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家遗珠

世家遗珠

更新时间:2021-07-21 05:21:12

最新章节: 顾筝自是不知道岑五娘是如何出卖她,最后又是如何的自食其果遭到报应。她只从赵弘越来别院的次数越来越少,每次来心情越来越烦躁,隐约推断出裕王一系应是受到了反击,心里不由暗暗的感到窃喜———裕王一系受挫,那就代表梁敬贤搬来了救兵,把裕王的人马打得节节败退!顾筝深信梁敬贤一赶回刺州就一定会来救她,因此当外

第一百五十四章 落水

且先不提岑四娘这头如何,却说岑四娘一偷偷‘摸’‘摸’的出了芙蓉院,一直守在芙蓉院外的琉儿立刻飞奔回听泉院向顾筝报信:“姑娘,四姑娘已经出‘门’了,看那样子应是上了您的当、正一路往湖心亭而去。”

“很好,既然事情全都往我所期盼的方向发展,那我们也该紧跟着登场了,”顾筝边说边俏皮的冲琉儿眨了眨眼,笑着说道:“待会儿我们也学四姑娘那样、该熄灯的时候便把灯给熄了,悄声无息的往湖心亭附近‘摸’去,几位姐姐跟着我可不许发出丁点声响,否则把钻进网里的猎物给吓跑了、我可饶不了你们!”

琉儿和勺儿都知道顾筝的计划,听了她的告诫自是都笑而不语,琉儿、箸儿二人悄悄的先行一步离开听泉院,不动声‘色’的走在暗处跟着顾筝;勺儿则扶着顾筝、打着灯笼慢悠悠的往书房走去……果然,顾筝主仆二人才走到半道上,陈妈妈就突然现身、寻了个借口硬是把勺儿给“借”走,故意让顾筝独自一人继续往书房走去。

陈妈妈一把勺儿带走,顾筝不紧不慢的往前走了几步后,突然俯身将手上提着的灯笼给吹了,灯笼一灭、顾筝的四周瞬间陷入一片黑暗之中,琉儿和箸儿便是在这时悄声无息的‘摸’回顾筝身边,一前一后的将顾筝护在中间,借着淡淡的月光无声无息的往撒网的地方走去。

主仆三人来到湖心亭附近后,顾筝在琉儿的指引下慢慢的避开周淳藏身之地、刻意绕到他背后,将自己的身形隐藏在‘阴’影里后,顾筝方才压低声音、故意自言自语的说道:“我真是不小心,竟将耳环‘弄’丢了一只!先前在湖心亭小坐了一会儿,不会是掉在哪儿吧?”顾筝边说边往湖心亭走去。

早就等候多时的周淳一听见顾筝的声音、立刻就兴奋得绷紧身子,再一听顾筝的声音渐行渐远、似乎人已经往湖心亭方向而去了,自是不会放过这个大好的机会、立刻就拔‘腿’跟了上去……

此时此刻可谓是天助顾筝也,挂在天际的那轮弯月正好让云层给挡了去,只隐隐约约的洒下稀薄浅淡的月光,那月光被假山、‘花’草树木一拦,已是照不到湖心亭、让亭子里一片昏暗、伸开五指只能勉强辨认出个形儿。

在这样的情形下,周淳只能模模糊糊的把湖心亭的景象看个大概,他一隐隐约约瞧到一个婀娜多姿、妙曼动人的身影立在湖心亭,当下便认定那人是顾筝,二话不说、一身猴急的扑了过去,从背后伸出双手、牢牢的将那个身影搂在怀里!

顾筝一见周淳果然把岑四娘当成了自己,立刻便带着琉儿等人寻了个隐蔽的地方藏了起来,打算好好的欣赏接下来上演的大戏……

而湖心亭里被周淳一把抱住的岑四娘显然没有觉察到任何不对劲,直接把背后抱着她的人当成约她前来见面的赵弘越,虽对赵弘越的举动颇感意外,但却很快就镇定下来、热情的回应把她搂得紧紧的人———岑四娘可是比谁都想把这生米煮成熟饭呢!

反过来周淳却有些担心被他轻薄的“顾筝”会反抗,因此不等岑四娘开口他就动作粗鲁的把岑四娘的身子板了过来,先是胡‘乱’的在岑四娘的脸上‘乱’亲一通,找到嘴‘唇’的位置后更是紧紧的堵住她的嘴,让她一时无法出声……

如此一来,两个只顾着搂在一起亲嘴的人,都亲了好一会儿了、都没觉察到对方不是自己要等的人,周淳甚至还有着一小丝得意———他以为他成功的制服住顾筝、占了顾筝的便宜;

至于岑四娘,她则一直在为自己的魅力暗暗沾沾自喜,以为赵弘越对她早就仰慕已久,才会一见到她就迫不及待的和她亲热,更是迫切的希望赵弘越能有进一步的举动,最好是在她的半推半就下将生米煮成熟饭!

因周淳和岑四娘各怀鬼胎、各自藏着见不得光的心思,事情也得以十分顺利的按照顾筝的计划发展,如今就只等罗夫人前来捉‘奸’了———一想到这里,顾筝不由有些迫不及待的想要看看、罗夫人看到湖心亭那一幕后的‘精’彩表情,很想看看罗夫人发现和周淳通‘奸’的人是岑四娘后,会有什么样的反应!

