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家遗珠

世家遗珠

更新时间:2021-07-21 05:21:12

最新章节: 顾筝自是不知道岑五娘是如何出卖她,最后又是如何的自食其果遭到报应。她只从赵弘越来别院的次数越来越少,每次来心情越来越烦躁,隐约推断出裕王一系应是受到了反击,心里不由暗暗的感到窃喜———裕王一系受挫,那就代表梁敬贤搬来了救兵,把裕王的人马打得节节败退!顾筝深信梁敬贤一赶回刺州就一定会来救她,因此当外

第一百七十七章 求娶

顾筝倒是公‘私’分明,觉得很有义务陪梁敬贤这个老板逛街考察市场:“也不能这么说,梁表哥是宝庆银楼的少东家,和他一道我也能顺道听听他的建议,所以我必须去赴约,这是公……正事!”

顾风见无法劝顾筝放弃,立刻改变主意:“那我必须得陪你一块去!”

顾筝本就把顾风算在内:“哥哥你自然要一道去了,总不能叫我单独和梁表哥一起逛街吧?”

于是顾风很快就给梁敬贤回了信,第二天禀过太夫人后便带着顾筝一块出‘门’,几人很快就在宝庆银楼碰面,待顾筝核对过近期的账目后,他们便出了宝庆银楼一路逛了下去,打算把桐州城有名的首饰铺子和银楼都逛一遍。

一路上顾风虽然总是刻意将顾筝护在自己身边,不让梁敬贤有机会接近顾筝,但当几人在一间茶楼小做休息、顾风自去更衣时,梁敬贤还是逮到了和顾筝单独相处的机会,直截了当的向顾筝提起两家结亲一事:“顾妹妹,我们两家的长辈似乎有结亲之意,听说你不乐意嫁给我?”

梁敬贤问得如此直接、把顾筝惊得差点直接把嘴里的茶喷出来!

这个家伙就不懂得委婉点询问吗?

不对,有谁会像他这样理直气壮的前来兴师问罪?

古代人不是都应该很含蓄、很害羞的吗?

顾筝勉强把茶水咽下去后,一面悄悄的腹诽梁敬贤、一面捂着‘胸’口咳了半天方才渐渐平静下来,一脸不满的娇喝道:“我就是不乐意嫁给你,你能奈我何?哼!”

梁敬贤却是十分执着,猛地抓着顾筝的手腕追问道:“为何不乐意?莫非你已经有意中人了?”

“放开我!你别胡说八道,我才没意中人!”顾筝一面用力的把梁敬贤的手甩开,一面不忘小声的嘀咕了句:“我又不是你!”

梁敬贤听了顾筝说的前半句话、一直提着的心便放回了原位,脸‘色’也恢复如初,先前的严肃和紧张统统不见,取而代之的是让顾筝倍感熟悉的无耻和赖皮:“既然你没有中意的人,那不如就嫁给我吧……嗯,想嫁给我的姑娘可多了,嫁给我你也不算委屈。”

梁敬贤那副洋洋得意的模样让顾筝见了就想反驳:“你别臭美了,我恰恰觉得嫁给你十分委屈,我才不会嫁给你这个自大狂!”

只要顾筝没有意中人,那梁敬贤就有把握一点一点的俘虏她的心,因此面对顾筝的反驳梁敬贤一脸不以为然,而是用理所当然到有些霸道的口‘吻’反问道:“我们抱都已经抱过了,你不嫁给我还能嫁给谁?”

梁敬贤的话让顾筝瞬间羞红了脸蛋,思绪更是鬼使神差的转到几年前梁敬贤夜探她闺房的那个夜晚———那一夜他们意外抱成一团本就让她很是尴尬,如今梁敬贤竟然还大大咧咧的把这件事提出来!

这让顾筝立时又羞又恼的辩解道:“那是个意外好不好?我当时是因为不小心摔倒才会……总之这件事就当没发生过,我不用你对我负责任!”

梁敬贤倒也没硬是要对顾筝负责,只淡淡的“哦”了一声,坏笑着说道:“好,我可以不对你负责任,但你却不能不对我负责任———当初你可是没征求我的同意就在我身上‘乱’‘摸’一通,把我身上的豆腐吃了个尽,这点你可不能耍赖、必须对我负责任。”

梁敬贤厚脸皮的倒打一耙把顾筝气得一双美目睁得大大的、嘴巴也张成了“0”型,瞪了一脸无辜的梁敬贤半响后,方才磕磕绊绊的确认道:“你让我对你……负责任?!你没有‘弄’错吧?我……你……我们之间一直是你占我便宜好不好?!”

梁敬贤是打定主意今天无论如何都要把顾筝拐到手,因此顾筝才磕磕绊绊的把话说完、他就好心的替她回忆道:“顾妹妹你忘记了吗?当年你约我到院子里相会,你说了句‘搜就搜,不搜白不搜,搜了也是我占便宜’,然后就动手把我全身上下都‘摸’了一遍……”

“我到现在都还记得当日的情形———当日可是你主动动手的,我连话都来不及是说就被你把豆腐吃光了!你我之间都已经亲密无间到这个地步了,是该早点把亲成了才是,”梁敬贤说着深深的看了顾筝一眼,十分体贴的说道:“顾妹妹,我这也是为你着想。”

梁敬贤说完竟厚颜无耻的做出一副无辜样,好像他曾经被顾筝占了多大的便宜似的,不知情的人见了还以为顾筝曾经把他吃干抹净、然后耍赖不对他负责任……顾筝越看越觉得无语———她怎么看都觉得梁敬贤不像是需要人家负责任的男人啊!

