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家遗珠

世家遗珠

更新时间:2021-07-21 05:21:12

最新章节: 顾筝自是不知道岑五娘是如何出卖她,最后又是如何的自食其果遭到报应。她只从赵弘越来别院的次数越来越少,每次来心情越来越烦躁,隐约推断出裕王一系应是受到了反击,心里不由暗暗的感到窃喜———裕王一系受挫,那就代表梁敬贤搬来了救兵,把裕王的人马打得节节败退!顾筝深信梁敬贤一赶回刺州就一定会来救她,因此当外

第三章 初尝富贵(一)

随后余嬷嬷又略坐了半响,把顾丽娘再提的几样东西都记下后,又笑眯眯的和顾筝闲聊了几句才起身告辞。

余嬷嬷和陈妈妈才走出听泉院,陈妈妈便撇着嘴、一脸鄙夷的往地上啐了一口:“我呸!不过是因些由头在我们岑府暂住了几日而已,就真拿自个儿当主子了?也不到马桶前照照自个儿的模样!就她那副德行也配当我们岑府的主子?!”

陈妈妈很是瞧不惯顾丽娘的做派,于是挤兑她的话儿便一句接一句的往外蹦:“她要真拿自个儿当正经主子那倒还好,总归会晓得要点脸面,可她既把自个儿当主子、又一点主子的脸面都不要,这可真真是叫人觉得恶心!”

这顾丽娘的确是有些打蛇上棍、狐假虎威,余嬷嬷也瞧不惯她那市井刁妇的做派。只不过余嬷嬷向来都老成稳重、从不在背后议论他人是非,因此她并未接上陈妈妈的话茬,对陈妈妈的埋怨也不置可否,只不急不缓的迈着步子前行。

而陈妈妈可是罗夫人的陪房,在岑府也算是有些脸面的仆妇,可却被罗夫人碍于情面指派来招呼服侍顾筝母女,这让陈妈妈心里一直都憋着一口气没地方出,因此她的言语很快就越来越放肆和不敬:“像她那样的人就是活脱脱的市井刁妇,哪配当我们老太太的贵客?!老姐姐你大概还不晓得吧?”

陈妈妈说着便鬼鬼祟祟的凑到余嬷嬷耳边,贼眉鼠眼的压低嗓音:“我听说那顾丽娘不但连狗洞儿都钻得不亦乐乎,且还把屋里一些贵重、值钱的物件儿偷出去换钱!就连她身上那不见了的外衣,也是叫她拿去典当换银子去了!我还听说换来的银子全叫她拿去赌了个精光!”

“这样下作的人,怎么配被我们尊称她一声‘顾夫人’?我看她都不配留在我们府上!也不知道咱家老太太到底是发了哪门子的善心,竟留了这么一个刁妇在我们府上,也不怕她教坏府上的姑娘们……”

陈妈妈话还没说完、余嬷嬷就皱着眉头打断她的话:“还不快住嘴!主子的事哪是我们能随意编排的?”

陈妈妈撇着嘴不死心的再说了句:“我这不是气不过吗?我们府里的丫鬟随便拉一个出来,眼皮子都没她那般浅!”

余嬷嬷见她还不打住,语气便略微重了几分:“太夫人的心思岂是你能胡乱揣测的?说什么‘偷不偷’的胡话!府上的东西都是主子们的,主子们都没发话说丢了东西,你在这儿瞎操什么心?你说是偷,可主子们偏说是送,到时候看主子们不治你个乱嚼舌根、诬陷贵客的罪!”

顾丽娘母子被太夫人请到岑府的原因,余嬷嬷或多或少知道一点,且光是这一点就让她绝不会允许岑府下人怠慢顾丽娘母女。

因此余嬷嬷怕陈妈妈真会跑到顾丽娘母女跟前放肆,很快就出言再敲打了陈妈妈一句:“你且好生伺候着顾氏母女,不然以后有你后悔的时候。”

余嬷嬷虽然话说到最后语气已是波澜不起,脸上也像平常那样挂了淡淡的笑容,但她最后这句话却还是让陈妈妈结结实实的打了激灵!

这陈妈妈可是个人精儿,当下便从余嬷嬷的话里嗅到了一丝信息———这余嬷嬷乃是太夫人不可缺少的左右臂膀,是不是她已经先别人一步知晓了什么内情,所以才对顾氏母女如此毕恭毕敬、照顾周全?

只是这顾氏母女到底有何来头,竟会让太夫人对她们另眼相待?

莫非真如夫人猜的那般,太夫人这回是真的……

太夫人的心思陈妈妈自是无从得知,这让她很想从余嬷嬷的嘴里套话,于是她当下就厚着脸皮挽住余嬷嬷的胳膊,讪笑着问道:“哎哟喂!我的老姐姐啊,我全听你的就是,今后一定把顾氏母女当成贵客对待,再也不胡乱说她们的不是了!不过你可得给我透个底儿———你可是已经从太夫人那头打探到什么消息了?”

