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家遗珠

世家遗珠

更新时间:2021-07-21 05:21:12

最新章节: 顾筝自是不知道岑五娘是如何出卖她,最后又是如何的自食其果遭到报应。她只从赵弘越来别院的次数越来越少,每次来心情越来越烦躁,隐约推断出裕王一系应是受到了反击,心里不由暗暗的感到窃喜———裕王一系受挫,那就代表梁敬贤搬来了救兵,把裕王的人马打得节节败退!顾筝深信梁敬贤一赶回刺州就一定会来救她,因此当外

第一百八十章 出嫁

太夫人‘摸’着顾筝的头,一脸慈爱的劝慰道:“傻孩子,祖母也舍不得你,可祖母不能把你拴在身边一辈子啊!祖母能看着你出嫁、过上称心如意的好日子就心满意足了……”

这一刻顾筝的内心真的有着许多的不舍,眼前这个一直关爱她、宠爱她的老人,是这个时空她最最在乎的亲人,但过了今天她就不能像以前那样日日陪伴在她身边了……一想到这里顾筝不由鼻子一酸,红着眼眶说道:“祖母您放心,我即便是嫁为人‘妇’,也会常常回来陪您说话解闷。”

太夫人刮了顾筝的鼻子一下,笑‘吟’‘吟’的拿了个比喻来打趣她:“嗯,祖母知道你是个孝顺的孩子,不会‘娶了媳‘妇’儿忘了娘’!”

顾筝红着脸娇嗔道:“祖母……”

这一夜顾筝和太夫人便这样有一搭、没一搭的一直聊到深夜,她们聊了这些年来一起度过的喜怒哀乐,也聊了已经去世的顾丽娘,言语间满是感叹和不舍。

…………

因梁、岑两家在不同的州府,虽离的不远、但走起来也要小半日的功夫。因此为了不耽搁拜堂的吉时,第二天天还没亮透,顾筝就被太夫人从被窝里拉了起来,且勺儿才刚刚服‘侍’顾筝洗漱完毕,太夫人专程为顾筝请来的全福人、陈夫人便准时到了。

所谓的“全福人”,顾名思义便是指有福气的人,一般是指上有父母、下有儿‘女’,夫妻恩爱、兄弟姐妹和睦相处的有福气之人。新人成亲请全福之人前来打点琐事,便是希望能够沾沾全福人的福气,婚后的日子能像全福人那般有福气。

陈夫人如期而至后,太夫人便使人奉上崭新的镊子、五‘色’丝线、钱币、白粉等物,请陈夫人替顾筝开脸,替顾筝完成出阁前最重要的一道仪式。

这些出阁前的必要仪式顾筝早就被提前告知过,因此她对开脸一事倒也不算是陌生,知道开脸乃是古代的一种美容方法———具体是指去除面部的汗‘毛’、剪齐额发和鬓角的仪式,乃是古代‘女’子嫁人的标志之一。

陈夫人细心的替顾筝开了脸后,太夫人便焦急的询问丫鬟:“时候不早了、得赶紧梳头换嫁衣才行……一早说好的梳头娘子来了没?”

紫苏赶忙答道:“来了、来了,太夫人您别着急,玳瑁正把她往这儿领呢!”

紫苏话音才落,玳瑁便正好掀了帘子将梳头娘子领了进来,那梳头娘子也是城里有名的巧手,进了屋不消人催促便主动上前、手脚麻利的替顾筝梳头,嘴里也按照规矩说着一些吉利话儿……待把规矩做足了,梳头娘子才往木梳上抹上头油、替顾筝梳了个‘妇’人发式。

梳过头顾筝先用了碗莲子百合汤,吃完方才在勺儿、琉儿的服‘侍’下换上大红的嫁衣,随后又被勺儿按到了梳妆台前,开始描眉点‘唇’、抹粉涂脂、‘插’钗挂珠,一直折腾到酉时方才打扮妥当。

顾筝打扮妥当后梁家迎亲的队伍还没到,太夫人便趁机吩咐紫苏去替顾筝下碗面,还不忘嘱咐顾筝待会儿多吃点:“出‘门’前先在自个儿家里吃碗面垫垫肚子,轿子抬到梁家后还得闹腾上好一阵子呢!若是你一直忍到闹腾完才吃东西,准会饿坏!”

