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家遗珠

世家遗珠

更新时间:2021-07-21 05:21:12

最新章节: 顾筝自是不知道岑五娘是如何出卖她,最后又是如何的自食其果遭到报应。她只从赵弘越来别院的次数越来越少,每次来心情越来越烦躁,隐约推断出裕王一系应是受到了反击,心里不由暗暗的感到窃喜———裕王一系受挫,那就代表梁敬贤搬来了救兵,把裕王的人马打得节节败退!顾筝深信梁敬贤一赶回刺州就一定会来救她,因此当外

第一百六十七章 峰回路转

“奴婢嘴上虽应了但心里却放心不下姑娘一人,便悄悄的跟在姑娘身后,不曾想姑娘后来却遇到了国公爷,且姑娘见国公爷带了几分醉意、非但没避开还主动走过去,后来竟还……还主动往国公爷怀里靠……”

珠儿越往下说、太夫人的脸‘色’就越难看,罗夫人更是被珠儿的反戈气得脸‘色’铁青,若不是陈妈妈死死的拉着她、她怕是早就冲上去将珠儿的嘴撕烂,更是不等珠儿把话说完就指着她的鼻尖怒骂道:“好你个贱婢,竟敢颠倒是非黑白诬陷主子!看我不扒你的皮、‘抽’你的筋!”

罗夫人一说狠话、珠儿立刻一脸求助的看向郑太夫人,郑太夫人递给她一个稍安勿躁的眼神后,不急不缓的出声对太夫人说道:“如今两个丫鬟所说的完全‘吻’合,而这两个丫鬟一个是我们郑家的人、另一个却是你们岑家的人……老姐姐,你可还有什么话要说?”

郑太夫人找来珠儿当人证,不但当众打了太夫人一巴掌般,还让她羞愧得无地自容、一个字都说不出,只能冷冷的怒视罗夫人这个罪魁祸首……

郑太夫人见火候已经差不多了,方才义正言辞的老话重提:“我的‘性’子老姐姐应该十分清楚———我自来便是个古板守规矩、眼里容不下半粒沙子的人!恕我直言,你们家三姑娘既做出这样的丑事来,那就说明她品行不端、为人不正,这样的人岂能当我们郑家的媳‘妇’儿?”

“老一辈的人常说‘得一贤妻好三代’,我们想要的平国公夫人,将来可是要教导世子为人处世的,哪能随随便便的找个品行不端的人进‘门’?”郑太夫人说着郑重其事的看向太夫人,一字一句的说的:“还望老姐姐能够体谅我们家的苦衷,休得再提两家结亲一事,我家国公爷实在不是你家三姑娘的良配。”

太夫人原先是不知道这件事乃是岑三娘主动为之的,她一直以为是平国公主动轻薄岑三娘,而岑三娘因受了罗夫人的影响、一心想嫁去平国公府,所以面对平国公轻薄时没有恪守礼制、严词拒绝,而是半推半就的从了平国公,才会将事情推到一发不可收拾的境地。

如今听了岑、郑两家两个丫鬟的说辞后,太夫人方才知道原来整件事竟是岑三娘这个傻丫头主动为之的……这让太夫人哪还有脸和郑太夫人谈条件?

郑太夫人之所以瞧不起岑三娘、觉得她不配当平国公夫人,太夫人也是完全能够理解———当家主母用如此的卑鄙下作的手段嫁进府,将来别说是无法服众、连平国公府的下人都会瞧不起她,就是在那些有头有脸的贵夫人圈子里,也同样会不受待见、被人轻视和耻笑!

平国公乃是郑家的顶梁柱,平国公夫人则是代表郑家外出‘交’际的核心人物,自是万里挑一、挑各方面都让郑太夫人满意的姑娘才行……太夫人越想越是觉得无地自容,甚至连和郑太夫人对视她都觉得难堪、羞愧!

可羞愧归羞愧,作为岑三娘的祖母,她还是不得不考虑岑三娘的将来,不得不考虑出了这样的事后岑三娘该怎么办?

为了自个儿孙‘女’一辈子的幸福,太夫人最终还是硬着头皮看向郑太夫人,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后、好言好语的和郑太夫人打商量:“老妹妹,其实我家三丫头她本‘性’不坏,只是‘性’情太过纯真、容易受人哄骗,才会稀里糊涂的做出这样的事来……”

“你我‘交’往也有几十年了,我是怎样的一个人你不会不清楚,我也从来不会再你面前说大话、假话———我家三丫头她真的没你想的那般不堪,她之所以会做出这样的事来,完全是一时糊涂!”