“这太夫人突然吩咐老姐姐把顾氏母女接到我们府里,好吃好喝的供着、还让府里的下人不可怠慢她们!可太夫人为何如此行事,却是连夫人都不晓得!老姐姐你若是晓得这其中的缘由,便行行好给我透个话儿吧!也好让我心甘情愿的服侍那对母女!”

余嬷嬷虽然知晓太夫人的心思,但这事情最后究竟会是什么样的结果她也不能断定,因此她自是不肯再陈妈妈面前多讲半句、走漏丁点丰盛,当下便紧紧的抿了嘴大步往前走去,一副不想再谈此事的模样。

陈妈妈见状便知道从余嬷嬷的嘴里是撬不出什么有用的消息了,只能扁了扁嘴快步跟了上去,随意扯了些闲话和余嬷嬷聊了起来……转眼间二人便走到一处三岔口,相互打了招呼后便各行其道,一个往东边太夫人独居的荣寿堂而去,一个大步往罗夫人居住的正房奔去。

陈妈妈回到正房时罗夫人正眯眼倚在罗汉床上、由着小丫鬟替她捶腿,一觉察到陈妈妈回来,她马上睁眼一把推开小丫鬟、直起身子急巴巴的追问道:“套出什么消息没?”

陈妈妈马上识趣的上前回道:“余嬷嬷嘴巴紧得很、一个字儿都不肯透露,奴婢没能从她嘴里打探到什么消息……不过奴婢看余嬷嬷那态度,这事儿应是和夫人您猜想的差不离!”

陈妈妈的话让罗夫人一脸烦躁,柳眉一挑、“啪”的一声把手里的纨扇压在小几上,语带不满的说道:“看来太夫人这回是真找到了……”罗夫人顿了顿,眼底很快涌起了不甘的神色:“我不能让顾氏母女白白占了这么大一个便宜!”

陈妈妈也是见不得顾筝母女俩好的,因此她一见罗夫人狠狠的用手抠着扇柄,眼珠子一转、马上上前献了一计:“夫人,我们不如趁着眼下太夫人还没归家,设计把顾氏母女赶出我们岑府!我们可以……待把他们撵出我们岑府,再从外头找人那她们……”

且先不说罗夫人这头如何算计着顾筝娘俩儿,却说送走余嬷嬷二人后,顾筝便拉着顾丽娘一起去给罗夫人问安,毕竟眼下她们住在人家家里,吃人家的、用人家的,该尽的礼数还是要尽全了才是。

一路上顾筝依旧状似无意的引着勺儿、箸儿两个丫头叽叽喳喳的说个不停,很快就从她们嘴里打探到不少有关岑家的消息,得知岑家乃是桐州声名显赫、行伍出身的大族,不但祖上有拥立太祖之功,由太祖赐封世袭爵位“伯”、封号“定南”,且岑家还出过不少名扬天下的边疆大将,替大丰立下了不少汗马功劳。

也正是因为岑家子弟多半都随家主征战沙场、不少因公殉职,因此人丁渐渐的不那么兴旺,到了罗夫人的夫君岑老爷这一辈,更是只剩下岑老爷一个独子,岑氏嫡系也只剩下岑老爷这一支。

这岑家既是公卿之家,府邸自是建得十分气派,让顾筝这个初来乍到的小土包大开眼界,一路走去忍不住拿眼四下打量、赞叹不已……

至于顾丽娘就更不用说了,每经过一处地方她都要转上许久,就连那立在湖边的假山寿石她都要伸手摸上好一阵儿!若不是顾筝拦着,顾丽娘甚至还打算趴在地上、仔细的瞧瞧岑家铺在地上的青砖!

幸好从听泉院过去正房不远,勺儿、箸儿很快就熟门熟路的领着顾筝母女来到罗夫人住的大院,才刚刚穿过一道垂花门,沿着铺着鹅卵石的小径走了一段,顾丽娘就双眼放光的往前扑去,牢牢抱住那架立在正中央的紫檀雕花架子镶大理石屏风。

顾丽娘一边用手去摸大理石上雕刻的浮雕,一边啧啧称奇道:“真真是奇了!这黑乎乎的一块大石头上竟能雕人刻物,且这人物景色都雕得活灵活现、跟真的似的!勺儿,这架石头屏风得值不少银子吧?”

勺儿是岑家的家生子,眼皮子自是没顾丽娘那般浅,但她却一点都没瞧不起顾丽娘、只老老实实的答道:“回顾夫人话,这是用上好的大理石做的屏风,听说价值连城、不是寻常人家用得起的,我们府上统共也就正房有这么一架。”

顾丽娘一听说这架屏风竟价值连城,当下便满脸不信的说道:“你这丫头片子休得拿话唬我!这块黑漆漆的石头哪能价值连城?”

勺儿好脾气的解释道:“可不单单是指这块石头,这上头的浮雕可是请了惠安最有名的工匠雕刻的,还有这紫檀木雕花架子也不便宜哩!”

顾筝不想看顾丽娘继续丢人现眼,二话不说就上前一步、硬把顾丽娘从屏风上扯下来,径直拉着她往前走去,很快就来到三间小小的厅房里。

勺儿一面让人前去通报,一面指着后方介绍道:“厅房后那五间上房才是我们夫人住的正房。”