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家遗珠

世家遗珠

更新时间:2021-07-21 05:21:12

最新章节: 顾筝自是不知道岑五娘是如何出卖她,最后又是如何的自食其果遭到报应。她只从赵弘越来别院的次数越来越少,每次来心情越来越烦躁,隐约推断出裕王一系应是受到了反击,心里不由暗暗的感到窃喜———裕王一系受挫,那就代表梁敬贤搬来了救兵,把裕王的人马打得节节败退!顾筝深信梁敬贤一赶回刺州就一定会来救她,因此当外

第二章 掩藏心底的痛

梁四夫人一被梁二夫人点名,立刻飞快的那眼扫了梁大夫人一眼,见梁大夫人似乎并未不悦才缩着脖子委屈的嘀咕了句:“二嫂你干嘛拿我说事?”说完又飞快的看了梁三夫人一眼,最终闭了嘴没多说,只绞着帕子泪汪汪的看着梁二夫人。

原来梁二夫人这是在拿梁四夫人当枪使,明着说梁四夫人慷慨大方,其实是用这话暗讽梁大夫人不待见梁敬贤这个亲生儿子,把亲生儿子真真正正的当成外人对待,甚至连梁四夫人这个婶娘都比她疼梁敬贤……怪不得梁四夫人要不乐意呢!

为何说梁二夫人拿梁四夫人当枪使呢?

梁敬贤明明是三房的少爷、先前也喊了梁三夫人“娘”,怎地又成了梁大夫人的亲生儿子?

说到这里就不得不提下梁家复杂的家史,以及梁家四房人之间错综复杂的关系了……

说来也怪,梁太夫人虽一口气生了三个儿子,但也不知道是儿子们娶的妻子先天基因有问题,还是命中注定家族到了梁大老爷这一代要子嗣不旺,梁家三位嫡出以及一位庶出的老爷,娶了妻后竟只有梁大老爷这一房得了三个嫡子、一个庶子。

梁二老爷夫‘妇’倒不是不能生,可偏偏一连生了三、四个闺‘女’,无论是梁二夫人还是各房小妾卯足了劲,寻了各种各样的偏方来用、到头来还是生不出儿子,把梁二老爷气得最后只能给大‘女’儿招了婿,让‘女’婿入赘到家里来当个半子替自个儿养老送终。

梁三、梁四老爷乃是双生子,两人打娘胎里出来便带了病根,且这个病根恰恰影响到他们的生育能力,让他们二人娶了妻后无论多么卖力的播种,别说是儿子了、就是闺‘女’都生不出一个来,最终他们二人只能死了这条心、另外想别的办法。

可梁太夫人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三房、四房无后,更不能让梁三老爷和梁四老爷将来百年归土没孝子摔盆、捧灵啊!

于是梁太夫人左右思忖过后,只能让老大把膝下的孩子拨两个出来过继给老三、老四。被挑中过继的两个孩子当中其中一个就是梁大夫人亲生的梁敬贤,另外一个则是梁大老爷的妾室周姨娘所生的庶子、梁敬行———也就是说梁敬贤如今的“娘”梁三夫人其实是他的婶娘,而被他唤作“伯母”的梁大夫人才是他的生身母亲!

且先不提梁敬贤自个儿如何看待这两个母亲,却说这些年来梁大夫人虽然对梁敬贤总是不冷不淡、不亲不热,但心里却一直恨梁三夫人抢走她的儿子;而梁三夫人则因为她是梁敬贤的生母,生怕梁敬贤长大后会同她较为亲近,一直把梁大夫人视为最大的对手,心里对她更是颇为忌讳。

也正是因为梁大夫人和梁三夫人素来不和,梁二夫人才会故意选顾筝刚刚进‘门’认亲的机会,唯恐天下不‘乱’的煽风点火,借着送见面礼一事挑拨得梁大夫人和梁三夫人彼此心中不快,甚至生母的一视同仁也刺痛了梁敬贤的心,让他把背脊‘挺’得更直的同时、一张脸也板得更紧。

而梁三夫人这辈子最恨的就是别人有意无意的提起、梁敬贤是梁大夫人所出一事,因此她一见梁敬贤受梁二夫人话的影响、脸‘色’变得有些难看,一张脸也跟着沉了下来,直接不客气的瞪了唯恐天下不‘乱’的梁二夫人一眼。

