁大夫人扯上关系梁敬贤就犯了倔,不等梁三夫人把话说完就直接出言打断:“母亲您不必再多说了,我是不会去求大伯母的!”这回梁敬贤说完就径直告辞离去,不再给梁三夫人游说他的机会。

世家遗珠:

第四章利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