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家遗珠

世家遗珠

更新时间:2021-07-21 05:21:12

最新章节: 顾筝自是不知道岑五娘是如何出卖她,最后又是如何的自食其果遭到报应。她只从赵弘越来别院的次数越来越少,每次来心情越来越烦躁,隐约推断出裕王一系应是受到了反击,心里不由暗暗的感到窃喜———裕王一系受挫,那就代表梁敬贤搬来了救兵,把裕王的人马打得节节败退!顾筝深信梁敬贤一赶回刺州就一定会来救她,因此当外

第一百六十章 再次利用

如此一想,岑三娘不由下意识的把珠儿放在璃儿前头,把她当成最信任的丫鬟,并很快就不由自主的再次向珠儿求助,问她具体该怎么做:“珠儿,那到时候我该用什么法子解决国公爷?接近国公爷后我又该说些什么、做些什么?”

珠儿假惺惺的说道:“姑娘,您这可真是问倒奴婢了!奴婢也是突然福至心灵的想到这个点子,具体该用什么样的法子接近国公爷,奴婢一时也没什么现成的法子……不过姑娘也不必灰心,只要您有这个决心、并定下明确的目标,那后日到了平国公府后我们再见机行事就是,奴婢也会主动帮姑娘您留意国公爷的一举一动。”

得再过两日才到前去平国公府赴宴的日子,为了不让岑三娘中途改变主意、或是把这件事告诉罗夫人,珠儿不忘主动向岑三娘表明忠心、并苦口婆心的叮嘱岑三娘保密:“姑娘,为了您一辈子的幸福、奴婢什么都愿意做!不过这件事万万不可走漏风声让别人得了先机,姑娘您可千万要保密,最好是连夫人都不要说,以免节外生枝!”

岑三娘如今已然把珠儿视为最忠心的心腹,得了她的叮嘱后自是神‘色’严峻的连连点头:“我晓得了,这件事我一定不会告诉任何人,保证只有你我二人知道!”

此后岑三娘果然对这件事守口如瓶,就连罗夫人她都不曾透‘露’,完完全全的中了珠儿的圈套,让珠儿暗地里欣喜不已……到了正式前去平国公府赴宴那一日,岑三娘果然把自己打扮得漂漂亮亮的,并特意把自己的小蛮腰给凸显出来。

几人在垂‘花’‘门’处碰面时,岑五娘一见岑三娘果然愚蠢的入了套,欣喜之余不忘不动声‘色’的和珠儿‘交’换了一个神‘色’,暗示她到了平国公后按照计划行事……

岑家‘女’眷抵达平国公府时,罗锦明已然在角‘门’边候着,和岑六娘坐在同一辆马车里的顾筝见了他下意识的往他身旁看去,见只有他和平国公前来迎接、并未看到一向和罗锦明形影不离的梁敬贤,心里不由微微多了几分失望———算起来她都有好长一段时间没见到梁敬贤了,也不知道这家伙最近跑哪儿去了,该不会忙着和他那个青梅竹马的表妹谈情说爱吧?

且先不说顾筝不知不觉的惦记起梁敬贤来,却说罗锦明一接了岑家的‘女’眷进平国公府,便像以往那样主动寻了个机会和岑五娘套近乎:“五妹妹,你我有些时日未见了,你近来可好?”

“多谢罗表哥挂心,我近来一切都好,”岑五娘温婉贤淑的冲罗锦明微微一笑,礼尚往来的关心罗锦明几句:“罗表哥你呢?近来可好?我听说舅父想让你出仕,不知是否已经点了官?”

以罗锦明的家世,靠着祖辈的恩荫就有资格出仕为官,更别提他曾跟着梁敬贤一道去考了科举,虽没入前三甲、但好歹也考了个进士回来,更是让他有足够的资格出仕为官。只是罗锦明生‘性’洒脱,对官场的事并不太热衷、更是不愿意出仕为官,从此被诸多规矩束缚住……

因此岑五娘一关心罗锦明为官一事,罗锦明就哭丧着脸大倒苦水:“别提了,我爹最近一直在‘逼’我进京呢!我爹他们一直想让我谋个一官半职,可我自个儿却不喜欢当官!我那几个要好的兄弟也都和我一样不喜欢当官,他们怎么就没人‘逼’?别人就不说了,就说梁三那小子,他还是文武状元呢!他不想当官照样没人‘逼’他,让他得以逍遥自在的过自己想过的日子!”

罗锦明把岑五娘当成红粉知己倒了一堆苦水后,为了不让岑五娘觉得闷、很快就主动将话题岔开:“不说我的事了,这些事提了就没劲!说说五妹妹你的事吧!姑母他们应该开始替你相看合适的人家了吧?不知……可否有属意的了?”

罗锦明说着有些不自在的看了岑五娘,心里突然记起平国公续弦一事,忍不住语气酸溜溜的问道:“如今刺、桐两州乃至京城的姑娘都争着想嫁给平国公当继室夫人,五妹妹你该不会也想嫁给平国公吧?当继室夫人有什么好的?始终要比前人矮上一截……”

岑五娘之所以耐着‘性’子陪罗锦明聊了这么久,等的就是罗锦明这句话,因此罗锦明话音才落、她便故作不悦的甩了甩袖子:“谁说的?我才不想嫁给平国公!平国公为人那般高傲自负、目中无人,这样的人我只会敬而远之、根本不会主动选他当我的夫婿!”