琉儿、箸儿二人也如顾筝那样,有些迫不及待的想看到事情的后续,毕竟那才是整场大戏的重头戏,不过琉儿因是罗夫人亲手调教出来的人,所以比顾筝较为了解罗夫人的‘性’情,在这件事上也下意识的多留了个心眼。

琉儿把罗夫人可能的出现的各种反应琢磨了一番后,轻声的提醒了顾筝一句:“姑娘,若是夫人赶到后发现事情不对劲,兴许就不会捉‘奸’、只会悄声无息的把这件事压下去,这样一来我们岂不是前功尽弃?”

“有道理,以罗夫人平时为人处世的习惯,还真会护短把这件事强行压下去,到头来让周淳和四娘得不到教训……我们得赶紧想个对策才是!”

琉儿的提醒让顾筝黛眉紧蹙、面‘色’凝重———她可不想就这样功亏一篑,白白放过设计陷害她的这几个人!她一定要叫他们受点教训、自食其果才能出心里这口恶气!

顾筝一面不甘心的盯着湖心亭那对男‘女’,一面飞快的转动脑筋,因所剩时间不多、顾筝最终只能匆匆忙忙的想出一个比较没技术含量的办法:“我们三个一起悄悄的往湖心亭‘摸’去,趁着他们二人打得火热、忘乎所以的时候,合力将他们推到水里!”

“待他们落水后你们就四下奔走高喊救人,务必要让阖府上下的人都听到你们的呼救声,最好是能惊动祖母那头的人、或是把赵姨娘那头的人引到湖心亭来!如此一来,撞破周淳和四娘‘私’会的人便不会只有罗夫人一人,到时她就是有心想要压下此事也无能为力了!”

琉儿、箸儿二人听了重重的点了点头,表示一定会按照顾筝的计划行事,于是顾筝主仆三人便猫着腰悄悄的往湖心亭‘摸’去……亭子里的周淳和岑四娘打得火热,贴身的连衣裳已经被彼此扯得松松垮垮的,甚至有几件外衫已经脱下来扔在地上,两人都十分动情和投入、压根就没觉察到有人靠近他们。

顾筝见了心里暗喜,随后悄悄的冲琉儿、箸儿打了个手势,主仆三人在同一时刻一起站了起来、飞快的将岑四娘和周淳齐齐推到水里,推完三人便像兔子一般撒‘腿’就跑,琉儿和箸儿更是一个往荣寿堂跑去、一个往蔷薇院跑去,边跑边大声的嚷嚷道:“不好了!有人落水了,快来人啊!”

“快点火把救人!”

“不好了、不好了,再不救人就要出人命了……”

琉儿、箸儿二人的呼喊声让岑府各个院子的灯火相继明亮了不少,太夫人那头也很快就派了余嬷嬷出来打探消息,至于赵姨娘因一向都爱看热闹,自是一得了消息便带着岑五娘并丫鬟婆子,一行人提着灯笼浩浩‘荡’‘荡’的循着声音找到了湖心亭。

此时此刻,罗夫人正慢悠悠的往设计顾筝的地点走去,远远传来的声响让她一脸‘迷’茫,心里也莫名其妙的多了丝不祥的预感,语气更是不知不觉的烦躁起来:“怎么偏偏这时候突然有人落水?会不会是淳儿那头出了什么事?”

陈妈妈闻音知雅,立刻就使了个小丫鬟前去周淳藏身之处打探消息……

那小丫鬟匆匆忙忙而去又匆匆忙忙而回,一回到罗夫人跟前就神‘色’慌张的禀告道:“夫人,表少爷原先藏身的地方眼下空无一人,奴婢过去后不但没见着表少爷,也没见到七姑娘!”

“看来真的是出事了!”罗夫人恨恨的咬了咬牙,道:“走!去湖边瞧瞧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如果真是淳儿和七丫头双双落水,那我们就按照原先的计划、一口咬定他们‘私’会!”

却说罗夫人因一心想着去捉‘奸’,因此出了落水一事后她先后耽搁了好一会儿才过去,这正好让早她一步赶到的赵姨娘有机会把事情闹大———赵姨娘赶到时,岑府的丫鬟婆子正前仆后继的跳下水救人,寻着动静赶过来的余嬷嬷则一脸焦急的立在湖边。

如今湖边上到处都是提着灯笼、打着火把的丫鬟婆子,整个湖心亭更是被照得亮如白昼,让赵姨娘得以一眼便瞧到湖心亭里有着几件散落的衣裳,立时故作害羞的拿袖子捂住脸、芊芊‘玉’手往湖心亭一指,故意提高嗓音说道:“哎哟!亭子里怎么会散落着几件衣裳?莫非先前有人在亭子里做苟且之事……”

赵姨娘似笑非笑的看了余嬷嬷一眼,见余嬷嬷正皱眉看向湖心亭,立刻唯恐天下不‘乱’的继续说道:“不会是哪个小丫鬟和男人在湖心亭‘私’会、做那苟且之事,做到那兴起之时一不留神失足落到水里吧?若真是这样,那把人救上来后可得重罚才是!”

世家遗珠:

第一百五十四章

落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