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家遗珠

世家遗珠

更新时间:2021-07-21 05:21:12

最新章节: 顾筝自是不知道岑五娘是如何出卖她,最后又是如何的自食其果遭到报应。她只从赵弘越来别院的次数越来越少,每次来心情越来越烦躁,隐约推断出裕王一系应是受到了反击,心里不由暗暗的感到窃喜———裕王一系受挫,那就代表梁敬贤搬来了救兵,把裕王的人马打得节节败退!顾筝深信梁敬贤一赶回刺州就一定会来救她,因此当外

第二十章   板上钉钉

顾丽娘受了顾筝这只小狐狸的启发后,马上开动脑筋努力的想各种“阴谋诡计”,并且很快就想到了一个自认为绝妙的好法子:“有了!我有法子帮孙姨娘了!嘿嘿,我真想早点看到罗夫人那不情不愿、却又不得不做的神色!”

顾筝闻言很不给顾丽娘面子的质疑了她一句:“娘,您又想出什么馊主意来了?”

顾丽娘先是不满的嗔了顾筝一眼,随后才摇头晃脑的把最新从别人嘴里学来的话念了出来:“山人自有妙计!你小孩子家家就别管了,好好的跟着府里那几位姑娘读书识字、学针黹女红才是正理儿!”

顾丽娘说着脸上竟少见的露出几分正经严肃的神色,语气里也多了几分凝重:“囡囡,眼下我们既然住到了岑府,那你就该好好的利用这个大好的机会,学一些小娘子该学的本事———娘以前是没本事送你去私塾读书识字,也没钱给你请绣娘教你针黹女红,但现下我们既得了这么一个大好的机会,娘就得督促你好好的学几分真本事才是!”

原来太夫人前几日已发了话,让顾筝跟着府里的几位姑娘到家学上学,可把顾丽娘高兴得做梦都偷笑———这顾丽娘虽然没什么见识、自个儿也是胸无半点墨,但对顾筝上学一事她却是举双手双脚赞成,也少见的、不厌其烦的在顾筝耳边耳提面命,吩咐叮嘱顾筝一定要好好的学些本事。

这些事顾丽娘就算不叮嘱、顾筝自个儿心里也有数,且顾筝好不容易得到一个学习、提升自己,让自己更快融入到这个大时代的机会,她自然会好好珍惜和利用了……倒倒是顾丽娘这个不省心的娘让顾筝一直放心不下,生怕顾丽娘会再做出什么让她头疼的事来!

哪知不管顾筝怎么追问,顾丽娘都笑嘻嘻的没个正形、没句正经话,只让她好好读书别管大人之间的事,一直到顾丽娘在太夫人面前提起岑元娘的亲事,顾筝才算是知道了顾丽娘所谓的“山人妙计”。

这顾丽娘倒也有几分小聪明,她也不明着催太夫人赶紧让罗夫人和邱家交换庚帖,只隔三差五的问太夫人岑元娘亲事进展如何,表现出一副十足姑姑关心侄女儿的样子,让人挑不出丝毫错来。

这一日顾丽娘领着顾筝来给太夫人问安后,便状似无意的随口提了句:“娘,这大户人家通常是怎么个定亲法?定亲的那些礼数和规矩是不是都和我们乡下一样?我们乡下人成亲,男方得给女方送去一担子许口酒,女方接了许口酒得回给男方活鱼、筷子等物,之后双方还要见一次面相媳妇儿呢!”

“这大户人家的小娘子不是不许抛头露面吗?那男方还能不能光明正大的相媳妇儿啊?若是那邱家也送一担子许口酒给我们,那这缠在担子上头的花胜,可不得用金子打成细细的金丝儿来缠?”顾丽娘说着脸上有了向往的神色,语气里也多了几分羡慕:“我听说这大户人家娶妻嫁妇,有些人家的嫁妆头一抬进了夫家、最后一台还在娘家没出门,足足有六十四抬呢!”

顾丽娘说着便厚着脸皮摇着太夫人的手臂撒娇:“娘,这大户人家娶妻嫁妇真的是这样吗?我长这么大都没真真正正的见识过哩!眼下可是一心盼着借大侄女儿的亲事,好好的开开眼界呢!”

顾丽娘这番话说得太夫人很是心酸,心疼女儿之余她更是觉得是自己没保护好女儿,才让女儿被拐子拐走、流露在外吃了这么苦———顾丽娘本该是锦衣玉食、养尊处优的大家闺秀,可如今她竟连场像样的喜宴都不曾见识过,对一些大户人家的规矩更是一窍不通,只有满心的羡慕和向往!

