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家遗珠

世家遗珠

更新时间:2021-07-21 05:21:12

最新章节: 顾筝自是不知道岑五娘是如何出卖她,最后又是如何的自食其果遭到报应。她只从赵弘越来别院的次数越来越少,每次来心情越来越烦躁,隐约推断出裕王一系应是受到了反击,心里不由暗暗的感到窃喜———裕王一系受挫,那就代表梁敬贤搬来了救兵,把裕王的人马打得节节败退!顾筝深信梁敬贤一赶回刺州就一定会来救她,因此当外

第一百六十一章 失贞

岑三娘一见到高大英俊的平国公,一颗心就不受控制、“嘭嘭嘭”的跳个不停,手心也紧张得全是汗:“他……他真的在那里,我……我们该怎么办?”

“都走到这一步了,姑娘您就别再犹豫了!干脆点,我们先走近些再说!”珠儿说着不由分说的拉着岑三娘往湖边走去,慢慢的靠近平国公所站的地方,最终停在平国公身后不远的一块假山后:“姑娘,是时候了,该您出场了!”

岑三娘有些胆怯和不知所措:“我……我不敢啊!我……我出现在他面前后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啊!他……他好像有些喝醉,会不会不认得我是谁?”

事到如今已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且眼下只差一步珠儿就能完成岑五娘吩咐的事了,因此珠儿也不管岑三娘心里还没做好准备,直接强行把岑三娘从假山后拉了出来、半推着她靠近平国公。

待距离平国公只有两步之遥时,珠儿突然加大力道狠狠的推了岑三娘一把,让毫无防备的岑三娘整个立刻往前倾去,最终一头撞进听到动静转过身来的平国公怀里……平国公显然没料到会突然出现这样的意外,更没料到会有个姑娘一言不发的往他怀里钻,只下意识的伸手抱住对他投怀送抱的岑三娘。

岑三娘软软的身子靠在平国公坚硬的‘胸’膛上时,他眼里迅速的浮起一层异样的光彩,身体渐渐的、不受控制的变得滚烫灼热,像是突然烧起了一把火般———如果是在平时,平国公兴许还会避避嫌,也会遵循规矩克制住身体里的‘欲’望;

可此刻的平国公本就有些微醉,意识也有些麻木不清,加上大部分男人的天‘性’都是不会拒绝送到嘴边的猎物,大部分男人酒后也都会有着比平时更加强烈、更加想发泄的‘欲’望!

因此平国公虽最初不过是凭着本能保住岑三娘,但一感觉岑三娘‘胸’前那两团柔软紧紧的贴在他前‘胸’,他身体里那把火立刻“嘭”的一声迅蔓延到四肢,让他飞快的化被动为主动、不顾一切的紧紧的住岑三娘,借着酒劲伸手在岑三娘身上胡‘乱’‘摸’了起来,满是酒气的嘴也贴到了岑三娘的脖颈上……

男人的‘欲’望一旦撕开一个口子,只会变得越发的不可收拾,只见平国公尝到甜头后立刻把仅剩的那一丁点理智给抛开,完全不管岑三娘是什么身份,直接将她抱到假山后、将她紧紧的顶在假山上,打算进一步吃岑三娘的豆腐……

平国公的主动出击让岑三娘既感到紧张、又忍不住暗暗欣喜,此刻她的脑海里压根就没有“自己正在被轻薄”这个观念,反而觉得事情进行得比她预想的还要顺利,天真的以为她和平国公既然已经有了超乎常人的亲密举动,那她很快就能让平国公不得不娶她了!

甚至面对平国公那明显失去控制、带着几分粗鲁的动作时,岑三娘还有些沾沾自喜———看平国公迫不及待的想要和她亲热的样子,心里应该也是对她有意。

如果顾筝此刻知道岑三娘心里的这些想法,只会摇头感叹岑三娘实在是太傻、太天真了,天真到让人觉得愚蠢好骗……

喝醉酒的平国公有些猴急,也不管这是青天白日、且在随时都可能有人经过的湖边,把岑三娘顶在假山上后便猴急的去扒她的衣裳,很快就把岑三娘的领口扒得松松垮垮的,嘴更是一瞧准那‘诱’人的蝴蝶骨便贴过去吸/允,力道之大把岑三娘吓得小脸煞白……

此时此刻,岑三娘终于感到有些不对劲,面对平国公几近失控的举动她终于知道害怕了———她原先天真的以为只要她主动接近平国公,偷偷的和他多说几句话,再送个帕子或荷包给他,最多再让他抱一下,这样就算是‘私’定终身、偷偷的把他们的亲事给定下来。

不曾想如今却是这样一幅情形……

岑三娘尚未出阁,且‘性’子说白了就是天真烂漫,对男‘女’之间那档子事更是一窍不通———因此平国公一猛烈的在岑三娘身上索取他想要的,她很快就吓得哭了起来,并下意识的伸手想把平国公从身上推开:“不要!你走开!呜呜呜……我不喜欢这样,你……疼……”

可惜此时此刻,岑三娘的挣扎只会化作催情剂,非但没能让平国公清醒过来、放过岑三娘,还把他撩拨得越发的兽‘性’大发、竟猛地掀起岑三娘的裙子!

