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家遗珠

世家遗珠

更新时间:2021-07-21 05:21:12

最新章节: 顾筝自是不知道岑五娘是如何出卖她,最后又是如何的自食其果遭到报应。她只从赵弘越来别院的次数越来越少,每次来心情越来越烦躁,隐约推断出裕王一系应是受到了反击,心里不由暗暗的感到窃喜———裕王一系受挫,那就代表梁敬贤搬来了救兵,把裕王的人马打得节节败退!顾筝深信梁敬贤一赶回刺州就一定会来救她,因此当外

第十九章   自背恶名

太夫人自是把顾丽娘的小动作全都瞧在了眼里,不过她倒是耐得住性子,先是慢悠悠的端起茶盏轻啜了口,随后才抬眼看着顾筝、不紧不慢的问道:“这主意是你这个鬼丫头想出来的吧?”

顾筝从没想过要隐瞒太夫人,因此太夫人一发问、她便大大方方的承认道:“外祖母英明,弯弯不想嫁到顺郡王府去冲喜,所以便想了这么一个法子,想让那顺郡王妃知难而退。”

“好一个‘知难而退’!”顾筝的大方和坦率让太夫人眼底多了一丝欣赏,也让她语气里多了几分笑意和轻松:“阿鸾遇事只晓得冲动鲁莽的闹翻天,哪会静下心想出这样的好点子来?所以我一猜便知是你这个小机灵的主意!”

太夫人说着顿了顿,脸上有了赞许的神色:“你这法子倒是不错,顺郡王妃眼下最牵挂的便是四少爷的身子,倘若她得知你真有克夫之相,那她自是宁愿再找找别的生辰八字也与四少爷相符之人冲喜,也不愿意冒险把你娶进门克了四少爷,只是……”

其实顾筝想出来的法子,正好也是太夫人和朱老王妃商量出来的法子,毕竟从顺郡王妃最在意的地方着手想办法,才能想出最立竿见影、最管用的法子来!

只是一旦用了这个法子,顾筝的名声多少会受到些许影响,将来长大议亲时恐怕也会因此事生出一些麻烦事儿来……

这一点太夫人相信顾筝不会不清楚,因此她也不再和顾筝兜圈子、而是直截了当的问道:“弯弯,你想出这样的主意来,就不怕坏了名声、将来不好同人议亲吗?”

这一点顾筝却是想得十分透彻,回答时一丝犹豫都没:“如果弯弯连眼下这关都过不去、真嫁去顺郡王府冲喜,那还提什么将来?”

顾筝能够把事情看得如此透彻、并有着这样的态度,太夫人见了后十分欣赏、并爽快的答应道:“既然你知道这样做的后果,那我就再帮你一把、把你命硬这个传言给坐实了!不过你放心,我央了朱老王妃替我去顺郡王妃那头做说客,她会把你面相一事如实相告,但却也会请顺郡王妃替你保守这个秘密。”

“这件事只要知道的人瞒得严实,再过个几年大家渐渐不再议论顺郡王府的事,便也不会对你今后议亲造成太大的影响,”太夫人说着一脸爱怜的把顾筝搂到怀里,安抚道:“你放心,有外祖母在,一定不会叫你受丁点委屈!”

有了太夫人这句话,顾筝便踏踏实实的把心放回了肚子里,她相信以太夫人的手段和本事、一定能把这件事妥善解决,让那顺郡王妃自个儿知难而退……太夫人倒是真没让顾筝失望,她第二天一早便再去了一趟福王府,和朱老王妃商量妥当后、朱老王妃便让人把顺郡王妃请到了福王府。

这朱老王府可是顺郡王的婶婶,且还是顺郡王妃的姑姑,顺郡王妃在她面前自然不敢造次、只有乖乖听训的份儿。

当然,朱老王妃也没有训斥顺郡王妃,只打着关心侄孙儿的幌子,把顾筝面相不好、克父克夫一事委婉的告知顺郡王妃,还顺道把顾丽娘多年来流落在外吃苦这一条、推到顾筝会“害母吃苦受累”这一条上———朱老王妃按照太夫人的意思,状似不经意的说了一件小事。

朱老王妃说顾筝出世那一年,岑家太夫人其实曾经无意中见了顾丽娘一面,但之后却是无论如何派人寻找、都找不到顾丽娘这个人!现在回头一想,定是顾筝的出世也克了顾丽娘,害她晚了十年归家、多吃了十年的苦。

朱老王妃有鼻子有眼的说了一通后,才语重心长的看了顺郡王妃一眼、不紧不慢的总结道:“小四眼下身子这般虚弱,冲喜这事儿可是丁点都马虎不得!你可得谨慎些、把对方的生辰八字等都算仔细了,宁可多找几个人合生辰八字,也不可轻易冒险、弄巧成拙!”

“弄巧成拙”这四个字重重的落进顺郡王妃的心坎里,让她立刻便打消了求娶顾筝的心思———哪怕顾筝的生辰八字再好、再和她的儿子相配,但但凡顾筝的面相有一丁点伤及她儿子性命的可能,她都不能冒这个险、把儿子往险地里推!