太夫人说着顿了顿,目光诚恳的看向郑太夫人:“老妹妹,我希望你能给那孩子一个改过的机会,如今她的闺誉已然受损,除了嫁给国公爷外真的没别的法子了!你也不忍心好好的一个孩子,因为一时糊涂而一辈子受苦吧?”

太夫人的目光诚恳中带着丝丝哀求,是郑太夫人以前从未见过的,这让她明白太夫人为了孙‘女’儿、已然将一张老脸全都豁了出去……她也是有孙‘女’的人,又岂会不理解太夫人的这番苦心?

因此在太夫人的殷殷目光中,郑太夫人的态度终于有所松动:“看在你我这几十年‘交’情的份上,我可以退一步、让三姑娘进‘门’……”

郑太夫人的话让太夫人和罗夫人心里大喜,哪知郑太夫人接下来说的话却让她们脸上的笑容瞬间凝固住:“我也知道那孩子唯有跟了我家国公爷这一条路可选,我也愿意让她进我郑家大‘门’,但她却只能嫁过来当个贵妾———无论是品‘性’天真、还是品‘性’不端,当我们郑家的宗‘妇’都不妥当,只能退而求其次的为妾。”

郑太夫人这番话让罗夫人一脸难以置信:“你让我们家三娘嫁去你们家为妾?!她可是我们定南伯府嫡出的三姑娘啊!!嫡‘女’怎能为妾?!就是我们府上的庶‘女’都不屑给人当妾!”

郑太夫人的态度却十分坚决:“她只能为妾,若是你们不愿意,那此事便算了。”

罗夫人见郑太夫人一脸坚决、态度毫无转圜的余地,立刻拉着太夫人的袖子哭了起来,把最后一丝希望全都放在太夫人身上:“娘,他们郑家真真是欺人太甚!阿媛是我们定南伯府的嫡‘女’啊,怎能与人为妾?!娘您快替阿媛想想法子吧!她可是您的嫡亲孙‘女’儿啊!”

郑太夫人的话本就让太夫人的心情十分沉重,如今再一被罗夫人扯着袖子哭、太夫人顿时觉得更加烦躁,一脸不悦的将罗夫人甩开、直截了当的对余嬷嬷吩咐道:“立刻把夫人扶出去,别让她在这里添‘乱’,要哭让她回自个儿屋哭去!”

余嬷嬷不敢怠慢,立刻给陈妈妈使了个眼神,随后两人一左一右的扶着罗夫人、硬是将她扶出荣寿堂……

罗夫人被扶走、太夫人的耳根恢复清净后,不由轻轻的转动起手上那串佛珠,转了大约半刻钟后、最终决定豁出自己这张老脸求郑太夫人:“老妹妹,当年你曾欠我一个人情,不知你可还记得?”

郑太夫人沉默了片刻,点了点头:“没齿难忘。”

“当年我曾发誓会替你保守秘密,也曾说过这一辈子都不会向你讨要这个人情,”太夫人说着顿了顿,语气里多了几分歉意和无可奈何:“但如今我家三丫头既出了这样的事,我少不得得食言一回、厚着脸皮向你讨要这个人情!当然,你若是不愿意还我这个人情,我照样会一直替你保守那个秘密,直至归天将那个秘密带入黄土,绝不会食言!”

郑太夫人听了太夫人这番话后陷入了沉默,既没有答应太夫人、也没有拒绝太夫人……

太夫人见郑太夫人没有一口拒绝她,便知她还是个知恩图报之人,为自己此举感到愧疚的同时,不忘认真的把先前说的话再说了一遍:“老妹妹,我家三丫头本‘性’真的不坏,这点我也没必要骗你,你只要和她相处上一段时日便会知晓。”

“三丫头虽是个心直口快、心机城府不深之人,但她是个聪明通透的孩子,只要你愿意教她、她一定能够成为让你满意的宗‘妇’!她如今之所以会养成这样的糊涂‘性’子,不过是因为她母亲一直宠着她、把她宠得有些太过天真……”

太夫人说着顿了顿,见郑太夫人似乎被她说得态度有些动摇,心里一喜、忙接着往下说道:“再说了,我觉得选媳‘妇’儿最重要的看这个人的本‘性’,难不成你想给国公爷选个心机深沉、聪明过头的媳‘妇’回去,让她苛待继子、继‘女’?或是把她娶回去把内宅搅翻天?”

世家遗珠:

第一百六十七章  峰回路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