如果她的阿鸾当年没有被拐走,没有离开她身边这么多年,那现下应该早就风风光光的出嫁,成为某一户世家的当家主母,稳稳当当的主持着家里的中馈,决计不会像现下这般、哪怕一点点小场面都能叫她兴奋不已……

太夫人越想越是心疼,对顾丽娘的愧疚也越来越深,随后也不知她是想弥补顾丽娘心中的遗憾,还是想重新培养顾丽娘成为符合她现在身份的人,竟做出了一个出乎众人意料的决定:“韶珍,你即刻就着手开始操办元娘的亲事,且你操办的时候顺道把阿鸾带在身边,一则让她跟着你见识一番开阔眼界,二则让她跟着你学学那为人处世、迎来送往的规矩。”

“还有,我会亲自督促你操办元娘的亲事,”太夫人说着顿了顿,才转而一脸和蔼的对顾丽娘说道:“阿鸾,你就跟在你嫂子身边,好好的看看她是如何替元娘操办亲事的,遇到感兴趣或不懂的地方尽管问你大嫂,你大嫂若是不得空教你、你便来问我。”

顾丽娘要的就是太夫人出面督促岑元娘的亲事,因此太夫人话语才落、她便干干脆脆的应了声:“还是娘懂我的心思,晓得我现下对什么都好奇的紧、什么都想跟着学一学!娘您放心,我一定会好好的跟着大嫂学习,将来也好把我们囡囡的亲事办得风风光光的!”

太夫人一见顾丽娘高兴,自然也就跟着高高兴兴的连说了几个“好”字,孙姨娘听了虽依旧安分守己的低垂着眼皮、但眼里却有着难掩的喜色,唯独罗夫人一人满心不痛快、脸上的笑容十分僵硬———这太夫人一发话,罗夫人可就没理由再拖着岑元娘的亲事不办了!

罗夫人一不情愿、便打算托病再拖个几日,反正就是不肯爽快的把事情给办了!没想到第二天顾丽娘一大早就找上门来了,说是要陪着罗夫人操办岑元娘的亲事,还十分体贴的说如果罗夫人“病”了,她可以代劳替她把该办的事都办了……

顾丽娘一“体贴”的表达了自己的善意,罗夫人马上吓得“病愈”,为了不让顾丽娘捣乱把事情弄得一团糟,她只能匆匆忙忙的寻来一副大红洒金团花笺,仔细的把岑元娘的生辰八字、在岑家的身份、排行等都填了上去,填完便拿着庚帖约了邱家的王夫人出来相见,打算见面后正式交换两家孩子的庚帖。

这邱家对岑元娘也十分满意,两家见了面彼此交换庚帖后、紧接着便又交换了细帖……于是在太夫人的监督下和顾丽娘热心的帮忙下,岑家和邱家很快就顺利的完成了结亲的头几道程序。

这细帖交换完后,邱家便送来了一担许口酒,以花络罩酒瓶,再饰以大花八朵并银白色花胜八枚,又以花红缠缴在担子上。岑家接了礼后回了淡水二瓶,活鱼三五个,筷子一双。

紧接着邱家的王夫人便寻了个机会来岑家做了一回客,小心翼翼的相看了岑元娘一番,见岑元娘不但性情温婉、娴静,且谈吐大方得体,王夫人十分满意,拉着她的手说了几句话后便将一支金钗插在岑元娘头上,算是相中这个媳妇儿了……如此一来,这门亲事便算是板上钉钉的事儿,不会随意生变。

而岑元娘的亲事定下来后,孙姨娘自是一副喜气洋洋的模样,连带着岑元娘的脸上也多了不少笑容。顾筝最初对岑元娘的印象便极好,后来两人再交往了几次感觉也都还不错,因此岑元娘能得邱家这门亲事,顾筝也是由衷的替她感到高兴。

当然,阖府上下最不高兴的人当属罗夫人了。

这罗夫人先是不得不顺着太夫人的意替岑元娘操办亲事,操办完亲事后她又因陷害顾筝差点去冲喜一事,让太夫人找机会好好的敲打了一番、闹了一个大没脸!而罗夫人一被太夫人敲打,马上把这笔账记到了顾筝母女头上,心里更是不知悔改和反省,不但没被敲打得变老实了、甚至还比先前要痛恨顾筝母女!

于是新仇旧恨加在一块儿,罗夫人便逐渐不给顾筝母女好脸色看,对她们的态度更是越来越差,只在太夫人面前还会假惺惺的维持一点脸面,私底下却是看都不看顾筝母女一眼。

这罗夫人眼下主持着岑府的中馈,她既看顾筝母女不顺眼,那一离了太夫人跟前、她自是要想方设法的给顾筝母女添堵。

不过罗夫人碍于太夫人这个婆母、一时也不敢再做太大的手脚,因此她给顾筝母女添堵、头一桩便是让她手底下的人克扣顾筝母女的吃穿用度,并暗暗授意但凡是送去听泉院的东西,都给她挑最差的送去……

时值初冬,这南方的冬天虽来得晚,但转冷的时候却是转得又急又快,顾筝前几日还只穿着普通的袄子、不觉得冷,这几日便冷得让勺儿翻了皮袄子出来穿。

这一日顾筝先是穿了厚厚的皮毛袄子,紧接着又使勺儿取出黄铜盆和碳把火盆烧起来,哪知火盆烧热后顾筝还是觉得冷得发颤,于是她便一面跺着脚来回在屋里小跑着热身、一面催着勺儿把手炉烧起来,至少让她的手能暖一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