顾筝虽没成过亲,但却知道这新娘子一旦盖上红盖头上了‘花’轿,想要吃东西或是喝水多少都有些方便,因此为了不让自己挨饿受罪,顾筝一面乖乖的接受太夫人的安排,一面不忘对勺儿吩咐道:“勺儿姐姐,你赶紧去替我备上几包小点心,一会儿我塞一包到袖子里,路上若是饿了也好偷吃几块……”勺儿应下后自去准备不提。

且先不说顾筝这头如何,却说梁家那头梁敬贤也是起了个大早,郑重其事的祭拜完祖先后,梁敬贤便骑着马头绑了红绣球的枣红大马,领着抬着大红‘花’轿的迎亲队伍,一路浩浩‘荡’‘荡’的前往岑家迎新娘子过‘门’。

梁敬贤一行人一路上又是敲锣奏乐、又是点放炮仗好不热闹,才进了桐州城城‘门’就引了许多人出来看热闹……

梁敬贤和抬新娘子的‘花’轿刚刚抵达岑家大‘门’外,就被顾风带着一群人不客气的拦了下来,陪着梁敬贤前来迎亲的罗锦明上前搂住顾风的脖子,替梁敬贤说了不少好话、有帮着梁敬贤破了顾风设得难题,最后又塞了不少利钱给顾风一群人……如此折腾了一番后,顾风方才勉强放过抢走妹妹的梁敬贤,让梁敬贤一行人顺利穿过大‘门’、前往垂‘花’‘门’处迎新娘子。

垂‘花’‘门’处也是早早的就有一群‘女’眷候着,那群‘女’眷又拦了梁敬贤这个新郎官一回,梁家陪同梁敬贤前来请亲的人见了赶忙分了些彩缎、利钱与她们,那些‘女’眷收了彩缎、利钱后方才笑嘻嘻的让路,准梁敬贤带着吹鼓手进院子里作乐催妆。

而外面一传来“噼里啪啦”的炮仗声和喜气洋洋的乐声,‘性’子活泼的勺儿便一脸兴奋的跳了起来:“准是新姑爷来迎亲了,奴婢替姑娘出去瞧瞧!”

勺儿说完不等顾筝开口就一溜烟的跑了出去,片刻后便折了回来,捧着一捧讨来的利钱、兴高采烈的说道:“没错,是新姑爷来迎亲了!”

陈夫人闻言笑‘吟’‘吟’的代替顾筝出去,不一会儿便挽了个大红绣金‘色’龙凤舞的包袱走了进来,打开包袱取出梁敬贤送来的红盖头,小心翼翼的替顾筝盖上。

顾筝见自个儿都被盖上红盖头了,心想应该差不多该出去上‘花’轿了,于是便下意识的扶着陈夫人的手往外走,不曾想陈夫人却重新将她按坐回‘床’上,笑着说道:“不急、不急,新娘子可不能出去得太早,得摆足了新娘子的架子,晾一晾新郎官、让他着着急才显得尊贵!”

顾筝听了只能安安静静的坐在‘床’上,一直到外头响起更加响亮的炮仗声、以及吹鼓手更卖力的吹奏,陈夫人才笑着说了声“差不多了”、小心翼翼的扶起顾筝,一路引着她去给太夫人、岑老爷、罗夫人等长辈磕头拜别。

磕完头后陈夫人才扶着顾筝往外走,才刚刚踏出‘门’槛、喧闹嬉笑声便扑面而来,顾筝只隐约听得有人兴奋的高喊了声“新娘子出来了”,走了几步又听得一阵震耳、接连不断的炮仗声……一直到被陈夫人扶着上‘花’轿,顾筝的耳边还被炮仗震得嗡嗡直响。

而顾筝上了‘花’轿后,那几个抬‘花’轿的轿夫却还是一动不动、不肯抬轿起步,只笑嘻嘻的立在原地冲梁敬贤这个新郎官挤眉‘弄’眼、做十分明显的暗示,甚至还有大胆的轿夫直言这利市钱给的太少了,让他们没力气抬‘花’轿、送新娘……