于是顺郡王妃从福王府回来后,便使了个人给太夫人递了话、赔了礼,委婉的表示改变主意不求娶顾筝了……于是如此折腾了一番后,冲喜一事才没了下文、顾筝的危机方才顺利解除。

…………

话说孙姨娘对罗夫人的性子十分了解,心知罗夫人一定会不满太夫人替岑元娘定下的那门亲事,更是一直担心罗夫人会再生出什么幺蛾子来、搅和了岑元娘的亲事!

因此牵扯到顾筝的冲喜一事才得以解决,孙姨娘便再寻了个机会来了听泉院一趟、央求顾丽娘再帮她一回……

孙姨娘也不多说那些没用的话,一和顾丽娘打了个照面便开门见山的说道:“姑奶奶,您能不能想个法子让太夫人开口,嘱咐夫人早点把邱、岑两家的庚帖给换了?这两家孩子的庚帖一直迟迟未曾交换,婢妾一颗心也就一直都悬得高高的的、生怕会再出什么变故。”

孙姨娘一说明来意,顾筝便淡淡的看了她一眼,心想这孙姨娘怕是也担心假冒阿鸾一情早晚会败露,所以才想趁着眼下事情还没败露,赶紧把岑元娘的亲事彻底定下来,免得事情拖得太久又出什么变数。

却说经历了顾筝差点被罗夫人害去冲喜一事后,顾丽娘心里便有些不乐意再继续和孙姨娘合作了,更是生怕她帮了孙姨娘、罗夫人会再变着法子给顾筝找麻烦,到头来又累得顾筝受委屈。

因此顾丽娘一听孙姨娘说明来意,马上果断的摇头拒绝道:“我已经帮过你一回了,你我之间已是两不相欠,你这忙我帮不了了、你找别人去吧!”

孙姨娘似乎没料到顾丽娘会拒绝她,先是怔了一怔、随后才苦苦哀求道:“姑奶奶,您就帮人帮到底、送佛送到西,可怜、可怜婢妾为人母的一片苦心,再帮婢妾这一回吧!”

顾丽娘却是十分坚持,连连摇头拒绝道:“前几日那件破事你也知道了,我的弯弯差点就让罗夫人给算计了去!我不能为了帮你再把自己搭进去了,你也可怜、可怜我为人母的一片苦心吧!你且回去吧!为了我的弯弯,这事儿你无论再费多少唇舌、我都不会再帮你了!”

顾丽娘态度十分坚决,让孙姨娘一时不知该如何哀求,只能双眼噙泪、可怜兮兮的看着顾丽娘,看了片刻后见顾丽娘是个油盐不进、硬心肠的主儿,转念一想便改而求起顾筝来:“表姑娘,你也不忍心看着你大姐姐真被夫人嫁去定国侯府吧?你就发发善心帮帮你大姐姐吧!”

顾筝对岑元娘的印象还算不错,加之她心里有自己的盘算,因此她便索性笑笑的卖了孙姨娘一个面子:“姨娘放心,我会帮着劝劝我娘的,这事儿我娘既起了头了,那就一定会想法子让外祖母督促舅母把事情给办妥了,一定不会给舅母机会反悔……你且先回去吧。”

孙姨娘心知顾筝的话比顾丽娘的话还管用,因此她得了顾筝的保证后自是千恩万谢、感恩戴德,随后她也没敢在听泉院久留,很快就起身告辞、绕道回了自个儿住的地方。

孙姨娘一走、顾筝便劝了顾丽娘一句:“娘,孙姨娘的事我们还真得帮下去!”

顾筝先前是不赞成顾丽娘掺和岑家的事的,眼下她突然改了态度、不免让顾丽娘感到疑惑:“囡囡,你之前不是不赞成我掺和岑家的事吗?怎么孙姨娘才来了一趟,你就改了主意、变了态度?”

顾筝摇头解释道:“我不是因为孙姨娘才改变态度的,而是事到如今我们若是不帮孙姨娘一把,那岂不是让人误以为罗夫人一敲打我们、我们就怕了?如此一来,别说是罗夫人了,就是旁人也会生出胆儿来把我们往下踩!”

顾丽娘一听这话立马觉得顾筝说的在理:“没错!我们才不怕罗夫人那货!既然是她先起了坏心想要害你,那我们自是要和她对着干、给她点颜色瞧瞧!不然她还真以为我们娘俩儿是可以让人随意揉捏的面团!”

顾筝心里正有此意、当下便点头赞同道:“我们是要动手反击,不过不能用冲动、不讨好的方式反击,您可千万别再冲去和罗夫人打架了!我们要学会大宅院那些妇人惯用的手段,笑眯眯的给罗夫人添堵、让她不痛快……”

顾筝说着像只小狐狸般露出了坏坏的笑容,并马上借着孙姨娘所求之事制定出战略:“那罗夫人不是不中意大姑娘这门亲事、一心想着搅和黄了吗?那我们就偏要想法子让岑、邱两家赶紧把庚帖给换了,让这门亲事早点板上钉钉、谁也改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