岑三娘的裙子一被高高掀起,一双大手便肆无忌惮的‘摸’到她下身最‘私’密的‘花’园,把她羞得一张脸红得滴血,也让她开始试着对平国公拳打脚踢,想要挣脱他的束缚……

偏偏岑三娘越是挣扎、平国公就越是兴奋,最后索‘性’将岑三娘的双‘腿’往上一提,就这样托着她大‘腿’根部、猛地往前一顶,冲破岑三娘体内那层屏障的同时,也让岑三娘疼得发出凄惨的尖叫声!

岑三娘那凄惨的尖叫声倒是让平国公瞬间清醒了几分,但此刻他下身高涨的‘欲’望正紧紧的卡在岑三娘的体内,这让他虽然心里有过那么一小丝犹豫、但身体却自有主张的动作起来……一尝到那销魂的滋味他便再也舍不得放开岑三娘,立刻把心里那一小丝犹豫给抛到脑后,一进一出、一‘抽’一顶,很快就让他‘欲’仙‘欲’死、发出几声似猛兽低吼的呻‘吟’声!

和平国公相比,初经人事的岑三娘却是疼得泪眼扑簌簌的往下掉,平国公的每一次撞击都让岑三娘感到十分不舒服,他的粗鲁只带给她无穷无尽的伤痛!

此时此刻,岑三娘方才后知后觉的意识到平国公从她身上夺走的是什么———她珍藏呵护了十几年的贞‘操’,就这样被他以如此粗鲁的方式给夺走了!

她的贞‘操’本该留到‘洞’房‘花’烛夜,羞答答的‘交’给温柔体贴的夫君才是,怎么能随随便便在这么一个地方被粗鲁的夺走?!

眼泪像断了线的珠子般不停的往下掉,可无论岑三娘哭得多么厉害,都无法阻止平国公对她的夺取,下身那撕心裂肺的疼痛感让岑三娘对今天所做的一切后悔莫及———如果她不半推半就的跟着珠儿来到湖边,不主动接近平国公,那如此可怕的事就不会发生在她身上!

可惜岑三娘到现在才醒悟过来已经太晚了……

平国公依旧搂着岑三娘、旁若无人的不停动作着,而老天爷似乎铁了心要给岑三娘一个大大的教训、要让她一次栽个大跟头般,事情发展到这个地步竟不算是最坏,竟然继续往更坏的方向发展———只见就在平国公搂着岑三娘、强行和她做那档子事时,一群‘女’眷正沿着湖边慢慢走来,很快就绕过几棵垂柳、慢慢的往岑三娘二人所在之处走去。

这一大群‘女’眷当中不但有岑府的顾筝、岑六娘、罗夫人并岑五娘,还有平国公府的二夫人刘氏、三姑娘郑佩,以及刘氏娘家的嫂子杨氏、侄‘女’儿刘音、刘容等人,再加上一些别府的夫人、姑娘,一行人加起来足足有二十来人。

这一大群人一面欣赏园子里的景‘色’、一面慢慢的往假山走去,才说说笑笑的穿过一道宝瓶形石‘门’,便正面撞见岑三娘和平国公、把那副不堪入目的画面尽收眼底!

顾筝其实一眼就认出被平国公顶再假山壁上的人是岑三娘,但她却十分识趣的拉着岑六娘悄悄的往后退了一步,装作没看到的样子,等罗夫人自个儿发现不对劲,心里对平国公的印象更是立刻一落千丈!

早前听太夫人说郑家有不纳妾的规矩,这才让顾筝对平国公有了那么一点好感,对太夫人极力促成的亲事也没那么排斥,打着走一步、看一步的想法,想先观望下、了解下平国公这个人,最终再做决定……

如今看来,这平国公既然能青天白日的搂着岑三娘表演活‘春’/宫,那就算他连下辈子都不纳妾,顾筝心里也瞧不上他了———有些男人是不喜欢纳妾、不喜欢给自己找麻烦,但这并不代表他不睡别的‘女’人!这样的男人比纳妾的男人还可恶!

于是今日无意中撞见的这一幕,让顾筝十分干脆的把平国公踢出夫君候选人名单……

且先不提顾筝心里是怎么想的,却说罗夫人最初一直低着头和刘氏讨论手上戴的镯子、不曾看到不远处那幅不堪入目的画面,一直到随‘侍’在旁的牡丹和芍‘药’齐齐发出惊呼声,她方才抬头顺着大家伙儿的视线看去……

这一看,罗夫人立时捂着‘胸’口连连后退,指着岑三娘和平国公的手指不停的颤抖着,嘴里更是被这幅不堪入目的画面气得说不出话来:“你……你……你们……”

再一见身旁的夫人、姑娘们都纷纷提了袖子遮眼,罗夫人顿时觉得没脸见人,恨不得立刻挖个地‘洞’钻进去躲起来!

可她躲了她的阿媛怎么办?

她不能就这样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女’儿被人轻薄、被人嘲笑啊!

世家遗珠:

第一百六十一章  失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