这个家伙真真是无耻!

哪有人这样厚颜无耻的求娶姑娘?!

顾筝自认为没梁敬贤皮厚,因此她也懒得和梁敬贤多计较、直接把他的话都当成玩笑话:“你怎么说都行,反正你说什么都和我无关,我才懒得和你争辩下去,我只会当你在开玩笑!”

梁敬贤听了目不转睛的看着顾筝,半真半假的说道:“谁说我在开玩笑?我是认真的。”

顾筝撇了撇嘴:“我才不相信!”

梁敬贤突然往前凑了凑、拉近和顾筝之间的距离:“莫非你要我再直接些,才相信我求娶你的心意?”

顾筝被梁敬贤吓得身子往后仰了仰———梁敬贤突然靠她靠得这么近,近到让她能够清楚的感受到他的呼吸,也让她下意识的觉得呼吸困难!

顾筝被梁敬贤的‘逼’近吓得愣了愣,想了半天也没想明白梁敬贤这到底是在唱哪出,最终只傻傻的问道:“你不是早就有意中人了?”

梁敬贤一‘门’心思都在如何‘诱’拐顾筝上头,因此他一时也没去细想顾筝的话,只继续再接再厉的‘诱’拐顾筝,并十分隐晦的主动向顾筝告白:“没错,我早就有意中人了,而且我很早就喜欢上她了,只是一直在等她长大。”

…………

且先不提梁敬贤大胆告白后、他和顾筝之间又发生了什么事,却说他们才刚刚谈完正生、顾风就正好折了回来。

梁敬贤一见顾风就飞快的打住话题、收起脸上的笑容,装出一副客气、正经的模样,让顾筝见了忍不住悄悄的腹诽他是个两面派———顾筝发现只要是她和梁敬贤单独相处,梁敬贤身上那些冷酷、面瘫、冰块等气质就会瞬间统统不见,取而代之的是厚颜无耻、霸道自大、无赖流氓等等气质!

哼!这个梁敬贤简直可以去当影帝了!

只要他们一单独相处,他就会各种不要脸的欺负她!但一旦有第三个人在场,他就会恢复正常、假装正经冷酷,甚至还目不斜视、看都不看她一眼……

…………

却说顾筝和梁敬贤道别后,一坐上回岑府的马车、便在马车的辘辘声中陷入了沉思,默默的在心里琢磨梁敬贤先前说的那些话,心想如果她真和梁敬贤……那这应该也算是件彼此双赢的事,只是她真的要和梁敬贤……

顾筝想了一路后最终决定答应梁敬贤,一回到岑府就直接去荣寿堂找太夫人,没想到太夫人也正急着找顾筝,且一见到顾筝就面‘色’焦急的出言催促:“弯弯,和梁家结亲一事如今已容不得你多考虑了,你必须赶紧做出决定才行!”

太夫人的焦虑让顾筝暂时把想说的话按下、不解的问道:“祖母为何满脸焦虑?”

太夫人自是不会隐瞒顾筝,立刻一五一十的说道:“我刚刚得到一个不大好的消息———听说今年有可能会举行选秀大典!这个消息如今还没有正式公布,但即便如此我们也不能不抓紧时间、抢在选秀前把你的亲事定下来……”

“否则一旦圣旨正是颁发下来、那一切可就晚了!到时若是你还没把亲事定下来,就不能自行婚配、必须按照规矩先进宫参加选秀!被撩了牌子方能自行婚配,若是没被撩牌子、那就必须进宫服‘侍’皇上!”

这个意外的消息除去了顾筝内心最后那一丝犹豫,让她果断的做出决定、并直截了当的把自己的决定告诉太夫人:“祖母,我想清楚了,梁表哥的确是个品‘性’不错、值得托付终身的人,我愿意嫁给他。”

太夫人原以为顾筝最少要再考虑一两日、没料到她竟会如此干脆的做出决定,不由有些不放心:“弯弯,你真的考虑清楚了?这亲一旦结了,可就反悔不得了,你可得想清楚了!”

顾筝重重的点了点头,道:“祖母您放心,我真的已经考虑得十分清楚!且我来找您原来就是为了和您说这个决定,并不是因为选秀一事才临时做出决定。”

得知这是顾筝经过深思熟虑的决定后,太夫人感到欣慰、惊讶之余,少不得追问一番:“你先前不是不愿意嫁给梁三公子吗?为何会突然改变主意?”

顾筝却没多做解释,只说挑来挑去也挑不到比梁敬贤更合适的人选了,索‘性’大胆些放开原先的那些顾虑,给自己和梁敬贤一个机会……

-------------------------------------------------------------------------------------------

选秀貌似清朝才有,别的朝代也有,但不叫选秀吧~本文架空,就直接借了清朝的规矩来写了~(*^_^*)

世家遗珠:

第一百七十七章  求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