梁大夫人则是不动声‘色’的把一切都看在眼底,她虽然心里不爽梁二夫人戳她的痛处,但面上却丝毫不见怒气,反而只一脸温婉、落落大方的说道:“都是新进我们家‘门’的人,初次见面我自然是要一碗水端平了……且给晚辈们东西贵不在轻重,而是在心意。”

梁二夫人最见不得梁大夫人成天端着长媳的架子、表现出一副端庄贤淑的模样,因此她一见梁大夫人不愠不火的接了她的话,立刻又心生一计、故意以顾筝为借口,往梁大夫人另一个痛处戳去:“三郎媳‘妇’儿,你是否也觉得我们大少爷器宇轩昂、龙章凤姿,一看便知是我们府上唯一有资格封世子爷的人?!”

梁二夫人口中的“大少爷”乃是长房的嫡长子、梁敬谦,但他却非梁大夫人所出,乃是梁大老爷已故的原配朱氏所出。

有了这么一个原配生的嫡长子挡在前头,梁大夫人所生的儿子、梁二少爷梁敬云就只能屈居第二了———明明自个儿也是明媒正娶的正室夫人,梁敬云是自个儿生的头一个儿子、也是光明正大的嫡子,可就是因为梁敬谦挡在前头,害得梁敬云就这样一辈子无缘世子之位,今后也不能继承梁大老爷宣平侯的爵位!

自己生的第一个儿子无缘爵位,这件事比梁敬贤被梁三夫人抢走还让梁大夫人心痛怨恨,也是梁大夫人这辈子最最在意和不甘心的事……

因此梁二夫人一故意当着顾筝的面提梁敬谦,还刻意夸他“龙章凤姿”、乃是准世子爷,梁大夫人脸上的笑容立时就有些挂不住了,虽看面上看起来还是一团和气、但目光却‘阴’沉了几分,显然是被梁二夫人踩到痛处、心里很是不痛快。

顾筝虽嫁到梁家前恶补了下梁家家史,但也只是大致了解了下梁家家谱,以及最近几代人的亲戚关系。至于梁家四房人之间的恩恩怨怨她却是不大清楚,只知道梁敬贤从大房过继到三房一事,其余的事因梁家多年来一直刻意隐瞒、不想让别人知道,所以顾筝出嫁前也就没能打探到内幕消息。

不过梁家瞒着这些家事、没有在出嫁前对岑家明言倒也不算是什么大事,毕竟这终归是梁家的家事,且自己无所出、过继兄弟之子为嗣子的人家多了去了,这本就是件十分寻常的事,没必要特意和亲家说明。

不过顾筝虽然不知道这里头的弯弯道道,但她还是敏锐的嗅到一丝不对劲,觉察到梁家四房人之间暗流汹涌、彼此不大对路———难不成她这个新媳‘妇’儿才刚刚进‘门’,就要在生母和养母之间做选择?

也不知道梁敬贤是和他的生母亲近些、还是和养母亲近些,不知道他是向着谁的、她还真不好表态啊!

梁敬贤这家伙也真是的,也不知道提前和她打个招呼、让她心里事先有个底!

不过顾筝虽不知道该如何表态,但梁二夫人一把她推出来、她就意识到事情有些不对劲,暗暗的分析一番后顾筝来了个四两拨千斤、谁也不得罪:“二伯母不说我还没注意到呢!几位叔伯还真是个个都生得器宇轩昂、龙章凤姿,一看便知将来定会前途无量!”

顾筝没有接下梁二夫人的话只夸梁大少爷一人,而是把梁家几位少爷都一并夸了,哪个都不偏袒、任谁都挑不出刺儿来,让梁太夫人一脸赞许的看了她一眼,微微的点了点头,暗喜自己没有看走眼、给梁敬贤挑了个好媳‘妇’儿!

梁敬贤不乐意顾筝被搅和进长辈们的明争暗斗里,更不爽梁二夫人一个劲的借顾筝生事,因此不等梁二夫人再发话、他便往前一步挡在顾筝面前,对梁太夫人说道:“祖母,我想带筝娘四处走走,也好让她早点熟悉下家里的地形。”

梁太夫人十分善解人意的给了小两口单独相处的时间:“去吧,带你媳‘妇’儿好好的转转。”

顾筝闻言暗暗的松了一口气,和梁敬贤一起向诸位长辈行了礼后便退了下去,由梁敬贤领着到梁家的后‘花’园转悠……

因昨夜睡得有些不安稳,顾筝白日里多少觉得有些困乏,因此才转了一会儿她便赖在一处八角亭子里不肯再走:“累死我啦,不逛了!剩下的地方改日再慢慢转吧!你们梁府比我们岑府还大,一时半会儿也转不完嘛!”