这轿夫嚷嚷着要钱倒不是故意刁难新人,而是按照大丰的规矩习俗行事,这在大丰叫做“起担子”,意思就是给足了喜钱轿夫才肯抬轿起步,也只有给足了喜钱这轿子才算是抬得吉利。

梁敬贤自来便不是个小气的人,一见轿夫讨厌利钱便拍手让小厮搬了几筐贴了“囍”字红剪纸的小箩筐过来,抓了里头的铜板儿爽快的往‘花’檐四周撒去,几个轿夫见状立刻身手敏捷的接起了喜钱来……

几个轿夫得足喜钱了才喜笑颜开的把‘花’轿给抬了起来,随行的媒婆立刻十分有眼‘色’的高喊了声“起轿———”,媒婆声音才落、‘花’轿便在络绎不绝的炮仗声中晃晃悠悠的走了起来,一路往梁家而去。

…………

轿夫的脚程很快,顾筝不过是在‘花’轿里打了个盹儿、还没彻底清醒过来就听得陈夫人小声的在外头提醒道:“快到梁家了,新娘子可得打起‘精’神来,待会儿入‘门’时一定要听我的指示、万万不可出错,否则可就不吉利了!”

顾筝轻轻的“嗯”了一声算是知晓了,随后果然只再行了大约一盏茶的功夫、‘花’轿便停了下来重新落到了地上,顾筝在轿子内只听得有人兴奋的高喊“新娘子到了”,紧接着轿帘便被人撩开,陈夫人和梁家请的全福人姜氏一起将顾筝扶了下来。

陈夫人一边指引顾筝下脚,一边小心的在顾筝耳边叮嘱道:“新娘子的脚必须踏在青布条上不得踏地,否则便不吉利。”

顾筝不敢有丝毫马虎、马上乖乖照做,随后有人捧镜倒行,引着顾筝跨过马鞍、草垫以及金秤等物事,最终才将她引入梁家大‘门’。

两位全福人一直把顾筝扶到拜堂的厅堂,才将她‘交’给同样穿着一身吉服的梁敬贤,由梁敬贤牵着红绸布的另一端,在媒婆的高唱声中完成拜堂仪式,最后在喧闹嬉笑声中被送入新房。

一进入新房,熙熙攘攘的喧闹嬉笑声便被隔在了‘门’外,周围突然恢复安静让顾筝一时间有些不适应,恍惚间觉得自己到了另外一个世界……一直到被人扶到新‘床’上坐下,耳边传来一个陌生、但却带着几分笑意的声音,顾筝才慢慢的回过神。

“请新郎官挑盖头。”

那声音才落、顾筝便觉得眼前一亮,让她下意识的抬了抬头———她一抬眼便望进一双灿若星辰的眸子里,眸子的主人脸上有着她从未见过的温柔神‘色’,大红的吉服将他衬得比往日还要英俊几分,让顾筝目光一落在他身上便像是着了魔般忘记移开,只怔怔的看着眼前那个‘玉’树临风的俊郎儿。

他看她的目光那么的专注认真,就像是在凝望一件绝世珍宝般……

而在顾筝为梁敬贤的风采感到惊‘艳’着‘迷’的同时,梁敬贤也被红盖头下的顾筝给‘迷’得失了神———她的杏目里似有着一泓秋水,紧紧的将他的心神摄入,让他的双眼不由自主的一眨不眨的凝望她,下意识的目光把她的眉、她的眼、她的鼻,还有她那红菱般‘诱’人的樱‘唇’细细的描绘一遍。

如此娇俏动人的美/娇/娘让他怎么看都觉得看不够……

他的弯弯穿上大红嫁衣后真的很美,美得让他忘却呼吸、只想将她狠狠的搂进怀里,用一个炙热缠绵的‘吻’来证明这一切不是一场梦……

----------------------------------------------------------------------------

‘洞’房要怎么写呢?‘洞’房要写‘肉’咩?咳咳咳,好像还不到给‘肉’的时候,争取来点‘肉’汤吧!

世家遗珠:

第一百八十章

出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