罗锦明见岑五娘说这番话时脸‘色’有些难看,不由好奇的追问道:“怎么突然火气这么大?莫非那平国公曾得罪过你?”

岑五娘装出一副不愿意多说的样子,只含含糊糊的求了罗锦明一句:“反正我就是不待见他!罗表哥你一会儿入了席一定要多灌平国公几杯酒,最好是把他给灌醉、好替我出一口气!”

罗锦明酒量极好,灌人家酒对他来说不过是小事一桩,且也算不得是和对方结仇。因此为了博岑五娘一笑、罗锦明自是毫不推脱的一口应下:“包在我身上!待会儿入了席后我一定好好的灌他几壶酒!”

岑五娘目的达成后不忘冲罗锦明灿烂一笑,甜甜的说道:“我就知道罗表哥一定会帮我出气,几位表哥里头还是你对我最好!”

岑五娘这几句话立时把罗锦明哄得心‘花’怒放、飘飘‘欲’仙,也让他连连拍着‘胸’脯保证一定替岑五娘出气……

…………

且先不提岑五娘这厢如何利罗锦明对她的一片深情,却说岑三娘随着罗夫人去拜见郑太夫人时,立在郑太夫人身后的平国公、果然不动声‘色’的暗暗多看了惊喜心打扮的岑三娘几眼。

岑三娘觉察到平国公的目光后,立刻对珠儿的话深信不疑,坚信她今儿的这身打扮果真是合了平国公的胃口、一下子就让平国公对她刮目相看,整个人也立时变得有些轻飘飘的,觉得她很快就能成为平国公夫人……

因此岑三娘主仆二人一离了长辈自行走动,岑三娘立刻一脸兴奋的把珠儿拉到角落:“他看我了!我感觉到他一直在看我,他果然一下子就主意到我、并对我另眼相看!珠儿,这多亏了你告诉我他喜欢什么样的姑娘!”

事情进行得如此顺利,珠儿自然也万分欣喜、当下便笑‘吟’‘吟’的恭喜岑三娘:“恭喜姑娘得偿所愿,奴婢也替姑娘感到高兴!”

岑三娘有些按捺不住内心的兴奋,脸上更有着跃跃‘欲’试的神‘色’:“那接下来我们该怎么做呢?如今不过才引了他多看我几眼罢了,八字都还没一撇呢,哪能叫‘得偿所愿’?”

事情还得岑五娘那头安排好了、珠儿才能继续引岑三娘入套,因此面对满脸期待的岑三娘、珠儿只能暂且寻些话将她稳住:“姑娘您别着急,您先和其他几位姑娘一道四处走走,奴婢这就去替您打探消息,一打探到有用的消息或是想到什么好法子,奴婢即刻便来禀告姑娘!”

岑三娘虽然有些失望,但也知道这件事不能‘操’之过急:“那你快去吧!我在这里等你好消息!”

…………

且先不提岑三娘如何迫不及待,却说外院的宴席一开始,罗锦明果然‘摸’到平国公身边坐下,自个儿斟酒猛敬平国公也就算了,竟把迟来的梁敬贤也拉下水,借着梁敬贤的由头灌了平国公几杯。梁敬贤虽不解罗锦明的举动,但还算是给他面子、很快就心领神会的配合他灌平国公酒。

于是几番推杯换盏过后,身为主人的平国公很快就有些酒力不胜,一脸歉意的拱手对罗锦明等人说道:“酒过三巡我已有些酒力不胜,先下去歇息一会儿,待酒醒后再过来继续陪诸位畅饮,还请诸位见谅!”

说完平国公便由小厮扶着退了席,迈着微微有些不稳的步伐往内院走去,到了垂‘花’‘门’后因想着今日后院也设了宴席款待各府‘女’眷,怕随身服‘侍’的小厮进去会不慎冲撞到‘女’眷,便挥手让小厮退下,独自一人慢慢的沿着湖边的青石小道往内书房走去,想去内书房歇上一歇。

一直按照岑五娘的吩咐守在垂‘花’‘门’附近的珠儿,一见到平国公回到内院、立刻飞奔去给岑三娘送信,也不当着众人的面言明、只悄悄的把岑三娘拉到角落:“姑娘,奴婢先前瞧见国公爷独自一人走在湖边,这可是您主动接近他的大好机会!”

当事情真正走到这一步后,岑三娘方才出现几分犹豫不决,一时有些拿不定主意要不要迈出这最为关键的一步……

珠儿深知机会稍纵即逝、决不能给岑三娘犹豫不决的功夫,因此二话不说便伸手拽住有些犹豫的岑三娘、半哄半拽的将她往湖边带去……主仆二人赶到后果见平国公站在一棵垂柳下,面带‘潮’红、神情恍惚,像是借着湖风醒酒、又像是在赏鱼观荷。

世家遗珠:

第一百六十章

再次利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