梁敬贤却没像以往那样和顾筝抬杠,而是面‘色’微沉的看着湖上某一处,让顾筝不由偷偷的多看了他几眼———他似乎打从梁太夫人的敬和堂出来面‘色’就一直不虞,像是先前认亲的过程让他十分不快,又像是十分在意梁二夫人先前说的那番话。

为了别人的几句话就一直不快,这不像是梁敬贤的‘性’情啊!

莫非这其中藏有什么她不知道的隐情?

一想到这里,顾筝忍不住往梁敬贤身边凑了凑,半是担忧、半是八卦的问道:“你怎么了?不高兴?”

“……”梁敬贤没有回答,依旧把目光定格在湖面某一处。

顾筝不死心,歪着脑袋想了想后换了个更直接的方式问道:“我瞧着你二伯母似乎有些不对劲,她先前无端端的为何说那些话?说起来你二伯母还真是不讨人喜欢,她才张嘴说了几句话就把你娘、你大伯母、你四婶娘全都给得罪了———我先前瞧着她们听了你二伯母的话后脸‘色’都不大好看,这是为何啊?”

见梁敬贤还是不理会自己,顾筝不由怒了:“喂!你要想我好好的配合你演戏,就必须把你家这些‘乱’七八糟的关系一五一十的告诉我,否则我一个不小心可是会把人给得罪光了,到时候我们可就演不下去、只能一拍两散了!”

顾筝发狠的胡‘乱’威胁梁敬贤一通后,总算是让他慢慢的把目光挪到她身上:“我是三房的嗣子,大伯母其实才是我的生身母亲。”

顾筝嗤道:“切!这点我早就知道了!说点别的!”

“别的?”

梁敬贤的嘴角浮起一丝淡淡的讽刺,目光里竟满是自嘲之‘色’:“那我就和你说说当年我是如何过继给三房的吧!当年我娘……,”梁敬贤顿了顿,最终目光‘阴’郁的改了口:“当年我生母膝下除了我之外还有一个儿子,他就是如今的二少爷……”

原来当年梁大夫人膝下育有两子,幼子梁敬贤年幼时资质平平、还未展现出他神童的光彩,看起来只比寻常的孩子聪明一些,除此之外没有任何长处。

反倒是梁敬贤的亲兄长梁敬云从小就十分聪慧,三岁就能识字、四岁就能背书,七岁就有大儒断定他将来定成气候……总之当年的梁敬云小小年纪就大放光彩,各方各面都胜过还默默无闻的梁敬贤,让梁敬贤的所有一切都掩盖在兄长的光环下。

如此一来,当梁太夫人决定从梁大夫人生的两个儿子里挑一个出来过继给三房时,梁大夫人和梁三夫人都争着、抢着要聪颖过人的梁敬云———梁大夫人为了保住天资聪明的大儿子,努力的把二儿子梁敬贤往外推;而梁三夫人为了能过继到一个最好、最优秀的嗣子,则从头到尾都瞧不上梁敬贤、只拼命的想要把梁敬云抢到手!

两个母亲都只看中梁敬云、嫌弃梁敬贤,这让梁敬贤的地位瞬间变得十分尴尬———过继一事一出,他竟成了生母不要、养母不喜的孩子,这给当时已经懵懂懂事的梁敬贤心里造成了巨大的伤害,让他怨恨梁大夫人的同时也不喜欢梁三夫人!

两个母亲争夺孩子的最终结果显然是梁大夫人赢了,否则梁敬贤如今也不会是三房的少爷;只不过风水轮流转,时隔多年后梁敬贤的光彩已大大的胜过兄长梁敬云,让梁三夫人有了一种拣到宝的惊喜……

顾筝静静的听梁敬贤讲完这些不为人知的陈年往事,当她听到梁敬贤说他当年是个没人要、被两个母亲嫌弃的孩子时,心下意识的一缩、自有主张的心疼起年少的梁敬贤,为梁敬贤感到不值的同时也对梁大夫人、梁三夫人齐齐没了好感:“当年你还只是个孩子,她们怎么可以那样伤害你?她们根本就不配当你的母亲!”

世家遗珠:

第二章掩藏心底的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